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陆游:古代的猫痴患者

2017-4-20 14:24:10 来源:山东商报
        爱猫的人认为,猫是主人,自己是奴隶,是铲屎官。其实爱猫之心,古已有之。任你才子佳人,小肉手一伸,也逃脱不了铲屎的命运。
  宋代养猫已经蔚然成风,还形成了专门的宠物食品产业。《梦粱录》记载:“凡宅舍养猫,则每日有人供鱼鰌(泥鳅)、养鱼、虮虾儿等。”要知道这样的伙食可比一般平民百姓还好。《武林旧事》 中还曾记录了临安的宠物产业,有专门的猫市,里面的宠物用具一应俱全。
  在宋代这样轰轰烈烈的养猫潮中,出现了一个堪为所有猫奴表率的代表性人物:诗人陆游。陆游写下了大量关于养猫的诗篇,其中对猫咪那种又爱又恨的曲折情感,想必只有养猫之人方能体会。
  古人为表达对猫咪的亲密,把猫叫作“狸奴”,意思是“宝贝小心肝儿”。陆游从别人那里获得了一只猫,写了一首《赠猫》诗:“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惭愧家贫资俸薄,寒无毡坐食无鱼。”宋人陈郁也有《得狸奴》诗一首:”穿鱼新聘一衔蝉,人说狸花量直钱。旧日畜来多不捕,于今得此始安眼。”这两首诗中提到的“裹盐”和“穿鱼”,指的是宋人把接猫回家当作一个至关重要的仪式,像娶妻一样要给“聘礼”,就是盐或者鱼。陆游得了这么个小萌物,心里可高兴了,又写了一首《赠猫》:“盐裹聘狸奴,常看戏座隅。时时醉薄荷,夜夜占氍毹。鼠穴功方列,鱼餐赏岂无。仍当立名字,唤作小於菟。”
  他对猫的感情,有一个逐渐加深的过程。一开始陆游还是把猫当做具有实用家居功能的宠物,养猫主要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书不让老鼠啃(“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连夕狸奴磔鼠频,怒髯噀血护残囷”)。渐渐地,陆游对猫有了更深的感情,觉得它任劳任怨,实在难能可贵。虽然没吃到什么好东西,但还是兢兢业业地抓老鼠:“鱼飱虽薄真无愧,不向花间捕蝶忙。”再后来,陆游终于发现猫的另一大妙用——暖床!“服役无人自炷香,狸奴乃肯伴禅房。昼眠共藉床敷软,夜坐同闻漏鼓长。”“昼眠共藉床敷软”这么软绵绵毛茸茸的一大萌物趴在被窝里,还打着呼噜,诗人觉得,白天睡觉也不是浪费时间了,原来搂着猫睡觉,也很舒服嘛。
  陆游最有代表性写猫咪的名作就是这首著名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诗人在风雨交加的夜里裹着毯子和猫咪一起围在暖和火炉边不愿意出门,实在是一幅想来都很惬意的画面。据公号“历史研习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