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挪窝一年多,凤凰山大集“还巢”

2017-3-14 9:30:39 来源:山东商报

        今年3月31日前,济南的八里洼大集将要被取缔。这已经不是第一个被取缔的有几十年历史的大集。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有40多年传统的凤凰山大集也被取缔。一年过去了,以前的凤凰山大集旧址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本报记者选取这个时间节点,对原凤凰山大集进行探访。 文/图记者刘云鹤 实习生秦彬

 

“还巢”的摊位

东工商河西侧马路摆满货摊,车经过时常发生拥堵



  ■“还巢”

  3月4日上午,记者来到原凤凰山大集旧址,发现在东工商河西侧的道路已经完全被摊位挤占。摊位售卖各种各样的货物,这些货摊一直延伸至标山南路。“现在这规模跟以前比差远了,还不及以前的一半。”一名商贩告诉记者,“以前主要集中在河的东侧,大集取消之后,渐渐集中到了河的西侧以及标山南路。”
  在东工商河西侧道路的最北头一直到标山南路,全部摆满摊位,两侧各一排。中间穿行的不仅仅是赶集买东西的人,还有其他路过的人。骑自行车的、步行的、开车的人相互交织。有开车的路过,被堵住之后探出头来看看货摊上的商品,但是多数路过的车主没那么多耐心,不停地按着喇叭。尤其在临近中午,商贩的叫卖声、汽车鸣笛声相互掺杂,集市显得热闹无比。

  ■“分治”

  跟东工商河西侧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河的东侧。东侧紧挨着凤凰山庄小区,仅有零星的几个宠物摊位。大部分道路干净整洁,已经被划上了停车位。在东侧的最南头,几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在此处转悠,小区居民称,他们是凤凰山庄社区自己的工作人员,并不是城管。“是我们居委会雇的工作人员,不光是周末,周一至周五都会有人巡查。”一位凤凰山庄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防止商贩再摆回来。”
  据了解,东工商河东侧属于凤凰山庄社区,而东工商河西侧属于标山社区。对于回潮的现象,天桥区城管局工作人员回应称,大集迁走之后主要是交给居委会管理,平时也会去巡查,但是毕竟人力不足,所以这种情况已经交给负责的居委会管理。
  据了解,原来大集主要集中在东工商河东西两侧,以及标山南路,地界分属于凤凰山庄居委会和标山居委会,这次回潮却因凤凰山庄居委会管理力度大,所以商贩聚集在河另一侧标山居委会管辖地界。
  为此记者专门走访了标山居委会,居委会回应称,不是不作为,经常去制止商贩,“前脚赶后脚回来。”“我们也张贴通知,也会去到现场巡查。”居委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些一去就跑的,有些就是赖着不走,我们也拿他们没办法。”
  对于记者看到的凤凰山庄居委会专门派人盯守一事,标山居委会回应称,没那么多工作人员和精力。

  ■摊位费


  “都是自发回来的,那边摊位费太高了。”一位摆摊卖枸杞的商贩称,“大集刚搬走的时候,我也跟着搬了过去,在那边待了三个月,利润太薄就回来了。”这位商贩还称,自己两个摊子,四米长,在蓝翔路那边时一米收300多元钱,加起来就收1000多块钱,“比以前在这边的时候贵。”他还说,本来蓝翔路那边大集客流量就少,摊位费再高,做买卖不划算,摆不起。以前的时候凤凰山这边也收费,但是买的人也多,所以就赚出来了。
  这名商贩称,虽然是回来了,但是生意也大不如从前。“以前一摆就是一天,现在12点以后人就很少了,还好现在没人收费。”一个卖灯具的商贩也称,自己一直没有搬过去,“那边抢不上位子,而且那边收费也高,有些按天收的,以前在这收的话,一天也就10块钱,那边一天得收40多块。”一位卖秋裤的摊贩告诉记者,那边摊位缺,而且价格也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你租到手的摊位不知道已经倒了几次手了。“有一些人专门倒卖摊位,等到咱手里都五六百了,你自己才挣多少钱?”

  ■理由

  据了解,凤凰山大集迁走之后,新址大集由凤凰山庄居委会收费管理。对于商贩反映的摊位费贵所以回巢,凤凰山庄居委会一名姓曹的工作人员回应称,回潮这件事跟收费没有多大的关系。大集迁到蓝翔路那边之后,前半年都是免费的,后来才收的费。“况且迁到蓝翔路那边之后,收费并不比原来的凤凰山大集高。”
  曹先生认为,商贩回潮肯定有一些个人的理由,“有些商贩你就是不要钱,他也不愿意过去,因为觉得太远太偏。”他还称,“那种理由能成为影响别人方便出行的借口吗?无论费用高低,都不是他们乱摆摊的理由。说到底就是自己不愿意去。”
  对于商贩反映的倒租摊位的情况,曹先生称确实存在,“市场就这样,我们把摊位租出去,别人再往外租我们就管不着,只能到了时间收回摊位。”“比如我们几十块钱租出去,他们再加几十块钱租给别人。”曹先生称。
  为此记者也探访了凤凰山大集搬迁的蓝翔路附近。一名物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原来大摊位一季度800元,小摊位一季度400元,小的长2.5米乘以2.5米,大的2.5米乘以5米。东边广场卖花卉的因为位置比较偏僻便宜200元,“也按天收,一天应该是20多块钱。”
  其中一名商贩告诉记者,好多摊主从物业那按季度把摊位租下来,因为很多商贩不止赶一个集,所以如果和其他集市重了就可能租出去给其他人,“再租出去,价格就不一定了。”
  至于凤凰山大集以前的收费标准以及现在迁至蓝翔路之后的具体收费标准,直到记者发稿前,曹先生并未给出准确答案。

  ■两难

  对于凤凰山大集的回潮现象,居住在周边的市民意见不一。记者采访发现,有反对的,有支持的,但是很多人内心是矛盾的。大集给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麻烦,二者必选其一,是两难。“大集的东西便宜,都退休了,能省点是点。”一位正在赶集的王女士称。她手里提着5种蔬菜,边举起来边说,“总共才花了5块钱,这些如果去超市买的话那贵了去了。”王女士称,最少得多花两块钱,别小看这两块钱,一天两块,一月多少,一年又是多少。王女士居住在大集附近,她称一到周末,附近就会特别拥堵。“附近有大集有好处,当然也有不好处,让我选也不知道怎么选。”“很不方便,出来进去的碍事,这附近有好几个超市,也不贵。”一位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称,“如果没集,多安静啊,家边上就是河,可以抱着孩子出来玩玩,不然一到周末闹哄哄的,都没法出来玩,乱七八糟的,什么人也有,带着孩子出来也不安全。”
  住在凤凰山小区的沈女士,回想起大集刚迁走时的情景,她说,“心里很失落,几十年来出门就赶集都成为习惯了。她还称,方不方便先不说,当时刚取消的时候,每天有班车往蓝翔路那边拉人,想赶集就坐着免费的车去了,“但是你想想陪了你几十年的东西突然没了是什么感觉,几十年什么概念,从年轻变中年,从中年变老年,一个孩子从呱呱坠地到长大成人。”
  “我听说八里洼大集也要取消了,怎么着也得留着几个。”采访中,有市民这样告诉记者,规范管理就行。但也有反对的市民表示,大集已经不适合城市的发展,隐患太多。这,仍然是个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