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信札 情怀串古今

2017-3-16 10:16:54 来源:山东商报

        近来,电视荧屏中各式文化主题节目火热,以《见字如面》和《朗读者》为例,无不将大众视线从当代高速发展的数字化生活拉回到过往“车,马,邮件都慢,一个问候,要等上好多天”的书信时代。随着节目的播出,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渴望遇见那些尘封在历史车辙但一直散发光芒的老信件。近日,记者探访到保存了大量近现代乃至明清时期书信的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并采访了馆长徐国卫,听他讲述那些封存在古老信札中不为人知的故事。文/图记者马滟宁实习生杨晓慧

 

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



  梁启超写给吴秋辉的信札原件

  此信信首称呼处落着“秋辉先生箸席”六字。信中大意是,梁启超早就知道世间有秋辉此人,昔日在都中师范大学讲学时,就有学生赠给他一本秋辉所著的册子,读后觉得很好,“字字莫逆于心,欢喜踊跃,得未曾有”,只是适逢妻子病故,心绪不宁,“无心寻访道踪”,甚至后来连这本册子也遗失了,两年来想补购却也买不到了。不想遗憾之时,却收到了秋辉的多篇鸿著,十分快慰。并且认为“先生识力横绝一世,而所凭借之工具极笃实,二千年学术大革命事业,决能成就”。

 

     郭沫若写给阳翰笙的信札原件

  翰笙同志:
  我羡慕你们得到参加土改的机会。接到立群的信,知道你领导得很好。预祝你得到很大的成就。红樱给文委的信和你给令妻的报告我都看过了。你的身体没有异状是大家所欣慰的。我们在进行三反和思想学习,很紧张。孩子们和工作同志给立群写了一些信,附上请你设法转交。敬礼!各位同志请带问好。沫若 一、二


  因画意外结缘书信

  就像很多观众通过如今热播的几档文化节目开始了解和喜欢老书信一样,收藏初期,徐国卫也不是从一开始便青睐信札这一领域。早于二十几年前便开始收藏的他,最初的聚焦点是从诸如邮票、名家书法、绘画这些大众普遍认知的藏品开始,但也正是因为对这些“文化味”的痴迷,让他“偶遇”了徐悲鸿的亲笔书信,并从此结缘。“2006年我买了幅徐悲鸿的画,同时发现了几封他的信札,内容多是他与友人探讨诸如任伯年等古代大师绘画技巧的内容,并不为外人所知,每一张信札都极具唯一性,我就是从那时起开始关注信札的收藏。”徐国卫说。
  十几年前,名人书信的价值远没有像今天这样被重视和挖掘,所以那时的信札“不值钱”,“十几封徐悲鸿的信,一共才花了四五万块钱。”徐国卫说。但是,市值的高低不会左右书信本身的价值,在徐悲鸿的亲笔书信中,徐国卫清晰地感受到这位素未谋面的艺术大师的丰富情感。
  意外的收获让徐国卫开始广泛涉猎信札收藏领域。这些年,从明清时期到近现代的各式政要人物、文人学者、艺术名家的信札,他都收藏了不少,其中包含老舍的信札100余封、茅盾的200余件、郭沫若的二三十张;此外,还有曾国藩、张爱玲、胡适、梁实秋、林语堂、钱穆、周作人等人的信札、手迹、草稿、书刊等。据徐国卫介绍,这些书信,很多连作者的家人或后人都不曾见过,林林总总,共计各式书信、手稿、文献资料、档案达到了几十万件。
  由于多年间收藏的信札繁多,目前在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徐国卫告诉记者,鉴于展馆面积有限,没办法一次性将所有书信呈现出来,目前只能分批展览,不断更替展示,以期能让更多的名家信札被大众熟知。

  文字连接起的古往今来

  对于书信种类的收藏,徐国卫没有特定的喜好,不同时期名人的或公函或私信,所有信件的种类都在他收藏范围之内。
  说起这些年的藏品,徐国卫如数家珍,在记者要求其选择一封自己最为看重的信札时,他斟酌了许久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我有一封清末民初时期梁启超写给吴秋辉的信。吴秋辉曾是我国上世纪20年代卓越的史学家、语言文字学家,现在很多人可能并不了解他,在那封梁启超的信件中,主要赞赏了吴秋辉的学识,从内容上我们不难看出吴秋辉一定还是一个文学家,这就让我们通过书信对历史有了更深入的解读。”
  后来,梁启超写给吴秋辉的书信通过网络传播出去,吴秋辉的外孙女还专程送来了另一封康有为写给吴秋辉的亲笔信,内容主要是探讨《诗经》。如今,两封信一并被保存在了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里。
  此外,据徐国卫介绍,现代著名小说家、作家老舍的信札,则构成了他书信收藏的重要部分:“老舍先生很多创作都在济南完成,他视济南为自己的第二故乡,所以我对老舍先生的信札有一种情结在里面,特别关注他的东西。在这100多件书信手稿中,有好多是他在美国期间邮寄回来的,如与叶圣陶的书信往来,内容多是半公半私,揭开了老舍在美国生活的经历,以及他对国内局势的关注。”
  此外,鉴于书信的不易保存性和时间相对较远,徐国卫收藏的明清书信虽然数量不多,但其中不乏珍品。如其中一封曾国藩的家书,至今尚未公开出版,其内容描述了在外任职的曾国藩在接到母亲去世的信息后,毅然决定先尽忠后尽孝,虽然人没回家,但写信人的情感却在信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书信让我们更全面认识历史

  徐国卫坦言,虽然自己收藏的书信手稿繁多,但作为民间收藏者,受多方面条件所限,他实在无力将每一封信札都保存在恒温恒湿之中,“万幸的是济南干燥多风的气候对纸制品的保存很有利,如果换做南方潮湿的气候恐怕不会有这么多信札保存到现在了。”徐国卫感慨道。
  虽然,就像不少老书信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复存在,伴随数字化的覆盖推广,写信这种古老的交流方式也在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遗忘。不过,在徐国卫看来,保存和收藏过往的信札却非常重要,因为这也是保存和传承历史的形式之一。“通过看信,我们能更全面的认识历史,比如梁启超和康有为写给吴秋辉的信,现在已经成为人们研究他的一手资料。今年恰逢吴秋辉逝世90周年。书信的面世,让更多普通大众有机会重新审视历史、避免遗忘。”徐国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