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花式共享

2017-5-19 14:11:36 来源:山东商报

  近日,北京首台“智能爱心冰箱”在顺义落地,引发关注。
  据说,企业和居民可以将多余的食物捐赠给冰箱,社区外来务工人员、失独老人、残疾人家庭等特定群体,可每日三次刷卡免费领取。
  “爱心冰箱”也被称为“共享冰箱”,于是,共享家族又多一个新成员。
  在有的人还没来得及下载滴滴,体验共享单车的时候,共享汽车、共享篮球、共享充电宝……一股脑的全来了。是的,它们属于一个共同的家族,你可以说它们姓“共享”。
  当然,像任何新生事物一样,共享家族的成员们虽然生机勃勃,遍地开花,但是他们还存在着水土不服、规则不全、野蛮生长的诸多不适应。
  中也有不少产品存在概念炒作之嫌,使共享经济多了几分“泡沫化”的风险。
  因此,各种“花式共享”要想获得健全发展,除了接受市场的检验,更应该在健全共享规则,堵塞共享漏洞,积极合法权益上下功夫。肖明君



  >> 创意的起点:出租半张床



  共享概念早已有之。传统社会,邻里之间借用一下农具,同学之间有什么好看的书也可以传阅,出远门半路累了搭乘陌生路人的车,这些都可以作为“共享”来看待的。现在,到了“共享经济时代”,显然有所不同了,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信息平台的变更。
  据《钱江晚报》报道,前段时间,一则招租启事在网上火了。发出“出租半张床,我是认真的”帖子的主角是1992年出生的衢州姑娘小樱。
  帖子中显示,这是一张1.5米宽的双人床,租金650元,租客限定女生。尽管租客限制为女生,“出租半张床”还是惹来不少围观。不过,据说启事挂出去没多久,就迎来了第一个租客,这位租客连提前看房的程序都省了,直接选择“下单”。这让围观者们为小樱捏了一把汗。
  其实,共享的观念在大学生群体中尤其盛行,因为他们的消费能力有限,于是“好东西要分享”的需求就特别旺盛。在网上,除了“出租半张床”,他们还致力于听课笔记、口红、单车、毛绒玩具等的“分享”,这些虽然看起来像是给出租服务换了一件“马甲”,不过,由于他们借用了或是校内,或是校外的专业平台,他们将分享做到了“点对点”的极致状态。因此,“出租半张床”已经具备了“共享经济”创意起点的特质。
  发展到现在,共享经济在中国已不陌生。就像有人这样描摹当下一名“共享粉”的一天生活:上下班坐着Uber的车,或者约个顺风车; 晚上在各类私厨App上寻觅美食; 假期开着PP租车租来的私家车自驾,通过Airbnb住在当地人家里;通过爱日租、小猪短租出差住在居家式公寓;甚至P2P理财产品,也是将闲置金钱进行共享。
  由此可见,共享经济是通过相关平台、中介,整活社会闲置资源,以各取所需、共享共赢为宗旨,谋求资源利用和消费便利最大化。



  >> 从“共享空间”到“共享小件”



  2010年前后,随着Uber等一系列实物共享平台的出现,共享开始从纯粹的无偿分享、信息分享,走向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共享经济”。
  一开始,共享是从“共享空间”和“共享出行”等开始的,比如闲置公寓的平台发布,再就是“顺风车”的出现,都很好的解决了人们的“住”和“行”问题。“一个记者出差上海,需要停留一个月采访。他对房型、位置有要求,希望每天自己做饭,也不必去洗衣房。这种情况下,酒店没办法满足,长租市场也找不到合适房源。但个人分享的一间1室1厅在市中心的房源,能够满足他的需求……”一个共享租房平台的创始人这样介绍“共享空间”的个性化定制特色。
  其实除了住宿,目前对于共享空间的推出越来越细分化了。比如,前段时间,在某高校租房平台,有女生发布共享阳台的帖子,专门针对北向公寓没法晒被子的同学,而且她在自家阳台放置了洗衣机,这样,就能方便其他同学洗衣服并且在这里直接晾晒了。在一些大城市年轻人集中的公寓地带,“共享健身房”也是被日渐推崇的一种共享内容。
  随着“共享”的流行,可供共享的物品也越来越“小件化”,这同时意味着个性化。比如在广州地铁的广州塔、大学城北等6个地铁站,出现了共享雨伞的相关设备,用户只要通过微信登录,绑定个人头像和昵称,微信支付押金即可进行租伞还伞。
  最近比较火热的是,共享充电宝瞄准了“低头族”出门在外手机没电的痛点,已经在各大城市走红。有不少资本也看到商机,频繁布局。据公开数据统计,从3月31日到4月10日10天时间5笔融资超20家机构入局,融资金额逼近3亿元。
  此外,还陆陆续续出现共享篮球、共享KTV等各种共享形式。

 

  >> 共享也是“情感需要”



  德国《明镜周刊》报道,日渐衰老意味着人们可能变得更加孤独。5名德国汉堡市老人试图通过“分享公寓”改善他们的晚年孤独生活。报道中描述:德国75岁老人海因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独自居住,自己做家务。他结过2次婚,但每次都未能长久。最后,他像德国200万80岁以上的老人一样自己生活。但是海因不甘于孤独,他与另外4名老人创建了一种名为“分享公寓”的晚年生活方式。在“分享公寓”中,每个人有自己的房间,可以摆放电视机以及亲朋好友的照片。他们有两个浴室、现代厨房、大阳台等。这些孤独的居民需要重新学习如何交流和分享。
  可见,一些人愿意提供共享物品,其实是出于情感需要,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交际品质。
  比如,一些热衷于旅游的人,他们更喜欢在荒无人烟的寂寞旅途中,让陌生的路人坐上自己的车,这样路上有人聊天就能让心情不再压抑,有的玩嗨了,甚至连对方的车费都免了。
  新快报报道,家住广州市越秀区团一大广场地铁站附近的小美,因为工作的关系,她去年在一个在线租赁平台无意中注册成了房东,“突然有个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女孩打电话,说她在网上订了我家的房。”好客的小美把这个女生迎进了家门,至今已招待了不下20单的客人。“当初没想过真把自己家租出去,后来租给别人的目的都不是为了赚钱了。”育有一子一女的小美说,平时陪孩子的时间少,即使有空也是在家待着,她比较看重的是足不出户可以和天南海北的房客交流,尤其是留学生分享的个人经历和见闻,都让孩子和她大开眼界,她也经常叫上新的朋友出门逛街会友,尝一尝广州的美食,乐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