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31公里长度撑起济南维度

2017-3-10 14:39:54 来源:山东商报
经十路自改造拓宽后,一直成为济南城市工作、生活的重要走廊 记者高玲摄
 
      31150,经十路上最大一个门牌号,也是中国最大的一个门牌号。作为零点丈量的济南唯一一条马路,经十路自改造拓宽后,一直成为济南城市工作、生活的重要走廊。24小时“不眠不休”的经十路,见证了这座城市的裂变式发展。记者高玲
 

        凌晨的经十路 平凡街巷 一路星光



  凌晨1点。当大多数市民已进入梦乡,位于经十路舜泰广场一办公室内仍然灯火通明。杜伟伏案疾书,桌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急着赶个项目,交付时间比较紧张,活儿干不完,只能晚上加班赶进度。”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杜伟既是这家室内装修设计公司的老板,也兼着软件绘图、方案策划、项目营销等工作。由于白天应酬、营销事情会多一些,许多工作只能在晚上完成,对杜伟来说,工作到凌晨两三点很正常。
  今年刚满38岁的杜伟头发白了一半,对此,杜伟笑笑:“操心太多!干我们这行的,技术人才是核心。但是公司规模小,对高端人才吸引力差,目前公司里的技术人员水平还不行,很多工作需要我自己动手。”
  杜伟告诉记者,他曾经是省城一知名软件公司的工程师,后来辞职创业。谈起过往经历,杜伟感慨不已。“创业不易,我的业务基本上是沿着经十路跑下来的,公司也是循着经十路的轨迹发展起来的。”
  杜伟回忆,以前的奥体以东的经十路两旁几乎都是村庄,经十路修建包括后来的拓宽改造,打通了东西交通大动脉,东部随后发生了惊天巨变,从一座座小村庄变成了一栋栋现代化写字楼,杜伟抓住机遇,做起装修,为周边许多公司承接装修项目。而今,杜伟的公司越来越大,从三五个人发现到如今上百人,但依然不能满足业务需求。
  “近几年济南好多大事情都和经十路有关,比如全运会等等。我这些年的经历也离不开经十路,之前的软件公司在经十路上,业务拓展也在经十路上,公司在经十路上,我买房子也选择了经十路。”
  凌晨2点多,杜伟从办公室离开。漫天星光之下,杜伟慢慢消失在经十路无边夜色中。



  早上的经十路 人潮熙攘 步履不停



  经十路27999号是济南世购批发广场,小谭的家就在附近。经十路的门牌号采取零点丈量的方法,即以“米”为单位,从经十路起点位置开始丈量,到每个建筑物门口中间位置的距离,为其门牌号码。27999号也就是此处距离经十路起点27999米。
  小谭在齐鲁软件园上班,地图显示,小谭家到齐鲁软件园距离21公里。为了确保不迟到,每天早上,小谭六点之前就会出门,即便如此依然需要耗费1小时40分钟,倘若碰上阴天下雨,小谭往往都会更早一点出门。五年来,一直如此。早高峰的城市,属于赶时间的上班族。经十路涌动的车流中,是一个个匆匆赶路的背影。
  “每天六分之一的时间是经十路陪我走的。”小谭说,“有时候感觉挺累的,但看到身边形形色色像我一样奔波忙碌的陌生人,心里就觉得很受鼓舞,也很温暖。”
  在人来人往的经十路上,徐大姐忙得满头大汗。徐大姐是一名清洁工,负责经十路上千佛山医院附近路段。“早上4点半开始干活,我们这个活儿就要趁着早上路上车少、人少的时候,比较好打扫。”徐大姐一边低头清扫地面上的垃圾一边告诉记者,每天早上不到四点便起床,工作到7点半左右,再和其他同事轮流倒班吃早饭。
  经十路公交车站附近人流量大,也是徐大姐“重点关注”的地区。“一般隔个十几分钟就过来打扫一次,好在现在大家素质都越来越高,随地乱扔垃圾、烟头的现象比较少了。”徐大姐告诉记者,她干清洁工这几年,大多数时候还是受到他人的尊重和帮助。“有一次我低头扫垃圾没注意,被一辆电动车撞倒,很多经过的人都过来帮我、扶我,大家的关心让我觉得很温暖很感动。”说到这里,徐大姐眼眶已红。



  夜晚的经十路 凡心所向 阑夜未央



  暮色降临,经十路一片阑珊,万家灯火中,老陈的烧烤也出摊了。来自章丘南三山峪村的老陈与老伴做烧烤生意已经三十多年了。老陈患有先天性眼疾,老伴也有严重的先天驼背,夫妻俩身体情况既干不了农活也打不了工,于是便做起了烧烤生意。
  老陈家的羊肉串鲜嫩实惠,堪称一绝。“自己买肉、自己串串,每一道工序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老陈说:“现在一斤羊肉26元,每斤大概能串三十五、六串肉串,平均下来,一串羊肉串成本7毛多,而我们才卖1块钱。其他费用不算的话,一串羊肉串大概能赚2毛多。”但对于赚钱多寡,老陈看得很开:“人活着要知足。我和老伴身体这种情况干别的活儿也不行,做这个小买卖只要能够养活自个儿就行了”。
  很多人劝老陈和老伴申请残疾补助或者办个低保,老陈说:“我觉得既然我们能够养活自己,就不要给社会添麻烦了,补助省出来可以给更需要的人。”“记得十几年前刚来这里的时候,经十路还没通车,东边很多地方都还是村子,那时候吃烧烤的人也没这么多,最难的时候我和老伴等一晚上一个客人都没有,后来咬着牙也都走过来了。”路灯下,老陈一边忙碌着一边知足地说道:“路总是不断往前走,人总要不断往前看,这不,如今一切都越来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