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日本IP翻拍为啥中国观众不买账

2017-5-16 10:32:20 来源:山东商报

  今年开始,一大波日本IP迎来了中国翻拍版本。已经播出或上映的作品包括剧集《求婚大作战》《约会,恋爱到底是什么》《问题餐厅》以及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麻烦家族》。但是,这些作品纷纷遭遇口碑“滑铁卢”,不仅无法与日本原版比肩,连豆瓣评分过及格线的都寥寥可数,评分最高的《嫌疑人X的献身》仅有6.5分,其日本原版得分则是8.3分。

 

 


  影迷和剧迷最担心经典作品被改编得面目全非。然而,改编自日本IP的中国影视作品却走了另一个极端:完全照搬、成了“cosplay作品”。有豆瓣网友点评:这不是翻拍,这叫“翻译”。



  剧情细节都照搬



  在忠于原作和大刀阔斧改编的两难选择上,大部分中国翻拍作品选择了前者。最近正在播出的中国版《求婚大作战》,第一集就让日版的粉丝坐不住了:青梅竹马吉恬恬(陈都灵饰)结婚那天,男主角严小赖(张艺兴饰)起晚了,慌慌张张出门打出租车去婚礼现场。路上大堵车,人行道上骑儿童单车的小孩都比他速度快,司机又一直在抱怨,烦躁的严小赖下了车,开始一路奔向结婚会场,此时,日版的配乐《Rising Road》响起——这个开头与日版完全一模一样:不仅是配乐和剧情,连骑儿童单车的小孩和话唠司机也是从日版搬过来的。
  今年2月上线的《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被观众戏称为“cosplay剧”。它采用了与日版一模一样的倒叙插叙相结合的叙事方式,连女主角把花戴在头上、爱嘟“鸭子嘴”卖萌,男主角畏畏缩缩、出门永远都要戴帽子这些小细节都一一照搬。正在上映的电影《麻烦家族》,同样把日版“抄”了个遍:剧情的起承转合、人物的设置,甚至笑点,都可以在日版中找到对应的地方。看似100%还原的翻拍剧没能赢得观众的欢心。有网友说:“中国版1:1 完全照搬日版,我为什么不去看日版呢?”



  本土化流于形式



  这些翻拍作品并不是没有进行本土化改编,但是,这些努力有些流于形式,仅仅是把日本的事物简单换成中国语境下相对应的东西:中国版《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将女主角的职业从日版的公务员修改为精算师; 中国版《求婚大作战》将原版中穿和服看烟花的桥段改成穿汉服看烟花; 中国版《麻烦家族》将故事背景从原版的东京近郊改为北京近郊,日版老爷子流连的居酒屋改成爆肚店,外卖从鳗鱼饭变成了烤鸭……
  刨除这些细枝末节的改动,中国版故事依旧照搬日版,这让中国观众看得有点尴尬。《麻烦家族》讲述了一个三代同堂家庭的故事,看似很接中国地气,但有观众认为细节不合中国国情:“老爷子退休前只是个九品芝麻官,但他们住的别墅面积有四五百平方米,还是学区房——侯亮平快来!”



  原因在于日方把控力度强?



  如今面世的多部翻拍作品,都可以找到日方团队的痕迹。哪怕是改动最大的《问题餐厅》,其剧本也有日方的参与;《麻烦家族》 拍摄时,《家族之苦》导演、85岁的山田洋次还亲自飞来北京探班。
  其他作品中,日方的参与度就更深了。《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和《求婚大作战》隶属SMG尚世影业与日本富士电视台“三年翻拍五部日剧”的计划。日方深度参与到中国版的拍摄:日版编剧古沢良太亲自监督中国版,给剧本提供了不少意见;在拍摄过程中,日方派出六人小分队跟组,包括一名监制、一名监制助理、两位摄影、两位灯光,日方的审美渗透到中国版的方方面面。中国版《嫌疑人X的献身》拿到改编授权之后,需要把中国版剧本翻译成日文提交给日方,日方则提出不能做颠覆性改动等要求。日方的深度参与也对日本IP的本土化改编增加了不少困难。



  中日文化隔阂并不小



  国内IP热潮久久不退烧,国产IP 价格水涨船高,许多中国影视公司就将视线瞄准了拥有大量经典IP的日本。跟欧美相比,中日文化似乎隔阂不大。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相似的表象之下,中日文化和社会环境有着极大的区别,不进行彻底的本土化改造,日本IP在中国必然水土不服。
  《麻烦家族》 是黄磊的导演处女作,原作《家族之苦》是日本老牌导演山田洋次近年来的代表作。但是该片上映后,豆瓣评分仅为5.4分。谈及选择翻拍《家族之苦》的原因,黄磊说:“片子里所展现的家庭状况和现实背景,和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有极大的相似之处。”但在日影影迷小L看来,黄磊并没有理解《家族之苦》这个故事的关键——那对老夫妻:“《家族之苦》的妻子当了几十年贤良淑德的家庭主妇,她所有生活都围绕着丈夫和家庭打转。有了这层背景,才能理解为什么妻子会执意结束这几十年的婚姻。而且,这种‘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形式在日本很普遍,片中的‘退休离婚’也是日本存在的社会现象。中国版的妻子看起来就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她突然说离婚,看起来就是在闹脾气。”胡广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