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济南汉子捐髓救北京白血病患者

2017-4-14 20:30:02 来源:山东商报

       4月12日上午9时,42岁的郭金松躺在了济南军区总医院造血干细胞采集室的病床上,他的造血干细胞通过血细胞分离机缓缓 流出注入血袋。四个小时后,他的造血干细胞混悬液被立即送往北京,注入一位29岁年轻小伙子的体内,以此挽救他险些被白血病 吞噬的生命。郭金松也成为济南第40例成功捐献志愿者。“我只是单纯的想做一件好事,做一个好人。”郭金松说。文/图记者于娜实习生姜富海


12日上午,42岁的济南市民郭金松躺在病床上捐献造血干细胞。四个小时后,他的造血干细胞
混悬液被立即送往北京,挽救一位29岁年轻小伙子的生命。郭金松也成为济南第40例成功
捐献志愿者。记者于娜实习生姜富海摄
 
    无偿献血8年,是济南第40例捐献者

  
  今年42岁的郭金松,老家在天津,2000年大学毕业以后定居济南,是中国重汽技术发展中心合同管理专员。戴着眼镜的郭金松斯斯文文的,说话声音很轻,但他的爱心经历却很了得。2008年的一天,郭金松走在街上偶然看见了一辆献血车,便走了上去,完成了他人生中第一次无偿献血,从那以后,他几乎每年都会进行无偿献血。“想着能为他人做出点儿贡献于是就献了,看宣传,献血对自身没有害处还能利于他人,也就坚持着做了下来。”从2008年至今,他已经累计捐献了4000毫升血。“后来有单位组织了,每年捐献也更方便了,所以一直自愿报名献血。”
  2012年,在一次献血中,郭金松加入了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成为一名造血干细胞志愿捐献者。“如果能给人一份生的希望,我会毫不犹豫。”郭金松告诉记者,其实一开始他没想到自己能和别人配型成功,毕竟能成功配型的人还是少之又少。“其实一开始觉得八字还没一撇,所以前期配型也没向单位汇报,都是双休日和下班时间进行的。”2016年10月,这个机会来了,济南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联系到郭金松,告知有人可能需要他的干细胞,“接到电话也没想那么多,能靠我救人一命挺好的。”
  今年2月,郭金松按红十字会的要求进行了高分辨血样采集和全面体检,结果显示他的身体条件适合捐献。由于社会大众对于造血干细胞的陌生以及被一些错误信息的误导,造成常人对造血干细胞捐献普遍存有顾虑,但得知完全符合捐献条件时,郭金松没有丝毫顾虑,“听说配型成功的概率只有几十万分之一,适合捐献的概率甚至达到了几百万分之一,这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
  为能顺利捐献,郭金松还特意锻炼身体。“我了解到造血干细胞最高年龄大概45岁,在里面我也算‘高龄’了。”郭金松平时不抽烟,偶尔喝酒,最近两个月,他几乎不再沾酒,晚饭后出去跑步,周末爬山。“在身体上做些准备,就是希望能有更高的捐献质量。”巧合的是,郭金松由此成为济南市第40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也是全国第6399例、全省第534例,据了解,济南第39例成功捐献还是在今年年初。


  报喜不报忧,捐献没敢告诉父母

  
  捐献当天上午,郭金松的妻子陪他来到医院之后,便照常回去上班了,市中区红会工作人员负责陪同采集。采集过程中郭金松显得很轻松,他告诉记者,家里人都比较支持他捐献救人,这让他心里放下了块石头。
  谈到妻子,郭金松充满感谢,认为是妻子给了他最大的支持,才让他坚持下来。“她以前也献过血,开始对捐献造血干细胞这事是有一些顾虑,担心有后遗症。但是经过交流,她也上网查了很多资料,了解到造干是从外周血中采集,对人身体没有危害,最终消除了顾虑,她还是很支持我的。”
  郭金松有一个12岁的女儿,现在在读六年级,“她还太小了,对于这些事还没有一个概念,我就跟她说了句‘爸爸做好事儿去了!’,女儿知道我做好事也挺高兴的。”话语间,郭金松脸上带着孩子般的笑,得到女儿的赞许他觉得很自豪。从动员到采集,郭金松始终放心不下女儿。每一位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红十字会都会安排人员配合工作并安排食宿,但这一次,郭金松主动放弃红会安排的住宿,每天往返于位于天桥区的医院和市中区的家,“来回大概2个小时,奔波是奔波了点,但孩子面临小升初,我得辅导她功课。”
  郭金松告诉记者,捐献造血干细胞这事儿他从始至终都没告诉父母。“因为住在不同的城市,我们一般都是报喜不报忧,父母年龄也大了,对造血干细胞捐献的事也不了解,也就不和他们说了,省得他们担心。完成之后再和他们提吧。”郭金松说。


  “知道有这么个人就行了”

  
  为了避免诸如捐赠者对患者的经济索取或者患者要求捐赠者重复捐赠等不必要的麻烦,中华骨髓库一般会遵循“双盲”原则,既不向患者和捐赠者透露彼此信息,也不建议双方见面和交流。郭金松只了解到患者的一个基本信息——患者是一位29岁患白血病的小伙子,目前在北京一医院接受治疗。知道这些的郭金松觉得十分揪心,“对方才29岁,生活才刚刚开始啊。”
  捐献当天,这位身在北京等待郭金松造血干细胞的29岁小伙子,还委托北京的医护人员送来了一封感谢信。信中他写道:“我想给我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想看着她结婚,我就知足了”,“我是一个不幸的人,但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万幸的就是遇到了您,我们不曾相识,您却用无私的大爱让我看到了希望,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看到这封亲笔信,郭金松很感动,“捐献造血干细胞对我来说其实不算什么,但对另一个人来说却可能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我感觉一切都值了。”
  当被问及对患者有什么话想说时,郭金松歪头想了想,说只希望小伙子能早日康复,“他的年龄也不大,尽快开始正常的生活,日子还很长,别因为这一个小的坎儿,就失去了信心。”
  患者在信中透露出以后有机会想当面致谢的意愿,但是郭金松并未过多在意,他说:“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个人就行了,不求别的,他能康复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