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难盖的章依然不敢盖

2017-12-4 10:49:56 来源:山东商报

        两个多月前,济南公布了一份清单。
  在这份由济南市推进政府职能转变领导小组办公室所发布的清单里,明确了今后村(社区)所开的证明材料仅限于15类,除此之外,居委会可以一概拒绝。
  如今两个月过去了,这份旨在为社区居委会“减负”的清单,“减负”效果如何?记者近日走访了市区多个社区居委会,发现理论上这份清单可以让各社区对无理证明说“不”,但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还是存在边界不明确等问题。
  手握“大公章”,居委会还是挺为难。 文/图记者张梦尧

  一度被视为“万能章”

  “曾经有居民出国旅行,旅行社要求居委会盖章证明此人身体健康;还有的老人在家摔倒了,保险公司理赔时要求居委会盖章证明老人确实是在家摔倒的; 社区一个有精神障碍的居民在外面打人了,律师要求居委会盖章证明此人无行为能力……”在采访中,社区居委会主任王里告诉记者,在上级部门明确为社区居委会公章“减负”之前,社区居委会的公章一度被视为“万能章”,各社区也因此遇到过不少“棘手事。”
  “不管是哪个单位让盖章开证明,居民都会找到我们,但有些情况我们确实没法核实,也不该我们管,盖上公章就得负责任,拿不准的事我们敢盖吗?”
  怎么证明老人是不是在家摔倒?居委会工作人员只能多方走访,向了解情况的老人的邻居、亲属询问,请他们作证写了份证明材料,这才敢盖上章。
  记者了解到,曾有一个社区就因此惹上了“麻烦”——老人去世后,其子女为继承房产来居委会开亲属关系证明,来开证明的是老人在济南的两个孩子,但其实老人在外地还有孩子,他们没说,社区也查不到,后来,外地的孩子找上门来,让居委会很是被动,毕竟那份证明上,盖着居委会的公章。
  记者采访时发现,每个社区都有“公章使用登记本”,上面详细记录着每一次盖章的日期、用章缘由、份数、用章人签名以及盖章人签名等信息。与这个登记本“配套”的,是一摞摞厚厚的“原始资料”,里面有居民自己写的证明、档案信息复印件等各种文件,“其实万一因为盖章出了事,这些材料也不一定有用,但我们都留着,算是个心理安慰吧,证明我们确实尽力去核实了。”社区居委会主任李为说。

       “最难办的三大条还在里面”

  “15条清单”公布后,社区居委会“减负”之路又往前迈了一大步。然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实际操作中,最令居委会工作人员感到“头疼”的“三大条”仍然在清单里。
  首先是亲属关系证明。“现在公安机关的户籍信息并不会向社区居委会公开,如果是单位宿舍或者是农村还好一点,大家互相之间熟悉,居委会了解核实也比较好开展。”社区居委会主任张正说,遇到这种情况,只能让当事居民尽可能详细、准确地提供材料。“如果老人生前有工作,并且单位有档案,档案中有子女情况还好说,如果没有,那确实挺麻烦。”
  其次是在家去世证明,要求开具证明单位为民政、人社、国土资源部门,证明用途为办理火葬、销户、继承人领取丧葬费、申请办理不动产继承登记等。曾有居委会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老人在家去世了,子女拨打120,120医生来了之后给做个心电图,然后在上面签个字,就留下这一份材料。如果子女不打120,连这一份材料也没有,有时候连遗体也看不到。”居委会工作人员并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仅凭这样一份材料无法判断老人是否是医学上定义的“死亡”。“如果没看到遗体,我们也无法确定是否为‘在家’去世,可我们的工作范围还包括去家里看遗体吗?”再加上是否正常死亡等情况,居委会工作人员大都表示“这份证明我们真不好开。”
  再就是住所(经营场所)证明、要求开具证明单位为:工商(市场监管)、人社、公安部门,证明用途范围。记者在采访时,就遇到一名居民打来电话咨询——该居民想在辖区内做生意,需要居委会开具经营场所不属于违建的证明。“有房产证的房子还好说,要是没有房产证,就分为多种情况,居委会不好证明。”
  居民要求“住改商”是居委会常遇到的情况。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今年9月29日,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布了《济南市企业住所(经营场所)登记(备案)管理办法》,该办法自2017年11月1日起施行,有效期至2020年10月31日。其中第十条规定:住所(经营场所)属于住宅的,应当另行提交居民委员会或业主委员会出具的《同意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证明》。
  而《物权法》第七十七条规定:“业主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业主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除遵守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外,应当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究竟“有利害关系的业主”范围是哪些?是一个单元、一栋楼还是整个小区?不同的居民有不同的认识,这也造成居委会“左右为难”——一方面是国家鼓励创业,另一方面又要切实考虑小区秩序等现实情况,“本着既能给居民办事又不产生问题的原则,我们只能尽可能多地走访居民,说明情况,如果其他居民同意签字并留下电话,并且达到一定数量,我们才能给开。”社区居委会主任刘东表示,“但如果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反对,这肯定就开不了。”

  社会化分工应越来越精细化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对于“15条清单”,不少社区居委会认为写的有点“笼统”。如住所(经营场所)证明,该条标明的“证明用途”为:实际居住(暂住)证明,依法登记住所(经营场所备案),公示企业法定的送达地、确定企业司法和行政管辖地; 明确企业实际从事生产、销售、仓储、服务等经营活动所在地。对于这样的描述,居委会难免拿不准,“好在我们现在每个社区都有了法律顾问,拿不准的时候就咨询他们。”
  对于工商部门要求出具的这一证明,多数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认为,由于工商部门并不是社区居委会的上级领导部门,且在制定这一规定前并没有知会各社区,“没和我们商议,我们属于‘被通知’,居民拿着工商要求的文本来让我们盖章,我们很被动。”
  “哪些符合政策,哪些不符合政策,根据居民提供的材料,工商部门能否自己审核?让社区居委会来做这些事情,是不是有推卸责任之嫌?”一居委会主任说,类似的情况还有婚育情况证明,“这在民政部门的婚姻登记系统能查到,我们这里查不到,也是需要居民如实提交材料,如果居民不如实提供,我们怎么办?”
  在采访中,有的社区居委会主任把报纸上关于“15条清单”的报道剪下来放到办公桌上,有的拍下来放到手机里,“来办事的都是辖区居民,我们做的这个工作,也想尽力为大家服好务,但遇到不理解的居民,也有给我们拍桌子、发脾气的时候,我们也确实为难。”
  居委会作为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上级的各项政策、居民的大小事务,都沉积在这里落实、办理。记者采访的这些社区,多则四千多户,少的也有近两千户,居委会工作人员最多的有6人,面对的则是40多个大类、100多小项的工作。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为了提高服务效能,省城不少社区正通过培训学习等形式,让每一名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都能对各个口面的工作有所了解,成为“全科社工”。但“全科”不代表“全能”,社会化分工应越来越精细化,“希望各个部门能更有效地联动起来,让信息多跑腿,让居民少跑腿,更高效精准地为老百姓服好务。” (注:文中所提居委会主任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