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济南“最牛违建”11年三拆三建

2017-5-29 10:05:29 来源:山东商报

       违章建筑阻断淄博路,被多个部门叫停,但是烂尾5年没人拆除,周边居民投诉无门叫苦不迭;最牛违建三建三拆,如今已经到大限,但是为何只拆除了三分之一?居民区私自建设住宅楼,还用于买卖,但该违建为何没有出现在拆违台账里?5月28日上午10:00,《作风监督面对面》热辣开问,济南市历城区、槐荫区、高新区三个区县主要负责人就多处违建痼疾,解答市民疑惑,并现场做出承诺。济南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吕荣斌分析,从根源上杜绝违建,要从机制建设入手,杜绝干部不作为。记者李雨

省城元丰花园小区有3栋烂尾楼,楼体破烂不堪,看样子已经闲置了好几年(电视视频截屏)
 
 

  违建阻路 烂尾五年没拆除


  
  日前,济南市民王先生反映,经十西路元丰花园小区楼盘因为手续不全曾经被叫停,城管执法部门也曾在2012年对违章楼房进行了强拆。可是5年过去了违法建筑仍然没有拆除完毕,也没有列入这次的拆违拆临名单中。5月16日下午,问政人员在元丰花园小区看到,现场有3栋楼已经成了烂尾楼,看样子已经闲置了好几年的时间,楼体破烂不堪。“元丰花园小区被拆的楼盘,是因为占压了淄博路道路规划的红线,属于违法违章建筑,至今没有房产证,自来水不正常,也没有双气。”小区的居民说。
  据了解,市民提到的淄博路就是腊山北路,规划红线60米。是西客站片区的一条交通快速路,目前北段的建设已经修好,南段的建设在元丰花园这里卡住了。2012年7月24日公安、城管和槐荫区政府联合执法,对6号、8号、18号正在建设的3栋楼房进行了强拆。但是,据居民介绍,当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在楼体上打了几个洞,就再也不拆了。
  此外,据居民介绍,元丰棉纺织印染厂的厂房也只是拆除了一半,钢筋和混凝土悬在空中,现场遗留着大量建筑垃圾,至今没有清理。因为小区属于野楼盘,所以水电气暖都不正常,造成已经入住的居民生活长年苦不堪言。
  “元丰花园位于元丰棉纺厂的厂区范围内,曾经做过依法处置,但并没有彻底解决。”槐荫区委副书记、区长朱玉明说,因为这个建筑就靠在经十西路边缘,行人来回走都能看到,影响也很大。该违建确实是没有办任何手续,就是违法建设,被举报以后,市区联合进行了执法。“没有把这个违建彻底放倒的一个原因,是当时西城集团已经和元丰厂区进行了全面的合作,签署了合作协议。包括它的几个违章建筑,刚才也提到,它的园区、它的厂房,都在合作范围之内。所以当时执法过程中没把它拆除,也考虑到这个情况。”
  “另外,还有一个特殊的困难,就是违章建筑和后面的住宅,就是已经入住的住宅楼,距离非常近,拆的时候有技术难度。”朱玉明介绍,这一问题还牵扯到包括西城集团在内的几方,达成一致意见后,马上就采取行动。



  三建三拆,仍有三分之二没拆


  
  电视问政节目曾连续报道历城区华山镇小洼村的违章建筑,同华路上的黄楼三次拆除又三次建起。据介绍,从2006年此处第一个违章建筑建设时就被举报,媒体也不断地曝光,但现在10年多了,目前该处建筑连闯政府规定的限期,仍然存在,其中的蓝白楼目前还对外出租,楼后还建起十几个物流仓库,再加上小清河南路上的三座违建,总面积达十万平米之多。当时在问政现场,历城区有关领导曾承诺要拆除这些违章建筑。如今,全济南都在拆违拆临,这些违建到底拆了没有呢?
  5月18日上午,问政人员再次来到同华路,发现黄楼和蓝白楼已经拆除,后面蓝色顶棚的钢结构厂房已经清空,拆迁面积约为2.2万平方。举报人王先生表示,“沿街建筑拆除以后,后边还有很多厂房全露出来了,这次拆了有三分之一。自从上了电视问政节目后,原违建所有者把合同让亲戚顶名了,现在拆的两座楼也不在原违建主人的名下。”问政人员又来到了黄台附近小清河南路,发现这里的三座违章建筑只拆除了两座,仍有一处四层楼房没有拆除。
  “在5月上旬,历城区调度第二期拆违拆临工作总结的时候,也了解了这个情况。”历城区区委副书记、区长刘科表示,报道中拆除的部分,应该是在2012年国土资源部执法的时候发现的,大约占地1.3万多平米,同时大约有2万多平米的建筑,现在已经拆掉。
  “该处违建还有个2万多平米的房子。这个2万多平米的房子,和2012年国土资源部执法的不是一个年份,它是在2008年建成的。”刘科说,区里拆掉2012年2万多平米房子的同时,要求违建主人按照拆违拆临工作按时拆除。因为违建所有者的厂房内还有十几家企业,一千多人在工作,他答应考虑搬迁,实施拆除。
  “毕竟拖的时间很长,历城区委区政府高度关注,甚至监察局的同志也参与到这项工作中。历城区同时也要核实一下这个事情,比如片中反映的是10万平米,但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其实是2万多平米。”刘科说,违建所有者如果按照自己的承诺,6月底之前进行拆除,区里就按计划进行。如果不能够履行自己的拆除义务,区里会在第三期拆违拆临计划中,确保在拆违期限内严格拆除。



  涉公违建正常买卖,竟不在拆违名单中


  
  济南高新区旅游路上,有一个小汉峪兴旺家园小区,小区西北角有一座“双拼楼盘”,1到5楼是办公用房,6到11楼是住宅,约有1万平方,这座楼盘和周围的旧村改造安置房外形不同,也没有楼盘编号。“这楼是村里盖的,都卖出去了,也有大量外面的人来买。”小区居民说。这座双拼楼盘位置比较隐蔽,北侧有一座新建楼盘正好把它挡住了,从旅游路上根本看不见。该楼盘属于应报未报的涉公违建,是拆违拆临的重点,但是一直没有上报相关部门,也没有列入三期拆违拆临的台账,这是为什么呢?
  “第三期第一批还没报,不是不报,也不是漏报,更不是瞒报,而是必须报、而且必须拆。”高新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谭光说,“这个楼是在小汉峪旧村改造安置房的范围里边,小汉峪旧村改造历时十年,现在处于扫尾阶段,基本建成。”
  据了解,但近几年,该村又有近900的新增人口,这样原有的安置房已经安置不下,所以决定在这里建一个安置房,但是这个楼座只有土地证,没有相关的建筑工程许可证,是非常明确的违章建筑。目前,拆除的方案已经明确。拆除队伍、设备等等也已经准备就绪。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开始着手马上拆?谭光表示,“由于新增八九百人的安置问题较为复杂。高新区将结合实际就新增安置房,新增人口安置等问题向有关部门请示后,对这一问题加以解决。”



  专家说法:杜绝违建先根除“老油条干部”


  
  违章建筑成为创城的拦路虎、绊脚石,那么违章建筑为什么会出现,并且有些违建停而不倒呢?“表面看是推诿扯皮、懒政。从政府部门来讲我认为是两个,就是不作为、不担当,究其原因在于公务人员的私欲与畏惧。”济南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吕荣斌分析,首先具体的职能部门与违章违规者有千丝万缕的利益链条关系,所以不敢管。“其次把大旗当成了老虎皮,被某些违章违建者的背景吓住了,不敢动,动了就伤了我的乌纱帽,所以老虎屁股不敢摸。”
  “还有一些工作人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树叶掉了都怕砸脑袋,推一推动一动,不推也不动,甚至推也不动,久而久之成了官场经验,就是老油条干部。”
  吕荣斌认为,破解这些现象,应该从机制建设入手。强化问责制,要把问责制落到实处。具体到违建上,就是要把违建的防范与公务人员的业绩考核相结合、与提拔相结合、与奖惩乃至福利待遇相结合。



  区长回应:“眼皮底下垃圾场”立即整改清理


  
  昨日问政现场有市民反映,外海中央花园小区东侧原本规划的是小区东大门一块空地变成了部分居民的垃圾场、菜园子,环境脏乱差。朱玉明带领相关部门负责人,对该小区进行了查看。
  记者看到,已经有工作人员开始对现场的垃圾进行清理,居民在空地上养的狗也已经不见了。槐荫区区委副书记、区长朱玉明在查看了现场后,就这片空地的垃圾清理和后续处理问题,进行了安排部署。
  朱玉明要求腊山街道办事处及所属居委会在小区内设置垃圾收集设备,避免居民再往空地上堆放垃圾。同时,朱玉明介绍,目前这条路的修建问题,槐荫区正在和西城集团进行沟通。在道路施工之前,将对这片空地进行绿化等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