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父母遇车祸 “残疾”儿子舍腿救双亲

2017-4-29 10:20:21 来源:山东商报

      “对,是超人的超。”张超一边拄着双拐一边笑着回答说,他把两只拐杖移到上一级台阶,使尽全身力气撑起整个身体,然后迅速把双脚挪到台阶上。因为顾不上擦汗,张超额头的汗珠顺着突起的青筋流下来,对他来说这个动作每天重复很多遍。虽然很吃力,但是为了照顾到病房楼上楼下的父母,这样是最省时间的办法。


从母亲病房到父亲病房,张超要走过24层台阶,每天来回20多趟
 
    4月15日凌晨3点左右,张超的父亲骑三轮车载着母亲去卖菜,在穿过工业南路化纤厂路路口时,被一辆渣土车撞翻。父亲脑部受伤严重,住进6楼重症监护室,母亲肋骨骨折刺进肺部,躺在5楼病房。这场车祸,让整个家庭的重担落到患有皮肌炎、股骨头坏死的儿子张超身上。 文/图 记者刘云鹤


  父母卖菜路上遇车祸

  
  还好父母现在只是隔了24级台阶,而不是阴阳相隔,我应该感到幸运。
  张超把两只拐杖支在上一级台阶上,使尽全身力气撑起整个身体,然后迅速将双脚挪到台阶上,额头上的青筋凸了起来,汗珠顺着流下来。脚踩到台阶之后,张超舒了长长的一口气。从5楼爬到6楼,张超用了将近三分钟,“这还算快的,如果等电梯不知道要多久,我父亲现在还未脱离生命危险,随时有情况出现。”
  4月15日凌晨3点左右,张超的父亲骑三轮车载着母亲去批发市场批发蔬菜,在穿过工业南路化纤厂路路口时,被一辆渣土车撞翻。父亲脑部受伤严重,住进6楼重症监护室,母亲肋骨骨折刺进肺部,躺在5楼病房。从5楼到6楼,一共有24层台阶,张超每天来来回回20多趟,他感慨还好父母现在只是隔了24级台阶,而不是阴阳相隔,“我应该感到幸运。”
  张超是独生子,父母出事之后基本都是自己在照顾,虽然也有亲戚但是不好意思老麻烦别人,“老家那边正好是农忙时节,我不想给别人添太多麻烦。”张超说,不过晚上的时候有个表姐会过来陪母亲,自己会在6楼陪着父亲。
  张超讲述,除了父亲的突发情况,一般最紧张的时间在早上。母亲所在的病房是早上8点20分开始查房,而父亲重症监护室查房是在8点半,中间只隔了10分钟的时间。因为医生会交待病情的最新进展以及注意事项,所以中间这10分钟张超必须争分夺秒。


  本想治好腿就参加工作了

  
  我现在根本不去想未来,只想明天,想着明天父亲还能活着。
  张超今年25岁,济南市章丘区黄河乡人。20岁那年考上了青岛科技大学,本以为人生朝着一个新的方向起航却没想到病魔正在慢慢逼近。
  10月份的假期,张超帮着家里人下地干活,跟父亲抬化肥袋子的时候突然觉得使不上力气。起初也没太在意,还以为是没休息好的原因。后来开学,张超发现自己连爬楼的力气都没有。“那时候我上课的教室在2楼,我连爬上2楼的力气都没有了,到最后连上床的力气也没了。”
  后来去看医生,张超被确诊为免疫性疾病——皮肌炎,肺纤维化,“当时听到皮肌炎不知怎么回事,还以为不严重,医生说已经很严重了,需要住院。”
  治疗了一段时间之后,张超一直靠激素和化疗药物维持生命。令全家人没想到的是,在2015年张超的双腿股骨头坏死。为了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张超家人东拼西凑为他筹集了手术的费用治好了左腿。
  2016年张超毕业,因为病情一直未参加工作,“以前生病大家给我凑了近20万元,还剩下四五万,本想6月份用这些钱治好右腿就可以参加工作了。”张超说,现在已经把这部分钱全部拿出来救治父母。
  离6月份越来越近,张超也开始憧憬起自己的未来,没想到父母双双车祸。“我现在根本不去想未来,只想明天,想着明天父亲还能活着。”


  “就算是植物人也要救”

  
  我病了5年,他们都没放弃我,我也不能放弃父亲。
  上到6楼之后,张超也只能守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有时候实在站不住了,张超就会坐在轮椅上,望着重症监护室门口。父亲车祸后大脑受损严重,肋骨断裂16根,心脏受伤,双肺大出血,左腿粉碎性骨折,呼吸心跳血压等基本生命体征不稳定,到现在始终徘徊在生死线上。说到这,张超的双拐不稳起来,两只胳膊有点发抖,“医生说父亲随时有生命危险,就算是救活了也是植物人。”
  “就算是植物人我也要救,因为他是我爸爸。”张超忍不住失声痛哭道,“我不要腿了也要要父亲。”张超说,就算是植物人,至少人还在,过年的时候也会摆三双筷子。
  张超对记者讲述,起初父母都是在家种地,因为自己的医药费太高,父亲才跑到济南卖菜。刚生病的前一年,母亲搬到青岛照顾张超,只有父亲自己一个人起早贪黑地卖菜。每到假期,父亲就带着自己四处求医。
  有一次父亲带着自己去云南求医,因为当时去的是一个山里的寨子,没有通车,父亲背着自己走了20里地。“因为我吃激素,当时得有140多斤,比爸重很多,他就是那样背着我走出寨子的。”
  “我病了5年,他们都没放弃我,我也不能放弃父亲。”张超说。


  拄着双拐站半小时给母亲喂饭

  
  这不算什么,母亲为给我熬药,点火就点了1小时。
  问完父亲的情况,到了中午时分,张超给母亲买了小米粥回来。因为母亲现在不能自己进食,摄入食物必须要有人拿着针管往嘴里打。张超将小米粥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用拐杖撑着自己的身体,拿起一个不到20厘米长的小针管插到小米粥里。等把小米粥吸到管里之后,架着拐杖的胳膊看上去就已经有些吃力。因为母亲坐着往里打小米粥才不会呛到,自己就只能站着往里打。
  张超小心翼翼的将母亲吸着的氧气罩拿下来,把管子伸到母亲嘴里面,问到,“妈,热不热?”母亲摇了摇头,张超这才放下心来,继续往里打。
  看似一杯很少的小米粥,一针管一针管地抽起来,感觉总是抽不完。张超满脸是汗,额头处的头发也已经湿了大半。半个小时过去了,一杯小米粥还没有喝完。母亲不知是吃饱了,还是心疼儿子站着累,摇摇头不想再喝。等到张超出门去护士站的功夫,母亲的眼泪立马刷刷地往下落。
  张超觉得自己就算拄着拐杖给母亲喂饭半个小时根本不算什么。他依稀记得,自己刚生病时,母亲在青岛是如何照顾他的。当时因为张超每天都要吃中药,租的房子里没有蜂窝煤,所以母亲每天都是烧柴火给自己熬药。有一次下雨,母亲忘了把柴火收起来,结果柴火都被雨淋了,熬药成了难题。
  张超告诉母亲一天不吃药也没关系,但是母亲却坚持称不能断药。可是柴火就是怎么也引不着,母亲硬是点了一个小时的火,终于点着了,“当时柴火应该都是被慢慢烤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