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网络文学,云胡不喜?

2017-4-15 9:01:37 来源:山东商报

        说起中国网络文学,很多人将其与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并称为四大大众文化样式。上月中旬,随着2016年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的出炉,又一次引发业内和公众对网络文学的热议和探究。近日,17K小说网著名作家、首届网络文学联赛导师酒徒现身山东师范大学,与山东师范大学网络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周志雄教授一起共讨网络文学现状。 记者朱德蒙

  >> 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

  网络文学作品,爱它的人争相追逐,不爱它的人弃如敝履。然而不管如何,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网络文学的发展也越来越“声势浩大”。
  不过,对酒徒来说,萌芽期的网络文学更令自己怀念。那时候的网络文学,并不像某些人认定的那样属于“下里巴人”,“在诞生初期,网络文学是高大上的”,酒徒说道。
  彼时,互联网刚刚兴起,既慢又贵,发展也不成熟,“连bbs都没人管。但也因为发展滞后,让正处于萌芽期的网络文学创作反而十分自由。”酒徒说道,“大家纯属自娱自乐。以卖弄才华或寻找知音为目标,很少人想到以此赚钱。大家身上都带着原始的清高,厌铜臭而远之。”“那时我们的创作是自由的,没有人告诉你怎么写,或者什么不能写。也许正是因为无人干涉,早期的网络文学在多样化方面,远胜于今天。杂文、散文、诗歌、小说等等,各种各样的体裁都有。”酒徒称,而且作者们的文章也很有地域特色,如果看多了的话,你一眼就知道作者住在什么地方。
  然而不知何时起,这一切都在转变。2006年,有人做了一份调查报告,网络文学阅读群由先前的白领、公务人员、在校大学生,变成了网络游戏爱好者、初高中生和迅猛崛起的民工阶层。“这必然导致网络文学内容发生改变,小白文(内容简单的文章)和快餐文在网站的有意推动下,成为整个网络文学‘最耀眼’的存在。最终,网络文学的文学性迅速下降,商业性高升。”酒徒说道,市场要求快感,作者就提供快感,市场要求速度,作者就拼命更新,市场要求浅显易懂,作者就拼命浅显易懂。
  此外,各网文网站上还兴起一股模仿风。比如《悟空传》火了,之后《八戒传》《沙僧传》《白龙马日记》等等小说就跟着来了,“这里面,有些模仿非常不到位,但运营商、出版商们却赚了个满盆钵。”酒徒说道。

  >> 当文学遭遇市场

  “坚持纯文学道路固然奠定网络文学发展的基石,但是没钱赚。大多数作者还需要上班,需要养家糊口。”谈起网络文学的“问题”,酒徒无奈地说。
  又因互联网整改,一些功能消失,部分作者开始转投台湾,“因为当时台湾地区小说出版的门槛与大陆网络文学的发表几乎一样低。不需要书号、不需要审批,无需担负任何道德和法律责任,而且还能拿到比工资高的版税。于是乎,就有人开始尝试着给台湾的出版商投稿,没想到竟大获成功。”酒徒直言,当时为了迎合特定读者群的特殊口味,作者有时需要放弃一些原则,但大家还是以出版这样一本小说为荣,“不得不说,没有温情的互联网让网络文学作者过早地懂得了市场的残酷,也过早地接受了市场选择。”
  与市场的相遇还没有结束。2003年左右,网络文学进入繁荣期。同时,游戏行业和影视行业开始注意到这块“金矿”,并着手挖掘。随后,《傲世九重天》《诛仙》等被改编成游戏,《盗墓笔记》《鬼吹灯之精绝古城》《芈月传》《花千骨》等则被改编成影视剧开播。
  某些改编作品的火爆,让出版商们嗅到巨大商机,而这更让酒徒忧心。他直言,网络文学应该是自由的,不应该依附于任何东西,“但是当下,想要成功就必须成为依附品,要么依附于游戏,要么依附于影视。于是,大家开始有意识的写适合改编的作品。可是影视行业的规定比较多,想要适应它就必须削足适履。而且现在主要的电视观众以35岁到50岁之间的中年妇女居多,而她们又大多喜欢宫斗戏。其实,这明显是走极端,我想网络文学如果继续像现在这样‘裸奔’下去,肯定会死。”
  不过,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酒徒认为,“市场的需求另一方面也会导致网络文学之间相互竞争。有竞争,总是好事。至少因为市场竞争,网络文学又开始向文学方面进行自我修正。一批好作品,相继诞生。网络文学,还需要时间,需要新的变数发生。”

  >> 山东网络文学现状


  山东网络文学创作近年来发展迅速,出现了很多在全国网络文学界颇有影响的网络作家。记者注意到,在一份中国作协全国网络作家重点联系名单里,山东籍网络作家占10%。“山东网络文学写作者无论人数,还是影响力在全国都处于上游位置。这批有影响的网络作家包括风凌天下、高楼大厦、三戒大师、飞天、蜘蛛、风御九秋、傲天无痕、步征、减肥专家、夏龙河、写字板、尼卡、青狐妖、穆丹枫、最后的卫道者、张嵚、沧海明珠、金蝉、英年早肥等等。”周志雄说道,当下在玄幻、都市、历史、侦探、穿越等各种小说门类中,都有山东网络作家的身影。尤其是,2015、2016中国作协举办的网络小说排行榜和国家新闻广电出版总局举办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中,尼卡的《云胡不喜》、英霆的《大荒洼》、减肥专家的《问镜》、夏龙河《大顺宝藏》等作品都榜上有名。
  2016年12月,山东省作协还正式成立了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然而,周志雄也告诉记者,与北京、上海、浙江、广东等地的网络文学发展环境相比,山东还是有些不足,“比如,我们没有大的文学网站。上海有起点,北京有晋江,广东有腾讯,浙江有咪咕,但山东没有,所以说山东的软环境偏差。其次,一线的山东网络文学作家还偏少,以及虽然山东省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去年成立了,但与广东、浙江、上海等地的网络文学工作相比,山东起步较晚,我们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最后,在IP转化开发上,山东的资源缺乏有效的整合。”
  面对这些问题,周志雄则认为,山东的优势是山东是经济大省、文化大省,山东的网络文学基础很好,“所以说,我们应该积极利用这些优势,优化环境,整合资源,争取更大的发展。目前,山东的网络文学工作已引起了省委宣传部、省作协的重视,对山东网络文学的培训、交流、评论研讨等方面工作正在逐步加强。我相信今后山东的网络文学工作将会有新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