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劝导师“坐诊”离婚窗口,把脉赌气分手

2017-4-17 14:08:59 来源:山东商报

      审核完证件,填完表格,贴好照片,红彤彤的结婚证马上就要盖上“两人离婚,此证作废”字样的章,离婚窗口前,前来办业务的“90后”女青年小李哭了起来……坐在旁边的王玉梅见此情景赶紧走过去,“姑娘,别难过,来,阿姨和你聊聊”,说着,把小李和老公带到了旁边的婚姻家庭咨询室。两个小时之后,小李和老公走出来,心情平复了不少,“谢谢阿姨,我回去再好好考虑考虑吧。”

调解员王玉梅正在为一对闹矛盾的夫妻进行开导  记者赵天羿摄

张连章、王宝明在办公桌前研究有关婚姻矛盾的资料


      这是济南历下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离婚窗口前寻常的一幕,而背后并不寻常,是又一个濒临破裂的家庭重归和睦。王玉梅等3名各有所长的专业调解员退休后发挥余热,为冲动、赌气离婚的夫妻“把把脉”,仅2016年一年,就调解了300多对闹离婚的夫妻。文/记者 张梦尧   实习生 杨丹妮  图/记者 赵天羿

 


      星期一来离婚的夫妻特别多


 

      历下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离婚窗口隔壁的婚姻家庭咨询室内坐着3位专职的调解员,他们都是历下区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成员。58岁的王玉梅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69岁的张连章退休前曾在司法部门工作过多年,64岁的王宝明曾是法院民事庭的庭长,三个人不仅都是热心肠,而且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和调解经验。
      “离婚对夫妻双方和双方的家庭都有一定影响,我们做调解工作,就是想让双方都能够理智、冷静地对待婚姻,避免因为赌气离婚造成遗憾。”调解员王宝明说,“我和王玉梅稍微年轻点,就轮流去窗口‘值班’,通过察言观色,凭经验判断哪些人是冲动、赌气闹离婚的,如果需要,我们就介入调解。”
      婚姻自由包括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不是每一对前来办理离婚手续的当事人都需要调解。“我们主要针对那些因琐事而冲动离婚的夫妻,或者安抚那些因离婚而情绪失控的当事人。有些小夫妻结婚时间短,共同生活时间不长,还处在磨合期,常为了一点小事就冲动闹离婚,双方谁也下不来台。”王玉梅告诉记者,曾有过一对80后小夫妻因为饭后谁刷碗吵得不可开交,一气之下要离婚,后来经过调解劝说,意识到了离婚并非儿戏,两人反省后回去了再没来过。“一般来说每个星期一来离婚的夫妻特别多,周末在家,特别容易发生些小矛盾,一时想不开就赌气过来要离婚。”调解员张连章说,“3月20号那天就来了33对要离婚的,一共调解了2对。”


      个人的成长比挽回婚姻更重要


      张连章告诉记者,在他接手过的案例中,大部分都存在一些共性问题,比如当事人过于情绪化、遇事沟通不畅,以及婚前期望值过高,婚后落差大等。
      除了冲动离婚的,也有80多岁结婚半个多世纪的老夫妻过来坚决要离婚的,或者因为婆媳矛盾长辈介入过不下去的。“有些夫妻共同的感情基础太薄弱,或者双方对于彼此的在意程度不对等导致的离婚,一般来说都很难劝和,而我们的工作是帮助他们意识到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原因,使他们从这段失败的婚姻中有所反省,把离婚带来的负面情绪影响尽可能减少。”王玉梅对记者表示。“结婚自愿,离婚也自愿,对于当事人不愿意让我们调解或者矛盾不可调和的婚姻,劝说他们客观面对,好聚好散,我认为,个人的成长比挽回婚姻更重要。”
      除了对来到婚姻登记处离婚的夫妻进行调解,还有些婚姻出了问题的当事人特地慕名而来,请求三人调解。“前段时间有个小伙子和妻子闹矛盾,妻子铁了心要离婚,回了娘家不肯和他见面,小伙子又特别想挽回这段婚姻,所以找到我们寻求帮助。”王玉梅在了解到这家人的具体情况后,并没有一味的劝和,而是利用心理学的专业知识,帮他分析了两人婚姻目前所处的状态,认为他们的婚姻由于多方原因,属于不可调和的矛盾。“聊了一下午,小伙子听进去了,也想明白了,觉得离婚对夫妻双方都是一种解脱,决定回去冷静处理,好聚好散。”


      谈恋爱的时候一定要睁大眼


      “现在年轻人参加相亲活动的越来越多,我们要提醒各位,相亲、谈恋爱的时候一定要睁大眼,多相处一段时间,互相了解,考虑好了再结婚。”王玉梅说,“一旦领证结了婚,就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斤斤计较,消耗感情。”
      “两口子的矛盾最好还是让两人自己解决,在调解中我们发现,凡是双方老人参与过多的,一般都会激化矛盾。”调解员王宝明说,曾经有一对夫妻闹离婚,除了小两口之间的事,还掺杂了婆媳矛盾,“小两口来办业务那天,婆婆也跟来了,现场又吵了起来”。王宝明听到吵闹声过来劝解,后来经过调解,让他们相互换位思考,在尊重双方意愿的情况下,给他们梳理问题所在,表明每个人的立场和态度,相互理解,最后成功挽回了这对夫妻的婚姻。到现在那个婆婆逢年过节还经常发短信来感谢他。“能够为他们解决问题,被人需要,我觉得很欣慰。”王宝明笑着对记者说。


      把问题限制在尚未萌发的阶段


      这里有一组数据:2016年,全国法院审理离婚案件139.7万件,民政部门登记离婚346万对,涉及近500万个家庭,约1000万当事人,加上双方当事人的子女、父母、兄弟姐妹等近亲属,每年受离婚影响的人至少超过5000万。
    家庭不睦,不利于社会稳定。最高法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告诉新华社记者,各级人民法院要在家事调解、家事审判中积极引进社会学、心理学等领域的科学知识和科研力量,加强与高校等科研机构在家事法官、家事调解员心理学培训等方面的合作。
      做好家事调解工作,需要各部门群策群力,共同疏导。着眼济南,在历下区,面对持续走高的离婚率,针对离婚所带来的加重青少年犯罪等潜在社会危害,自2014年初开始,在婚姻登记处设立了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室。  历下区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室共有三名专职调解员,三人都在司法调解、法律、心理学领域业绩突出。除了专业性,这间调解工作室还有公益性——在这里的咨询服务完全免费。王玉梅说,之前在其他咨询机构做婚姻咨询服务的收费为400元每小时,有一些收费更高的专家达到600元至800元每小时。
      如今,历下区婚姻家庭调解工作室成立三年多,共调解了将近1000对前来离婚的夫妻,其中有近6成能够调解成功。
      从今天开始,历下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迁至新址二环东路7097号办公,三位调解员也搬入“新家”上班。谈及未来,“经营好婚姻是一门大学问,目前婚姻家庭咨询室一共有3名专职调解员,仅凭一对一辅导调解的力量也有限。”历下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主任刘刚说,“家庭和谐是社会和谐的基础,所以我们下一步打算开设婚姻讲堂,邀请专家针对一些共性问题进行分析讲解,对处在婚姻不同阶段的人群提供集体辅导和咨询,把问题限制在尚未萌发的阶段或者苗头刚出现的时候,这时产生的问题相对来说较容易解决,也能防患于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