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爱管“闲事”管出治堵良计

2017-5-1 9:20:02 来源:山东商报

        在济南,说起“智能可变车道”“潮汐车道”“路口待行区”这些道路常见通行方式,几乎每位车主都再熟悉不过,但说起薛腾飞这个名字,可能大部分人都感到陌生。他是最早在济南提出设置“智能可变车道”“潮汐车道”“路口待行区”概念的人——槐荫交警大队快骑中队副中队长。 记者张舒

 

薛腾飞在执勤中(交警供图)



  爱管“闲事”

  如果不是身穿警服,薛腾飞给人的第一印象像在社区居委会工作:热情、亲切、自来熟。今年38岁的他,皮肤黝黑,肩宽体壮,有种很可靠的安全感,即便只是与你闲聊几句,你也能感觉到,他是那种“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性格。“说白了,就是爱‘多管闲事’!”对于薛腾飞爱“管闲事”的性格,他的同事举了个例子。“就说查处车辆违停吧。一般情况下,对于违停车辆,车主在附近的我们会劝离,找不到车主的,需要张贴违停罚款告知单。但他不一样,只要车上留有联系电话的,他会挨个儿打电话通知人家,告诉车主这条路要‘贴单子’了,马上回来驶离。他还专门有一个小本儿,用来记录每天的违停车辆信息:车牌啊,颜色啊之类,然后几天下来,把有过多次违法信息的车辆圈出来,给车主打电话,问人家为啥老是违停。有的车主不理解他的苦心,被贴条了心里有气,骂他‘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他不介意,还和人家解释。”了解车主停车难的情况之后,他又去找辖区办事处城管委、居委会和物业公司,帮车主想办法找车位,最终解决了这些违停车辆的停车问题。
  对于他的“管闲事”,同事们吐槽归吐槽,但言语间流露出来的,全是敬佩,“他可不是凭着一时热情,这样一干就是八年!交警任务重、工作压力大,加班加点儿那更是常事儿,能拿出额外的精力和耐心把工作做到这个份上还坚持这么多年,不容易!”

  “智多星”

  对于大家说他爱“多管闲事”,薛腾飞不但不介意,还挺骄傲,“就因为这爱管闲事的性格啊,我还被支队表彰过‘智多星’的称号呢!”这又是咋回事?他说,这得从5年前说起。“2012年,随着阳光新路的提升改造,五里牌坊路口的交通流量日益增长。由路口向周边1公里辐射,中小学和公办幼儿园共七所,还包括济南市海鲜市场、新兴阳光100商区以及和谐广场,路口向南阳光新路两侧居民住户突破7万户,车辆保有数突破4万台!”薛腾飞说,由于短时间内集中出行的交通流量较大,当时路口的“潮汐型”交通特点非常明显。“早晚高峰走不动,路口插车情况严重,别说车主着急,我们看着也急啊!”
  薛腾飞说,自己爱管闲事的“毛病”又犯了,“我想,必须得想个办法,把这事儿解决了。”为了寻找治堵突破口,他白天上班,晚上上网查阅资料,还到处托人联系交通研究方面的专家教授请教。“当时,从网上看到潮汐车道、智能可变车道和路口待行区的理念,我为之一振,但随之发现,国内的案例很少见,手中的资料数据大部分都是国外的。为了验证这些先进的交通理念在济南的可行性,我又请支队交通处、科研办的同事现场调研,研究制定本土方案。”
  2013年4月,济南市首个“智能可变”车道在五里牌坊路口施划完毕,紧接着,这里又设置了“潮汐”车道和路口待行区。改造完成后,路口的通行效率提高了20%-40%,治堵效果明显。随后,这些先进的交通理念在省城各辖区陆续推广,成为现在我们常见的有效治堵手段。


  “追风小子”

  2016年10月,济南交警正式推出快反骑警。37岁的薛腾飞要求加入骑警队,家人不理解,问他:“你都快小四十的人了,还折腾啥?冬天站岗都冷得四肢发麻,你还要骑摩托车,这不自己找罪受嘛!”薛腾飞决心已定,笑着安慰家人,“年轻时没机会,现在机会来了,我要‘转型’,当个超龄的‘追风小子’。”
  快反骑警被誉为交警的“尖刀连”,训练苦、常年在一线出警,需要应对各种突发情况。去年12月5日,薛腾飞接指挥中心消息,称一驾驶员武某开车携带煤气罐,从泰安家中到济南历下区某包工头住处索要150万拖欠的工程款,并称要与其拼命。“当时我奉命在经十路营市街路口对车辆进行拦截,那时候精神真是高度紧张,每一辆路过的车眼睛都要扫好几遍,当要找的银色面包车远远地刚一出现,立刻就被我们锁定了。把车拦停后,我先瞄向车里,在车辆后排看到一个白色编织袋,一角露出一个煤气罐。”没想到,驾驶人情绪非常激动,而且拒不下车,情急之下,薛腾飞一边示意同事劝阻驾驶员并分散其注意力,另一边悄悄猫着腰摸近副驾驶,一个箭步拉开车门扑倒了武某……事后经检查,武某携带的煤气罐里装满了液化气。他算了一下,自快骑中队成立以来,除了日常的巡逻任务,他平均每天还要处置警情10起左右。半年来查获一级布控车辆31起,套牌、假牌、无证、涉酒、涉刑和走私车辆41起,群众救助9次。
  薛腾飞说,自从干了骑警之后,他几乎不再和家里人说工作的事儿,“怕他们担心,这件事(指武某案件)他们也是看了报道才知道。有时候同事们调侃我说,‘你不是爱管闲事吗,干骑警正好适合你。’别说,这话还真挺对,我特爱干骑警,因为这管闲事能救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