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浅吟低唱”的千年兴衰

2017-4-20 14:18:05 来源:山东商报
        史铁生曾在一本书里写到:“我们曾经是否相遇过呢?好吧,你说没有,那很有可能是因为我们忘记了,或者不曾察觉。
        ”这段话和吟诵无关,却道出了吟诵和今人的关系。
        首都师范大学徐健顺教授曾写《我所理解的古代教育》,文中写到:我们古代的人才,都是私塾官学系统教育出来的。如今,最后一代读过私塾的老先生,还有一些尚在人间。我和我的团队,这些年来到处拜访这样的老先生。
        而这一切,均因为吟诵。 
        记者寇建伟实习生孟宁

 
 

  兴衰



  山东省教育厅研究员,山东省语委办副调研员李志华对吟诵并不陌生,近年更是积极投入到吟诵抢救工作中来。“父亲上过私塾,从小耳濡目染,那时不是特别技能,是自然习得的,读书人都会。”李志华说。
  在古人的概念里,吟,即吟咏;诵,即诵读。吟咏的对象多是诗词,诵读的对象多是文赋。吟咏一般有音阶音调,而诵读一般没有音阶音调。这种读书的方式显然不同于我们现在所谓的朗读。
  作为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吟诵其实有着两千年以上的历史。《论语》有孔子及其弟子“诵诗三百”的记载;《史记》记载屈原曾“行吟泽畔”; 隋朝实行科举制后,吟诵之风益盛,到唐代出现“文士苦吟成风”的盛景。
  吟诵同时是带有方言色彩的语音,并因此形成不同特色的流派,“依字行腔、依义行调”。“唐调、华调、分春馆调、常州调、辽阳书房调、湖湘派、楚调唐音等等,每一派都历史悠久,有一定规范,有明显特色,有代表人物。”唐调研究专家、首都师范大学博士后朱立侠介绍。
  不过,对描述吟诵,一个更能让人理解的词语是“浅吟低唱”。
  然而,延续千年的吟诵在近代史上却遭遇了滑铁卢。节点发生在1905年,废科举。
  “中国人是实用理性的民族,十年寒窗只为考取功名。民国初年废除旧式教育,改西式教育,白话文进入学堂。读经没用了,吟诵经典诗文的读书方式逐渐从学校退出,这是吟诵离开中国读书人生活的一个重要标志。”李志华介绍。
  此后,每况愈下。时至今日,人们大多已不知吟诵为何物。



  断层



  幸好,吟诵在历史长河里并没有就此被人遗忘。“上世纪20年代末期,就有很多新文化大师开始反思西式教育是否适合中国教育,胡适开始提倡并整理国故,赵元任在进行方言调查的同时提倡吟诵并编写吟诵教材,陈独秀开始编写小学识字教学辞书……他们反思西方教育弱化了中国传统教育的固有特长,中国教育方式是以少总多、以一当百的复合式教育,它把知识、能力、价值系统、行为规范融为一体,知行合一的融汇于教学过程中。”李志华说。“上世纪80年代叶圣陶、赵朴初等老先生都在推广吟诵,但真正的在教育界普及是2000年以后,由首都师范大学徐健顺教授等人推动,采访吟诵老人,整理梳理原则,再传播到学校,同时推广出了普通话调,让吟诵在教育体系内复活。”李志华说。“目前经过教育界培训的吟诵者有千人,社会上有上万人不止。”但是现状不容乐观。“江浙、湖广、山东、福建等地的吟诵传人相对较多,而东北与西北地区则较少,各地普遍出现缺乏吟诵传人的情况。此外,吟诵传人的年龄问题也令人担忧。吟诵传人平均年龄在85岁以上,其中很多老先生都已经去世了。抢救吟诵传统,寻找吟诵传人的工作刻不容缓。”朱立侠说。“它是在与时间赛跑。”朱立侠说,“再不去找到他们,我们能留下来的东西会更少。”“断层,吟诵一直存在巨大的断层,这是无法弥补的,我们所做的就是抢救和传承,实际上也是凤毛麟角。”李志华说。



  传承



  那么,从历史长河中款款而来的吟诵,在今时今日又有何意义?在李志华看来,吟诵不仅承载着汉诗文的意义,更是传承经典的最佳方式,复合着多种育人功能。吟诵可以“通古人之情,感自我之心”,可以“修身养性,以文化人”。“吟诵的兴衰,是近代教育的选择,是当下的判断,但不是历史的判断。”李志华说。“中国传统的蒙学教育很有意义,让人在不理解意思的时候就掌握了大量典籍,然后用一生与经典对话反刍。中国几千年教育是雅言教育,中国现代史上没有任何一个白话文大师是白话文培养起来的。”李志华说。“所以今天我们重提吟诵,要再次把传统文化经典深入到人们心里。”
  传承吟诵的形式是多样的。“第一是发掘整理,第二要继承发扬,这又分为两层,一是原汁原味的继承,二是更高层次的综合改造,比如舞台艺术。它更适合当代人的接受习惯,同时为当代文化做贡献,成为当代文化的精华。今天的时代已经到了综合多元的时代,任何一个简单的教育手段,简单的符号都可以放大为社会时尚元素,那为什么有深厚内涵的文化元素不可以成为社会时尚呢?吟诵本身也有这种功能,可以有更大的舞台,起到更大的引领作用。”“要受到关注,首先要有个好的形式,如果大家都熟悉为什么还要抢救呢?”李志华说。



  山东



  2015年李志华曾作为教育界代表参加了第三届中华吟诵周大会,来自日本和韩国的代表吟诵的作品深深震撼了他。“日本韩国很好的传承了中国唐代以来的吟诵特点,让它还原成一种复合方式,比如说与礼仪、服装、音乐、茶道等结合在一起。”李志华说。“但最受刺激的是,大会上没有山东方言调传承人出现,山东齐鲁文化博大精深,难道没有吟诵调传承人吗?肯定不是。”“吟诵资源缺乏,对自己的家底不知道,到底有哪些流派和资源可以让我们利用。年代久远,大家对吟诵陌生,可能新奇,但不能马上接受。”山东吟诵的现状其实也是全国的。
  在中华吟诵学会提供的数据里,山东的吟诵传人数量在全国排在前列,但这并不意味着山东的家底丰厚。“此次将在省内开展的田野普查,准备采录300人,但这相较于山东的人口,可谓沧海一粟。而在这300人当中,真正精通吟诵的估计只有30人左右。”朱立侠说。“山东目前比较有代表性的是臧克家的诸城调吟诵、李炳南先生的济南调吟诵,此外还有行调等等,但都不能形成大的流派。我们中断了百年,没有多少资源可用,现在只能回到田野中,回到最广大处寻找发掘,就像考古一样,实际上这是活态考古。”李志华表示。更多的工作也在推进。“从2015年开始,我们已经培养了七八百位吟诵教师,做了吟诵专场,在尼山书院合作成立吟诵学社,接下来会和孔子基金会等策划首届中华经典吟诵大赛。”而最后在山东要做的,就是适时地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