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飞絮惹人烦,治起来挺费钱

2017-4-25 9:28:49 来源:山东商报
        市民老刘每年都有一个苦恼期,那就是杨柳飞絮之时,体质过敏的他,每到此时往往眼肿鼻塞苦不堪言。其实,早在6年前,省城有关部门就进行了治理柳絮的探索和尝试,这之中,通过注射药物治理柳絮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但是大面积推广并非易事。天下第一泉景区高级工程师马小琳就是这次探索的直接参与者,在她看来,从源头治理才是长久之计,但需要较长的时间。 文/图记者王彦斌

 

近日,省城部分区域飞絮漫天,给人们带来了诸多不便 记者赵天羿实习生陈波摄

 

  6年前开始的一项研究

  

  2010年底,马小琳作为负责人,和她的团队一起申请了一个名为《济南市市树——柳树养护管理综合技术研究》的课题,柳絮抑制是其中的一个研究内容。“一开始倒是没有特别在意这一项,更关注的是柳树病虫害的防治和衰弱柳树的复壮。”马小琳说,“因为每到四月份,漫天飞舞的柳絮很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再加上当时经过媒体报道,就引起了更高的关注度。”

  柳絮治理的试验地在大明湖景区,“景区里一共有近2000株柳树,雌株有1500多株,大约占到总量的80%。”柳树是雌雄异体植物,产生飞絮的是雌株柳树,而飞絮就是柳树种子上附着的絮状物。

  在抑制柳絮方面,马小琳和她的团队主要采取了两种方法,分别是进行药物注射和高接换头。高接换头是果树上用来更新品种的一种方式,园林上借鉴了这个方法来尝试为柳树“改变性别”。具体的做法是把一株柳树雌株的主枝保留一定长度后去除上面的部分,嫁接上柳树雄株的枝条。这样,通过嫁接,一株柳树雌株就“变”成了雄株,不再飘絮。这项实验只选取了位于大明湖盆景园内的两棵柳树。

  而更多的柳树进行了药物注射的实验。

 

  药物注射确实挺管用

  

  北京是最早进行杨柳絮治理的城市之一,其中大明湖景区对柳树进行药物治理所用的“抑花一号”便是从北京市园林研究院购得。“在我们应用之前,这种药物已经在北京被应用过,据有关报道效果还不错,于是我们就也使用这种药物对柳絮进行抑制。”

  据了解,抑花一号杨柳飞絮抑制剂采用树干注射的方法将该药剂注入树干内,药液随蒸腾作用扩散到树冠各个部分,抑制杨柳树花芽形成,从而达到控制杨柳飞絮的目的。

  2011年3月,马小琳和她的团队带领绿化工人对大明湖景区内的1500多棵雌性柳树进行药物的注射。“具体操作起来并不难,一是对药剂进行稀释,二是用专门配置的打孔机给柳树树干打孔,最后再用注射机将药剂打进树干。”马小琳说。

  药物注射在5月底之前完成。“正常来说,药剂注射日期在三月到五月之间,要在花芽分化之前完成。第一年注射,到第二年才起作用。”

  一年之后,马小琳欣喜的发现,绝大多数接受药物注射的柳树不再飘絮。“抑制率在60%到80%之间,比如说十棵柳树,有6棵完全不再飘絮,另外两棵有部分枝条还会飘絮,剩下的两棵则会因为注射和吸收不好等原因未能得到有效的抑制。”

 

  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

  

  课题在2014年完成,多年的实践证明,对柳树进行药物注射来抑制飘絮是有可行性的。但是也有一定的缺陷。

  “如果大范围实施的话,成本会比较高。”据马小琳介绍,因为不同体量的树用药量多少也不同,一棵树只考虑药物成本的话价格大约在5元到15元。如果再算上人工成本的话那就更高了。“因为一次注射只能管一年,所以还需要每年都得注射。而且三到五月份也是园林管理的繁忙时期,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

  “我们在进行注射试验的时候,也有一些单位跟我们咨询过,我就告诉他们我们所用的药物。至于后来其他地方有没有进行治理我就不清楚了。”

  至于高接换头的方法,也是有一定弊端的。“嫁接的枝条毕竟不如自然生长得结合度好,对后期管理的要求相对较高。”“相比于药物和嫁接,从源头上进行治理和替换或许是更好的方法。一方面是新种植柳树时只选用雄株,另一方面是在进行柳树更新时也应选用雄株。”

  选用雄株需要在前期规划的时候就做好。“新区里的鹊华广场有那么十几棵柳树,就全部选用的是雄株柳树。到了这个季节就不会飘絮。”

  记者了解到,从4年前开始,园林部门便在济南市园林花卉苗木培育中心的几处试验田里展开了一项“柳树雄株新优品种培育”的试验,选育出品质优良的雄株,待时机成熟便可大面积推广。

 

  声音

 

  “人无完人,树无完树” 很多树木都有缺点 飘絮短时间难根治

  

  纷飞的杨柳絮确实给许多人带来了苦恼,尤其是对于过敏人群,每年到这个季节,不少人都要因为过敏而不得不到医院进行治疗。“就我们景区里来说,一是大量柳絮的聚集会有安全隐患,另外柳絮漂浮在水面上会影响景观,再者柳絮落到绿地里后会发芽生长,变成了“杂草”,还需要专门清除。”

  在进行相关的课题之前,马小琳并未对柳絮有过多的研究。但是进行课题后,就非常关注这一块了。“到春天花开的时候,看到雄株就特别喜欢,看到雌株就有些郁闷了。”马小琳说,柳树的雌株和雄株只有在春天花开的时候好分辨,“因为雄株的花比较大,有花粉,春天开花的时候就会呈现鹅黄色,远远望上去就比较醒目。”

  “除却飘絮,柳树还有很多优点,这些大家也应该认识到。一个是它的绿期非常长,从早春发芽到深秋才落叶。另一个它的叶片小而多,整体上表面积就大,有很好的滞尘效果。再者,能够适应较为恶劣的环境,生命力顽强。”

  马小琳接着介绍说,杨柳絮的集中爆发期在一周到十天的时间,因此比较集中,很容易就引起关注。“其实,很多树木都有缺点,只是大家意识不到,像是国槐的花和果落到地上,也很难打扫。银杏果腐烂的话也会发出不好闻的味道。”

  记者在23日下午来到护城河边时,可以看到护城河河面上聚集着一些还未来得及打捞的飞絮,“确实对河面景观造成了一定影响,但是换一种思路,这也是自然界真实场景的展现,正所谓人无完人,树也没有完树。”正在一旁游览的市民张先生说。“杨柳飞絮终归是一种自然现象,我们在努力治理的同时,大家应该要给予宽容的心态,这毕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彻底治理好的。”马小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