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割肝救您,我的好爸爸”

2017-4-5 11:21:04 来源:山东商报

       “现在只想救活他,别的都顾不上想。”当问及有没有考虑过割肝之后,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时,段盈霜哭着说,自己是单亲家庭,与父亲相依为命十几年,没了爸爸就什么都没了。
       3月15日,段盈霜的父亲在当地医院被诊断为急性肝衰竭,3月25日因为病情恶化被转到济南市传染病医院。目前已经做了三次人工肝但是效果并不理想,医生说最好的方法就是进行肝脏移植。19岁的段盈霜想把自己的一部分肝捐给父亲,她说父亲好不容易把她拉扯大,没有什么是舍不得给父亲的。
       段盈霜上的是一所医学大学,之所以选择学医也是因为家人。她一直自责父亲早就查出肝有毛病,之所以病情这么严重都是因为舍不得花钱治病,“省着钱供我吃供我住供我上大学。”记者 刘云鹤

 
重症监护室里的父亲(家属供图)
没到探望时间,段盈霜趴在门缝上往病房里瞧 记者刘云鹤 摄
 

  决心割肝救父



  段盈霜是菏泽单县人,今年19岁,目前在山东医专读大一。19岁还是如花的年龄,在许多同龄女孩都在渴望未来,憧憬前程的时候,她毅然做了一个决定,割自己的肝延续父亲的生命。至于未来,段盈霜已经顾不上想了。
  今年3月15日,段盈霜的父亲在当地医院查出急性肝衰竭,3月25日被紧急转到济南市传染病医院。
  3月25日一大早,正好是周六,段盈霜还没起床,这时突然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接起电话来发现是奶奶打来的,起初段盈霜还以为是爷爷病了,后来才知道是父亲病了要来济南住院。
  虽然奶奶在电话那头说没多大事让段盈霜不用太担心,但是到现在段盈霜都回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走出门的,只记得出门的时候两腿发软。
  当天段盈霜在医院门口徘徊了有两个多小时,终于等来了父亲,一个躺着的“父亲”。“当时我看见他是被人抬出来的,我眼泪就忍不住哗哗的流。”段盈霜说,“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一下子就成了这样,当时见了我连说话都没多少力气了。”
  段盈霜的父亲进入济南市传染病医院之后曾先后做了3次人工肝,但是病情都没有好转。医生告诉段盈霜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肝脏移植。
  看着父亲每天受着病情的折磨,生命也会随时出现危险。段盈霜做了一个决定——割肝救父。但是几十万的手术费也是一个大难题。前几次手术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亲戚朋友该借的已经借了个遍。
  在谈到割肝对自己以后各方面的影响时,段盈霜哭着说,“只想救爸爸,别的顾不上,都不想了,没了爸爸就什么都没了。”



  与父亲相依为命



  段盈霜的父母在她5岁的时候就已经离婚,后来她跟随父亲生活。段盈霜说小时候还会问爸爸“妈妈在哪”,也会羡慕别的小朋友有妈妈陪在身边。但是现在不羡慕了,因为父亲给了她双倍的爱。
  段盈霜现在依稀记得,8岁那一年的冬天,菏泽下着大雪,自己在半夜突然发起高烧。父亲担心出事,拿出厚外套把段盈霜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背着她就往诊所走。当时地面的雪已经积了很厚的一层,天又黑,路上很难走,父亲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背着她前行。段盈霜说,当时自己虽然还小,但是什么都懂,路当时特别难走,父亲却始终紧紧的揽着自己。当时天虽然很冷,又生病,但是趴在父亲的背上觉得暖暖的。
  段盈霜说到了诊所后,因为是半夜,诊所早已经关门,父亲就在外面喊人开门,但是一直没回应,父亲急的满头大汗,没办法就使劲拍门。医生打开门后有点生气,“爸爸那么大的个子,弯着腰给人家道歉,我当时就发誓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孝顺爸爸。”
  段盈霜说,父母离婚之后曾经有很多人给父亲介绍过对象,但是都被父亲拒绝了,“就是担心后妈对我不好。”段盈霜长大之后觉得父亲一个人过的太辛苦了,也曾想让父亲再找一个伴,但是也被父亲拒绝了。“找个伴,爸爸下地回来还能有人做顿热乎饭吃,这样我在外面也放心。”段盈霜说,“但是爸爸就说要好好干活供我上学。”



  插满管子的父亲



  每一次去重症监护室看父亲,段盈霜心里就像针扎一样。她说父亲身上插满管子,这管子就像是插在自己心里一样。
  自从父亲住进济南传染病医院,段盈霜每天都会坐半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去医院探望父亲,就算见不着面也会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从门缝里往里瞧。有课的时候,段盈霜就会请假去看父亲。每次看到身上插满各种管子的父亲,都会忍不住流眼泪,但是又怕被父亲发现,自己再偷偷抹掉。
  段盈霜说,父亲现在躺在重症监护室,医生不允许随便探望,每天下午只有3点半到4点半一个小时的时间进行探望。她非常珍惜跟父亲相处的这一个小时,会给父亲讲讲故事,逗父亲开心。会给父亲擦擦脸擦擦手擦擦脚。“我小时父亲就是这样照顾我的,我照顾他是应该的。”
  段盈霜一直自责觉得父亲病的这么严重都是因为自己。小的时候为了照顾自己没法出去打工,只能在家种地,现在又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所以只能靠种地维持生活。父亲为了供自己上学,平时都是省吃俭用,舍不得给自己花钱。“平时生病了都扛着,让他去看看就说没事没事,说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段盈霜说,“其实爸爸在几年前的时候就查出肝炎来了,谁都没告诉,也没去医院正儿八经治疗。”
  今年3月15日之前的几天,父亲出现了严重的呕吐伴有头晕,直到有一天晕倒了,被家人发现并送往了当地的医院。



  因为家人选择学医


  段盈霜说自己学的专业是影像学,之所以选择学医也是因为家人。父亲有癫痫,爷爷奶奶身体也不好,但是他们都不舍得花钱去医院看病,实在扛不过去了才会拿药吃。她说一定要让父亲看着自己毕业就业。
  段盈霜说刚上大学的时候,父亲担心自己学医太累,但是段盈霜还是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刚上大学那会,她每天都会和父亲通话,虽然每次说不了几句父亲都要挂电话,但是段盈霜知道父亲想她,只是不会表达,当然她也知道父亲心疼话费。
  段盈霜说父亲今年才40来岁,这么年轻,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样离去。父亲劳心劳力把自己养大还没有享过一天福。“我们虽然没告诉爸爸他的病到底有多严重,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一直要回家,说是在这太贵了。”段盈霜说,“我就安慰他说不用愁钱的事情,治病要紧。”
  段盈霜还说,自己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等赚钱了之后带着爸爸去旅行,父亲因为要照顾自己又要照顾爷爷奶奶,还没去过大城市,想带着父亲出去看看。
  段盈霜割肝给父亲的这个决定还没有告诉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从小就很疼她,“如果现在告诉他们,他们可能会因为担心我的身体而不同意。”
  现在段盈霜通过轻松筹已经筹集了4万多元,但是离父亲的手术费还差得很远。
  一个19岁的小姑娘就这样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前走来走去,她说现在能想的办法已经都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