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让古老的戏曲走近现代的孩子

2017-3-9 14:14:20 来源:山东商报
动漫吕剧《铡美案》
动漫吕剧《蔡文姬》
动漫吕剧《姊妹易嫁》
动漫吕剧《龙凤面》
 

  近年来,全国各地开办孔子学堂、高校设置国学研究班、提倡穿汉服等一股国学热席卷而来。前段时间,《中国诗词大会》的刷屏给这股热潮再次加了一把火。在济南,传统文化热也在持续升温:山东省文化馆推出的“山东非遗传习大课堂”已正式开课;山东省图书馆以弘扬传统文化为主的尼山书院公益培训,因参与人太多已变为网上摇号。值得一提的是,在这股传统文化热潮中,出现了一股清流——戏曲动漫。“它把枯燥难懂的舞台戏剧,变为小朋友或青少年更容易接受的生动活泼的动画片形式,让传统文化真正从娃娃抓起。”山东世博动漫产业集团董事长王振华介绍。面对这个全新的传承方式,山东省吕剧院副院长焦黎和山东省文化馆馆长王衍良纷纷点赞,“戏曲动漫在传承传统文化方面是一个理念的转变,它在优秀传统文化和现代生活中间搭建起一个桥梁。”王衍良说。 记者林雯雯



  “扫一扫”就能看戏曲动漫



  不管是国学热、汉服热,还是各种“济南现象”,都表明中国传统文化的日渐回归,而近日一则《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 则把弘扬传统文化上升到国家层面。在这个大背景之下,戏曲动漫可谓是“适时而生”。
  那么,戏曲动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它跟传统的戏剧方式有何不同?这种创新型的戏剧表现方式对传统戏剧又有何影响?带着一系列疑问,记者日前采访了戏剧动漫的制作方山东世博动漫产业集团董事长王振华。
  尽管每天行程安排得满满,不过听到记者要与他聊一下戏曲动漫,王振华特意挤出时间早到一个小时。“因为上午还有其他采访,所以咱们约的时间有点早。”电话里,王振华解释道。
  一见面,没有过多的寒暄,说起目前的国学热、汉服热等现象,王振华直接表明了自己“不赞同”的立场,“我个人认为这些现象作秀成分大,很重要的一点,不管哪方面,包括穿汉服,都无法运用到日常生活中。”在他看来,要想弘扬传统文化一定要采取“可以进入大家日常生活的方式”,不然,所做的工作都是徒劳的。
  谈起戏曲动漫,王振华说接触到它“纯属意外”,“大概是2015年的时候,山东省图书馆有个地方戏动画的招标。因为我们公司之前就一直在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如何在传承中创新,这也是文化创业者所面临的共同问题。”王振华说,要让传统文化更好的完成“传承”,首先要把文化做成产品,其次,就是通过自己的创新手段让产品更有文化,“从中找到一个适合的点,文化和产品融为一体,才能服务大众,从而完成传承。”
  因自身为动漫公司的先天“优势”,世博动漫顺利拿下地方戏动画的招标。“我们用了2年时间,制作完成了280分钟的戏剧动漫。以吕剧、山东梆子、柳子戏为基础,精选各剧种优秀代表性剧目进行再创作,打造了《借年》《姊妹易嫁》《小姑贤》《墙头记》等共18集、每集15分钟的动漫短片。”王振华拿出一本他们制作完成的样本戏剧动画册子和一套明信片给记者介绍,“为了让更多人知晓戏曲动漫,发挥戏曲动漫的作用,我们将动漫信息集成了二维码、印成了口袋书,市民拿手机一扫二维码就可以观看戏曲动漫。后台已经通过测试,可以容纳一万人同时观看。”



  让戏曲与青少年“零隔阂”



  任何一种现象的出现或流行都离不开“内容”,戏曲动漫也是如此。它之所以能引起大家的兴趣和关注,很大原因在于它的“新时代创新”。说起与传统戏剧的不同,王振华介绍,戏曲动漫首先在收看模式上与传统戏剧完全不同,戏曲动漫是以动画片的形式出现。“考虑到互联网的传播方式和青少年的特点,我们并没有选择大本戏、整本戏,而是选择性地摘取了戏曲的高潮部分加以包装策划,并在戏曲开场前借两位动漫人物之口,对剧种和戏曲做了简单的介绍,以增加动漫的趣味性和知识性。”
  以《墙头记》为例,王振华向记者介绍了戏曲动漫的“创新”之处。“首先,手机扫一扫页面上的二维码,进入视频。开场前,两名卡通人物出现,以对白的方式介绍这部戏的剧情。其次,在转场的时候,动漫戏剧加入了动画场景描述,两个卡通人物也会出来解说剧情,互动性更强,还减少了情节上的一些铺垫,这比看舞台上表演的传统戏剧更加直观,身临其境,让青少年更容易理解这部戏所传达的内容。”
  王振华表示,传统文化很多都具有抽象性,很难被富有个性的青少年所接受,而动漫就不一样了,它不但可以形象地表现出齐鲁传统文化的内涵和特性,还更容易点燃青少年的兴趣点。“无论从表现力还是传播影响力,动漫都是传统文化在新时代最适宜的传播方式。当生、旦、净、末、丑变身动漫造型,唱、念、做、打成为动漫场景,戏曲中的人物塑造、表演形式、音乐舞蹈被巧妙地运用到动画中,传统戏曲与孩子之间便不再有隔阂。再加上节目前关于戏曲知识的简短介绍,让孩子也对咱山东的吕剧、柳子戏、山东梆子等有了更多了解。”王振华说,“这些曲目都是以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精神,传承优秀文化艺术精华为宗旨的。”王振华还告诉记者,除了制作戏曲动漫,世博动漫还有一些后续计划,比如将视频上传各大门户网站,并在全省图书馆设移动终端播出链接; 开发戏曲动漫的衍生品,以让传统文化真正走进人们生活。在公司的样本陈列室,王振华带记者参观了他们已开发出的印有戏曲动漫人物的抱枕、杯子、台历等部分衍生品成品。“最近,一家在全国有一万余家连锁店的幼儿园品牌找到我们,希望以我们的戏曲动漫作为他们推广传统文化的教材。同时,我们还与日本、韩国等签署了相关协议,有望通过版权输出的形式,用动漫讲好山东故事、讲好中国故事。”王振华说,未来他们还将推出“齐鲁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创新系列动漫”,包括齐鲁圣贤、民间传说、经典历史故事、齐鲁民俗等板块。



  从被动接受到主动选择



  不过,对于创新的戏曲动漫,会不会对传统戏剧造成“侵权”?对此,王振华表示,因为戏曲动漫在内容和情节上都进行了再创造,动漫人物也是他们自己的原创,所以,唯一牵扯到版权问题的就是唱腔,“戏曲动漫中人物角色的唱腔是使用的原生角色的真实唱腔,这样,一方面是为了保证让青少年接触到的是原汁原味的传统文化。另一方面,在版权问题上,我们前期已经与各方进行了沟通,所以不存在侵权问题。”
  王振华还提到,戏曲动漫针对的受众群是12岁以下的青少年,与传统戏剧受众群方面有明显的分割,可以说,戏曲动漫的出现,让传统文化的传承更加低龄化。
  对此,传统戏剧方面又怎么看待呢?
  山东省吕剧院副院长焦黎十分肯定戏曲动漫这种创新的传承方式,“在做戏曲动漫之前,对方也来找我们沟通过。对于这种新型的传统戏剧传播方式,我们还是十分认可的。这种方式可以让小朋友更容易理解和接受我们的传统戏剧,而且,从题材上来说,他们所选择的都是有关孝道的、正能量的等等,戏曲动漫对我们传统戏剧的传播和传承来说,很有帮助。”焦黎还表示,作为传统戏剧,在传承和创新方面,山东吕剧院也一直没停下脚步,“比如,在演员的表演方面,我们也会借鉴其他剧种的表现方式。另外,在舞台和音乐等方面,也一直在寻求突破。”
  对此,一直在做传统文化推进的山东省文化馆王衍良馆长也有着同样的观点,“动漫这种传播传统文化的方式我们很认可,包括原来我们文化馆就有一个数字部,就是想通过戏曲动漫把非遗的场景记录和发展这块做起来。前阵子,我们还专门组织看了一次戏曲动漫《打金枝》,大家都觉得这种形式非常好。”
  王衍良表示,“京剧相对其他剧种是最大众化的,但是,有多少人在看?有多少年轻人在看?山东的吕剧、柳子戏就更少了,非遗尽管传承了千百年,但相对现代文明生活,在方式上有个如何对接、融合的问题,戏曲动漫恰恰把传统文化和现代人能接受的方式结合起来。原来想看戏剧只能去剧院看。但是,戏曲动漫就可以随时从手机上看。就现在的少年儿童来说,他们最容易接受的方式就是网络。通过非遗或戏曲的动漫化,在优秀传统文化和现代生活中间搭建了一个桥梁。”
  在王衍良看来,戏曲动漫的出现也是一个理念的转变,由“政府端菜”变成了“老百姓点菜”,将传统文化从被动接受变主动选择,“就拿非遗进校园来说,面对的仅仅是一个班,最多是一个学校,我们带去的什么,学生们就只能看什么,而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想看的。在数字化、动漫化以后,就可以‘自己点菜’了。”
  尽管戏曲动漫正蓄势待发,而在世博动漫做戏曲动漫之前,山东省动画在系统创作、传承齐鲁传统文化方面还是空白的。虽然也零零散散地涌现出了一些体现齐鲁文化特色的动漫作品,但很不系统,难以形成品牌和影响力。戏曲动漫就是“用动漫语言讲好山东故事”,王振华表示,动漫是全世界青少年的“共同语言”,带有鲜明齐鲁传统文化特质的戏曲动漫和产品也更容易打入国际主流市场。目前,“山东地方戏曲动画”制作已基本完成,但根据他们的计划,投放市场的话需要再等等,因为“还不到火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