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丈夫眼睛几乎看不见,妻子又查出癌症晚期

2017-4-17 14:17:51 来源:山东商报
       事情似乎是从一场同学会开始的。2016年的最后一天,眼睛几乎已经看不见了的王朝金参加了一场同学聚会。距离初中毕业到那次与昔日同窗再次集聚,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25年。因为眼睛看不见,在同学的要求下,王朝金的妻子董桂英随后前来,主要为照顾王朝金的饮食。对很多同学来说,他们是第一次见董桂英。他们都没想到,3个月后再见董桂英,竟然是在武城人民医院,此时的她已是癌症晚期。文/图 记者 陈晨

王朝金与妻子董桂英在病房里
董桂英如今骨瘦如柴,因癌症腹部高高隆起
 

  >>靠色差分辨所见



  自打出生起,王朝金的视力就很差,“看东西一直都模糊,到了晚上几乎什么都看不了。”
  一位初中同学想起上学那会儿,王朝金看不见黑板上的字,所以总是让同桌抄下来,然后他再将同桌抄的抄到本子上。当时同桌总是开玩笑,“一直叮嘱,说将来王朝金要是发达了,可不要忘了身为同桌的自己。”
  中专毕业后,王朝金进了一家保险公司。
  从1997年1月正式入职,到2015年1月正式离职,王朝金一口答上来,自己在保险公司工作了整整17年,“其实从2013年开始就基本不怎么去公司了,直到2015年才彻底不去了。”
  2013年对王朝金来说,是“突然”的一年。他说就在这一年10月,自己本就很差的视力“突然”开始慢慢下降,一天不如一天,直至现在只能靠色差来分辨眼前看到的一切。“那年10月的一天,在外跑业务时突然觉得头晕,后来骑上电瓶车到路上去,拐弯的路口有辆三轮车,拉着一车木板,我没看到,撞了上去。”王朝金说,当时那辆三轮车就在眼前,可自己就是没看到,“打这开始吧,视力就越来越不行了。”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王朝金的一位初中同学就站在他正前方不到一米的距离内,王朝金说,他只能通过眼前白色墙面的映衬,看到一个黑色的轮廓,“色差对比明显才行,不然什么都看不到。”



  >>“老婆接送我上下班”



  随着视力的逐渐下降,王朝金的交通工具也换了多次。从最开始正常骑摩托车上班,到后来骑电动车,再到后来为安全起见骑电动三轮车,直到最后无可奈何只能由老婆接送上下班,“要生存,要生活,要过日子,没办法。”
  摔跤,对于视力弱的王朝金来说是家常便饭。摔过多少次呢?每每说到这里,王朝金就开始笑,后来陪在旁边的初中同学也开始跟着笑。
  在王朝金还是骑摩托车上班的那个时段,一次为了替岳父办事,骑车走在马路上,“一地的炭块,黑乎乎的一片,我就是没看见,骑上去了。”王朝金举起右胳膊,用左手摸着右前臂上的皮肤,说当时这一片全都破皮了。“没办法,事情还是得办啊。”拿了一块布缠上,王朝金说自己骑上摩托车继续上路了。
  改骑电动车不久,在2011年小儿子出生前一个月时,王朝金又摔了一跤,这一跤摔得他一只胳膊差点折了,“当时直不起来了,现在这只胳膊还总是疼。”王朝金当时觉得,自己或许不能再骑电动车了。
  而就在这年冬天,王朝金又摔了一跤,“前面一辆大货车,直到距离还剩两三米时我才看到,急刹车摔到了雪地里,满地打滚。”和之前的“小摔”比起来,王朝金在这次的摔跤上更深切的意识到了危险,他觉得自己不能再骑车了,“我自己没了没事,可是我要是没了,家里的人怎么办?”
  从2013年开始,王朝金去公司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每次再去公司,不是同事顺道接着他,就是老婆骑车去送他,“早上骑着电动车把我送到公司,晚上到下班的点再去接我。”就这么持续了一段时间,王朝金觉得自己的眼睛实在是不适合再继续工作了,“2014年还去上了半年班,2015年后就再也没去。”



  >>卵巢癌晚期



  王朝金的老婆董桂英在2011年小儿子出生后就没再工作。在小儿子出生之前,两人还生了一个大女儿,如今正在读高二。
  王朝金没了工作后,夫妻俩一起在武城开了一个门头房,但常常连房租都交不起。王朝金几乎看不见,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拮据,“父母的养老金都花了。”说到这里,王朝金开始哽咽。
  2016年12月初,王朝金的初中同学开始在微信群里组织同学聚会。董桂英在他的同学群里看到后,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一直都是这样,他老婆替他看手机,将消息告诉他。”王朝金的初中同学说,自从董桂英病了后,他们便将王朝金从同学群里踢了出去,“王朝金没事,我们就是怕他老婆看到。”因为同学们自从知道董桂英生病的消息后,便一直在群里商量对策,看看如何能帮助这个被灾难多次击中的家庭,“有时间的出时间,有钱的就捐点钱。”
  短短几天的时间,群里七十几位初中同学就为王朝金和妻子筹集了一万多块钱。当大家都知晓的时候,董桂英的癌症已是晚期。来医院看过她的同学都感叹:“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人怎就变化这么大呢?”
  在2016年12月底的那场同学聚会上,多数人是第一次见王朝金的老婆董桂英。“他一个人根本不行。”王朝金的初中同学说,在酒桌上,王朝金打碎了好几个碗和杯子,所以有人提议后,就把董桂英接了过来,“照顾他。”
  当时的董桂英给大家的印象很好,“一个很好的人啊,也很活泼,很健谈,很好。”而今年3月6日在济南市中心医院被查出卵巢癌晚期后,董桂英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直至现在得骨瘦如柴。“皮包骨头,瘦得吓人。”王朝金的初中同学都这么说。
  与日渐消瘦的身形形成巨大反差的是,董桂英的肚子却一天比一天大起来,“癌细胞扩散肺部和肝部,肝囊肿,腹腔积液。”
  从济南市中心医院回家后董桂英经常难受的睡不着觉,3月13日,董桂英拖着已经开始鼓起来的肚子住进了武城人民医院。



  >>“我到底是嘛病?”



  在医院住了这么久,董桂英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病情。每当董桂英问起来,王朝金就说她是肝囊肿。
  住院时间久了,董桂英也开始怀疑。她再次问王朝金,“我到底是嘛病?”王朝金虽然几乎看不清眼前生病的老婆,但他坚定地回她,“不管嘛病,你都要扛着。你要是扛不下去,这个家可怎么办?”
  董桂英是从去年中秋节前后开始觉得不舒服的,“后来开始觉得腹部坠胀,偶尔会肚子疼。”后来胸口处开始出现硬块,总是不通气,慢慢地胸部也开始出现肿块。而直到今年3月在陪同王朝金看眼睛的时候,董桂英才做了一个检查,检查结果居然是癌症晚期,“医生都不出治疗方案了,现在只能是哪里疼就用哪种药止疼。”
  大女儿知道妈妈住院后,坚持要辍学回家照顾。“给孩子的压力太大了。”提起女儿,王朝金再次哽咽,“她妈妈担心她的学习呀。每次女儿来医院后,孩子妈妈就一直撵她回学校。”
  看着这一家四口的困境,王朝金的初中同学心疼不已,“她就是王朝金的拐杖,就是他的眼啊。”这些同学不敢想象,若是没有了董桂英,王朝金和两个孩子的生活,该怎么继续下去。
  如果你想帮帮这个苦难的家庭,可汇款至:账号:6221884681013930619 开户名:王朝金开户行:工商银行山东省武城县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