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风筝放飞,彷徨亦坚守

2017-4-13 10:32:12 来源:山东商报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随着一年一度的潍坊风筝节的开幕,人们也同时关注起“风筝艺人”的现状。日前,记者采访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中国风筝协会副主席、国际风筝艺术大师王永训,“中国风筝产业第一村”潍坊王家庄子王二村从事风筝生产加工几十年的王国昌,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潍坊风筝的代表性传承人郭洪利。记者林雯雯实习生孙倩雯

 

王永训

郭洪利



  三个“玩”风筝的人
  

  有人常说“干一行,爱一行”,也有人说“爱一行,干一行”,但不管怎样,人们在从事某种工作时总要考虑自己的喜好。说起自己的喜好,王永训明确地表示,自己特别喜欢画画,“从小就喜欢”,“我很小的时候,大概五六岁时就接触到风筝。那时候父辈们在过年过节时都要扎彩,我就站一边儿看,有时候也会跟他们一起画。”王永训说自己与风筝结缘完全是“玩出来的”,已经“玩风筝”二十多年了。
  提起做风筝这门手艺,王永训很有兴致,他告诉记者,自己从内心对这门手艺怀有感激之情:“我是农民,但凭借自己对风筝手艺的喜欢和热情增长了见识,还走出了国门,去很多国家进行学习交流,这些都给我带来很大的影响。”“做自己喜欢的东西,虽然累,但很有成就感。”王永训说。
  王永训对潍坊风筝的宣传推广很重要的一个举措就是在全国各地办展览。这个想法源于一次灯展。王永训认为花灯和风筝、扎彩大同小异,但风筝又有自己的优势,最大的优势在于风筝可以在白天放飞,到了晚上还可以加上灯,当作花灯去观赏。而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潍坊风筝,拓宽风筝产业,王永训开始在全国各地做展览。与王永训一样,王国昌“与风筝为伍”也有二十余年,不同的是,王国昌最开始接触风筝纯粹是为了生存。做风筝不管是在当时还是现在,都是他们村里不少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我刚开始做风筝时是帮别人加工,后来就想着自己做,坚持了这么多年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自己喜欢,投自己所好。”
  回忆起自己以前和风筝的“旧事”,郭洪利则说,家里可以称为是“风筝世家”,很小的时候就受父辈人的影响,放了学就自己做风筝,和同学一起玩。“从18岁开始以做风筝为主业,就这样做了二十多年,以前别人叫我父亲老郭,父亲去世后我就成了老郭。”

  手艺人的烦恼
  

  无论是“风筝世家”还是整个风筝产业,随着时代的变迁,开始面临一系列问题。
  首先是做风筝的人少了。仅仅凭借着一股对于风筝的热情并不能消除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王永训说:“风筝的具体制作过程由扎、糊、绘、放四部分组成,通称为‘风筝四艺’,从设计到制成过程非常复杂,总共要经过60多道工序。现在最大的困难是在用人方面,放风筝的人不少,但真正会‘玩’的却不多。有的人是喜欢,但也有的人只是为了工作才去做,这样生产出来的产品不免就有些呆板,缺少灵气。”
  “2000年以前都是传统的风筝,用竹子做的,这个手艺没有一年两年学不会。真正地去学这门手艺的年轻人很少,学不到老祖宗传下来的好的技艺和手法。”郭洪利说。除了用人,学习的场所也是郭洪利担心的一方面,“没有适合传艺的场所,有时我们也举办进校园之类的活动,但这样传授的时间比较短,没有大的效果。”
  王国昌告诉记者,尽管目前王家庄子在制作和销售风筝上成绩不错,但这也是一步步发展得来的。最初村子里刚刚出现生产加工风筝的家庭时,并没有那么多户,而随着近几年风筝再次被市场接受,生意也好做了一些。
  尽管销量上去了,但对于王国昌和其他制作风筝的手工艺人来说,仍然有新的烦恼,比如某些风筝制造厂在市场诱导下偷工减料、缺乏创新等等,都给风筝市场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一个熟练的风筝艺人一天至多能够制成两到三只普通的传统风筝,一只成本在50―60元,但市场上可以买到十几元甚至几元的风筝,这样的风筝质量难以保证,大批量生产的价格低廉的风筝更谈不上具有创新意识。”
  各方都在积极寻找拓展思路,加上近年政府在政策上的支持,潍坊风筝还是发生很多变化,让手艺人也有了信心。比如,“近年来的DIY风筝销售得很好,除了这个之外我们还做风筝文化,像举办风筝展示会,做风筝广告等等。”郭洪利说。

  想发展就要推广风筝文化
  

  近年来政府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支持力度逐渐加大,使得从事非遗项目相关工作的人员对这份事业更具信心。近年来,网络的发展和普及极为迅速,面对这样的变化,王永训说:“前几年网络还没那么普及,我们主要是开展会,现在就主要通过网络来宣传,推广我们自己的产品,百分之八十的订货量都是通过网络实现的,网络搞不好,产业发展就是个问题。”
  对于这一变化,王国昌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在风筝的生产加工工作中也充分利用了网络平台,推出自己的网站,让更多的人看到、了解潍坊风筝。
  谈及目前的“风筝市场”现状及以后的发展趋势,王永训、王国昌及郭洪利三人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两个关键点:一是做风筝文化;二是进行创新,顺应时代发展。
  在如何更好的发展方面,王国昌认为,“推广传统民俗文化艺术,形成自己的文化产业链”是个不错的方式。除了王家庄子被评为“中国风筝产业第一村”这件事让王国昌深感自豪和骄傲之外,还有一件事也不得不提,那就是村子里建设了风筝文化馆,“这样一来,人们在村子里不仅可以买到地道的潍坊风筝,还能够了解到更多的风筝文化,产品和文化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才能走得更长远。”
  王永训也表示,在开风筝展览会的时候,不仅展览风筝,还推出相关产品进行售卖,“同时,除了风筝以外,我们还做花灯,向人们展示一些民俗的东西。当然,我们还是以风筝为主。政府给了很大的支持,我们自己也进行风筝推广,推广传统民俗文化艺术,最后形成我们自己的文化产业链。”

  专家观点

  传统风筝以创新求生存
  

  结合三位“风筝艺人”对目前风筝市场现状的描述,山东师范大学齐鲁文化研究院副院长燕生东表示,不管是对非遗传承人、民间艺人,还是以加工风筝而谋生的从业者而言,“首先,他们的经济效益需要得到保障,为什么这么说呢?现在大多民间艺人本身数量稀少,工艺传人要想掌握这门技术又必须持之以恒,不怕枯燥。整个风筝传统制作的步骤相当的复杂和费时,即使是风筝制造厂也是半机械、分工合作,扎、糊、绘等环节分割开来,每个人负责整个制作过程的一部分。所以,短时间不可能学成,这样的话经济回报肯定相对就比较慢,所以就出现了前面几位风筝从业者所说的问题:花费心血从事风筝制作的人很难找。”
  对于风筝市场上的一些不正当的竞争行为,燕生东认为,这是风筝市场化的必经之路,“随着社会的发展,风筝作为商品逐渐流入市场,一些风筝厂和小作坊开始批量生产风筝,但还没有形成规模,在利益驱使下,一些厂家为了快速生产获得回报,在市场诱导下偷工减料,导致风筝的质量标准严重下降,将机械化应用于制作工序中,减少制作成本,缺乏创新。”
  那么,如何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同时,又要解决用人难和创新的问题呢?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山东省工艺美术学院人文艺术学院院长赵屹表示,虽然中国也有类似于日本基于《文化财产保护法》对“人间国宝”进行选拔的评选制度,风筝艺人被评为“风筝明星”、民间工艺美术大师等,像潍坊地区的韩福龄、郎咸忠、王瑞祥、张建民、谭立新、田君祥等他们都是“风筝明星”,但是政府只在精神方面予以肯定鼓励,给予的物质奖励却甚微,“从这方面来说,或可以适当的提高物质奖励来保存一些原汁原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另一方面,把传统风筝结合时代发展做一些创新,更便于市场流通,这样也能提高民间艺人传承创新风筝的积极性,市场好了,‘用人难’的问题也会相对弱化和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