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文学鲁军 薪火相传

2017-4-1 9:25:51 来源:山东商报

       20世纪八十年代,以王润滋、尤凤伟、左建明、张炜等为代表的山东作家相继推出了一大批影响深广的作品,引起文坛广泛关注,在文坛树立了“文学鲁军”的形象。不过,虽然山东作家成绩斐然,在全国乃至世界文坛都影响巨大,但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当下对山东作家们的认知大多还停留在张炜、莫言等上世纪80年代成名的作家身上,对其他本土优秀的,甚至年轻一辈作家们还有些生疏。其实,这些作家的作品以及影响力也不弱,只不过还需要我们好好认识下。记者朱德蒙

 

  山东作家群人多力量大

  山东作家真不少,但大众能够真正熟悉并说出他们的作品的有多少呢?
  近日,记者从山东省作家协会了解,自2009年正式实施签约作家制度以来,山东省作家协会先后有4批61人次48名作家成为省作协签约作家。小说作家方面,有刘玉栋、王方晨、张锐强、李辉、瓦当、王秀梅、凌可新、宋潇凌、周蓬桦等,诗人方面有王黎明、路也、王夫刚、寒烟、韩宗宝、孙方杰、李林芳等,散文作家方面则有李登建、简默、王月鹏、简墨、耿立等,以及报告文学作家铁流,儿童文学作家张晓楠、米吉卡、莫问天心、李岫青等。
  据悉,已签约的48位作家中,14位是自由撰稿人,3位是农民作家,4位是企业职工,1位是军人,4位是高校、中学教师,13位是市县文联作协及文化馆专业创作人员,8位是机关事业单位人员,绝大多数来自基层,属于“草根”作家。此外,48位签约作家中,“70后”作家23位,占了近一半,女作家20位。这批优秀山东作家的作品在全国文学界产生了重要影响,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张炜的长篇小说《你在高原》、刘海栖的童话《无尾小鼠历险记1:没尾巴的烦恼》和铁流、徐锦庚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民办教育调查》先后荣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和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苗长水的长篇小说《梦焰》,铁流、徐锦庚的长篇报告文学《国家记忆》,张炜的长篇儿童文学《少年与海》荣获全国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事实上,省作协签约作家只是山东作家群的一小部分,那些未签约的作家们还有很多。目前,山东省的中国作协会员已达547名,省作协会员3398名,数量均位居全国前列。

 

  山东文学的文学品格

  日前,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文学与创意写作研究中心主任顾广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山东作家整体上的创作量还是很丰富的,“小说方面,张炜、赵德发等山东作家的领军人物,都在持续推出新的作品。此外,一批60后、70后作家也在不停的写作。还有散文和诗歌。尤其是诗歌,当下省内一批60后、70后诗人们在全国的影响力可能还要高于小说、散文创作在全国的影响力。”
  谈起山东作家的特点,顾广梅说,“从现代到当代这一百多年的时间,山东文学基本形成了一种与现实相连接的厚重的文学品格、一种文化的自觉和现实的担当。进入新世纪,山东文学延续了这种特
  点。其次,山东作家在继承中也不断创新,让当下的文学创作呈现一个多元化、复杂的审美趋势。具体看,山东作家正在尝试和摸索一种“轻与重”的结合,寻找一种更符合现代人阅读的文学感觉和文学通道。比如张炜的《独药师》,小说题材宏大,但却是从主人公季卓飞的个人成长历程来写。用张炜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从宽门到窄门’的写作。”
  “山东文学从历史上就特别注重建构自己的文学地理,新世纪以来,山东文学对地域文化依然在持续的挖掘,如齐文化、鲁文化,以及乡土文化。不过,进入新世纪后也发生了一个转变。乡土作家们开始转向对城市文化的探讨,比如刘玉栋的《家庭成员》,就是对城市文明的接纳和反思。赵德发的《人类世》更是超越了地域文化的意义,表现了山东作家更广大的文化意识和人类关怀。其实,像他们这批50后作家还在持续写作已足够让我们钦佩,是给青年作家的一个榜样。这种写作精神,也昭示着山东文学肯定会薪火相传。”顾广梅说。

 

  青年一代要有个性表达

  上世纪80年代,王润滋、张炜、莫言等山东作家的集体亮相,在全国文坛引发“大爆发”,文学鲁军也一下子崛起。“往前看,现代文学史上,山东作家并不多,只能以星星点点形容。上世纪80年代,经过历史长时间的积淀一下子出来这么多作家,这可以说是历史馈赠给我们的一个机会。”顾广梅说道,然而之后,当一个历史的巨浪中的一个浪头起来后,这一浪也很快的过去了,“现在看,今天则正是落潮的时候。”
  虽然山东作家群数量众多、作品丰富、特点鲜明,但顾广梅也称,新世纪以来,山东作家在全国的地位或者说成就,确实不如上世纪80年代山东作家在全国的地位和影响力。“从横向看,拿我们现在的60后作家们和在全国具有领军作用的其他60后作家,如余华、苏童、迟子建、格非等比较,会发现我们全国性的影响力确实不那么明显。新世纪以来,我们缺少一些全国性的重量级作家。”
  虽然有问题,但顾广梅也称,我们不必过分焦虑,“文学力量的新陈代谢是必然的一个结果。一方面我们要顺其自然,另一方面也要积极建构和努力。现在需要我们的作家有一股子拼劲,像老作家一样不断地挑战自我,不断寻找一些个性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