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致命荆途

2017-5-1 9:40:00 来源:山东商报

        一个让人悲伤的消息:青岛驴友荆茜茜独闯四川洛克线失联9天后被找到,但获救后遗憾去世。昨天早上,记者从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警方获悉,荆茜茜于4月29日上午从距离白水河2小时路程的一条河沟边被发现时,已经奄奄一息了。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在荆茜茜出发时,曾有村民劝阻,被荆茜茜拒绝。昨天,记者试图联系荆茜茜的家人,她的姐夫称还在当地处理事情。记者梳理旅游野外徒步的案例,发现同荆茜茜遭遇相似的还有不少。 记者高倩

 

民警和村民将荆茜茜抬下山(图片来自网络)

 



  独自出发


  今年31岁的荆茜茜是一名医生,这名开朗的山东女孩平时喜欢野外徒步,之前也有过多次的野外探险经验。4月19日,荆茜茜到达木里县后,准备挑战穿越洛克线。
  据了解,洛克线是从凉山州木里县到甘孜州的稻城亚丁,中间要穿越茫茫大山和原始森林,沿途风景优美,但也充满了艰险,是中国最危险的徒步路线之一。
  而在此次出发木里之前,荆茜茜将出行计划告诉了她的姐姐和一位朋友,说徒步期间有几天没手机信号,有信号后会报平安。荆茜茜的姐夫事后向当地媒体介绍,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洛克线是一个陌生的词,荆茜茜家人并不清楚其危险性,加之她之前有多次野外穿越的经历,体能很好,家人并未加以劝阻。
  4月18日,荆茜茜从北京出发,飞抵成都,随后乘火车前往西昌。19日,从西昌坐车前往木里;然后,从木里县城出发,抵达水洛乡,再前往嘟噜村。20日,从嘟噜村出发至水洛金矿,正式开始穿越。水洛乡嘟噜村,是洛克线徒步的起点,再往前,就没有公路,也没有手机信号。
  根据她拟定的计划,4月20日出发后,当天徒步15公里,抵达满措牛场宿营(海拔4000米);21日,徒步11公里,到万花池牛场(海拔4200米);22日,徒步11公里,赶到新果牛场(海拔4270米);23日,徒步12公里,到达呷独牛场(海拔4400米);24日,走13公里,抵达终点亚丁景区(海拔3700米)。而这一切,都在她离开嘟噜村后画上了句号。

  突然失联

  4月20日,她从木里县嘟噜村出发开始穿越,原计划4天后抵达亚丁,但从20日开始,她就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而在去嘟噜村的过程中,4月19日晚7点左右,嘟噜村村民次尔翁丁在水洛乡客运站遇到了荆茜茜。事后,据次尔翁丁介绍,荆茜茜说要去嘟噜村,准备穿越洛克线,正在等联系好的车子来接她。当时天都快黑了,嘟噜村还很远,看到荆茜茜独自一人,次尔翁丁便开车将她免费送到目的地。车行至半路,来接荆茜茜的村民扎西的车到了,于是,荆茜茜换乘扎西的车,去了嘟噜村。当时,荆茜茜通过微信,还添加了次尔翁丁为好友。
  4月20日,荆茜茜出发了,没有请向导,独自一人开始徒步。按照穿越计划,4月24日,她应当抵达亚丁了,但她一直没有与朋友和家人联系,手机一直打不通,她失联了。次尔翁丁说,4月20日后,他再也没有收到过荆茜茜的微信,发信息也不回,其朋友圈也未更新。“我应该再劝劝她的。”荆茜茜失联后,次尔翁丁很后悔。此前他一直劝说荆茜茜,劝她请向导和领队,一个人单独前去很危险,但是没能劝住。

  百人搜救

  记者了解到,此次穿越之前,荆茜茜与一名朋友相约,4月24日在亚丁碰头,但她失约了。她朋友立即联系了荆茜茜的家人,家人随后向亚丁景区报警,请求帮助。亚丁景区救援队并没有发现荆茜茜。由此判断,她仍位于木里县境内。
  昨天,记者从木里县公安局获悉,接到报警求助后,当地政府和警方立即启动应急联动机制,组织了3个搜救队,分3条线路进山搜救。同时,打印寻人启事公告,沿途粘贴发放。
  水洛乡还组织村组干部以及上山挖虫草的村民,利用对讲机相互联系,展开全境搜救,参与救援的人数超过了100人。由于洛克线沿途山高林密,没有道路,全程都没有手机信号,救援难度非常大。
  4月27日晚,荆茜茜的姐夫王先生等家属,从山东赶到水洛乡。随后,本报记者尝试着联系荆茜茜的家人,但均未打通电话。

  还是走了……


  4月29日,距离荆茜茜失联已经9天了。这天上午10点多,搜救队伍在步行两个多小时后,在一条河沟边发现了荆茜茜的身影。当时,地上放着一个背包,背包旁边躺着一名穿着绿色冲锋衣的女子。“荆茜茜!”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呼道。
  找到荆茜茜的地方,是距离白水河2小时路程的一条河沟边。当时,荆茜茜包里还有一些干粮。搜救人员发现荆茜茜还有微弱的呼吸和脉搏,嘴唇还在微微颤动。仔细查看,荆茜茜的腿部有骨折,面容惨白消瘦,状态非常差。救援人员立即砍了一些树木,现场制作了一个简易的担架。大家小心翼翼地将荆茜茜抬到担架上,用棉签为她润湿嘴唇。大家轮流抬担架,将荆茜茜往山下护送。与此同时,民警通过对讲机,通知了在乡上随时待命的两辆救护车赶来。
  当天中午12点左右,荆茜茜被送到了山下。现场的医护人员立即为她输液、测量血压,其状态稍微有所好转,随后被送往医院进行紧急救治。
  正当所有人为荆茜茜松了一口气的时候,4月30日早上,不幸的消息传出,29日晚,荆茜茜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去世。“至于死亡原因医院尚在调查中,已将此事交接给了亲属。”昨天,木里警方介绍。
  随后,记者联系上荆茜茜的姐夫,他表示,自己目前还在木里当地处理事情,不太方便透露更多的信息。

  链接

  驴友失联事件频发

  驴友探险失联的例子并不鲜见。此前,来自山东、安徽、福建和上海5名驴友通过QQ相约,一起走进了具有“东方百慕大”之称的四川省乐山市峨边县黑竹沟。出发后,其中2人与其他3人走散后走出了黑竹沟,走散的3名队友踪迹全无,失联20天。
  2015年,淄博市张店区一驴友独自骑摩托车到邹平西董街道办爬山,摩托车停在神女峰度假村停车场,然而人却自此失联。
  荆茜茜出事后,记者从当地村民处了解到,荆茜茜被找到的地方距离她的出发点并不是很远。有村民猜测她出发不久后,可能因为失足等原因,遭遇了意外。
  当地村民介绍,穿越洛克线,一般需要4至5天时间,基本都是组团出发,要提前聘请当地村民当向导,还要雇马帮运送宿营装备和食物等。因全程高海拔,且无人烟,随时可能遇到突发情况,此时若没有旁人帮助,这是致命的。因此,不建议个人,尤其是女性独自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