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无烟日前夕,记者探访省城公共场所

2017-5-31 14:08:37 来源:山东商报

  今天是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第30个“世界无烟日”,今年主题是“烟草——对发展的威胁”,我国活动主题是“无烟·健康·发展”。世界无烟日前夕,记者走访省城部分医院、餐厅等无烟场所,发现不少地方“禁止吸烟”几成虚设。记者 杨芳 史尚静

 

5月28日下午,在济南市儿童医院楼梯间,一市民正在吸烟   记者 史尚静 摄

 

  【医院】标着“无烟医院”,楼梯间却烟头一地

 

  5月28日下午,记者来到济南市儿童医院,门诊楼入口处张贴着“您已经进入无烟医院”,并提示医院内所有区域禁止吸烟,请自觉遵守。此时,门诊楼里有不少带着孩子就诊的家长,大家行色匆忙,并没有抽烟者。
  而在东侧住院楼内,一名身穿保洁制服佩戴“禁烟巡视员”袖章的工作人员来回巡查。可即便如此,在楼梯间内还是能发现多个烟蒂,几乎每隔两三层楼就能看到一个。随后,记者在16楼手术室的楼梯间内看见,一位正在等待家属做手术的男子坐在楼梯上吞云吐雾,而他的正对面墙上还贴着大幅“摒弃吸烟陋习”的宣传画。一支烟抽完,男子便将烟头扔在地上又回到了手术室外,烟头还闪着点点火光。
  在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门诊楼内,仅一楼就有六位带着“禁烟巡查”袖章的工作人员正在打扫卫生,然而在他们手里拿着的簸箕里,还是可以看见几乎每人都扫出了两三个烟蒂。一位保洁员无奈地告诉记者:“看到有抽烟的我们就会劝,不过医院这么大,保不准他们在哪个角落里抽,只能是看见地上有就扫了。”在住院部妇产科楼层,不远处张贴着“无烟医院禁止吸烟”的标语,但窗台边仍塞着两个烟蒂,看上去像是刚刚丢下不久,现场还残留着烟味。
  除此之外,记者在山东省立医院中心院区的连廊里也看见,一名手持病历的男子站在角落里吸烟,路过的护士随即提醒,“抽烟出去抽,医院不允许吸烟。”这位中年男子立即点点头,掐灭了烟头。然而,护士一走,他又换了个地方继续点起了烟。

 

  【饭店】服务员说“禁止吸烟”只是贴上去看的

 

  当天晚上,记者来到位于泉城路泰府广场二楼的一家融合菜餐厅,餐厅里并没有明显的禁止吸烟提醒,只是在入口处有一个禁烟标志。就餐高峰期,餐厅内人头攒动,需要排号等位。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记者来到了餐厅内的一处供顾客等位的休息室内,狭小的空间里两位男士正夹着香烟聊天,烟味刺鼻,很多人只好捂住鼻子,一位女士小声抱怨了句“怎么在屋里抽烟”。在此期间,服务员来往叫号,也只是看上一眼,却自始至终没有人上前制止。
  随着天气越来越热,烧烤又成了济南人晚上聚餐的首选之一。29日晚上,记者来到在花园东路的一处室内烧烤店内,喝着扎啤、撸串、看球好不热闹。不过,大厅内十余桌上几乎无一例外地有人正在抽烟。“桌上男士多了自然就抽起烟了,客人在店里抽烟,我们也不好管,更何况同桌的和邻桌的也没有人有意见,一般就算了。”该餐厅服务人员告诉记者。而有的烧烤店内,还会为这部分抽烟的顾客提供烟灰缸,更不会主动提醒室内禁烟。
  前一段时间,记者和朋友在位于解放桥附近的七合坊饭店用餐,邻桌三位男士均在吸烟,呛得不行。而在餐桌旁边的墙上就有“禁止吸烟”的标识。记者示意服务员提醒一下,没想到服务员却说:“禁止吸烟”标识只是贴上去看的!
  记者注意到,在市内不少餐厅中,墙上贴着的“禁止吸烟”大多形同虚设,是否抽烟因人而异,主要看个人素质。
  “大厅里不是独立空间,抽烟不仅影响自己,还有可能给别桌带来困扰,所以我们会稍微提醒一下。这两年抽烟的明显少了,不过包厢里就比较集中。”一位餐厅工作人员说,“比较注意的会在走廊、卫生间之类有排风口的地方抽完烟再进包间,还有一些相对绅士的客人可能会问同桌的朋友是否可以抽支烟。”

 

  【商场】进了商场掐灭烟头,但就餐时就相对随意

 

  最近几天,记者在恒隆商场、银座商城、银座地下购物广场、历下大润发超市等看到,购物场所鲜少看到消费者吸烟。
  在这些大型购物广场,记者看到,不少消费者吸着烟走近大门时,会有意识地掐灭烟头,或者吸完再进去。还有部分消费者,走出商场大门第一时间掏出烟卷。
  但是在商场的就餐场所,吸烟者就随意了很多。记者日前和朋友去铁板烧用餐,邻桌正在吞云吐雾,询问服务员能否劝诫一下,服务员说:要不你们换一桌?服务员并没有提醒吸烟者。幸亏当时有空桌,  但如果没有空桌呢?
  同样的无烟商场要求,为什么购物空间能达到无烟,到了商场内的餐厅就形同虚设了呢?
  2011年5月1日起,《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正式实施,其中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规定引人关注。公共场所包括室内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和交通工具。
  如今6年过去了,从记者的采访看,除了公共交通工具、卫生系统内部,其余公共场所禁烟执行得并不如人意。
  “实际上,我省公共场所禁烟已经进行了几十年。”山东省健康教育所所长孙桐告诉记者。尽管稍有进步,但对目前的禁烟“答卷”,他显然是不满意的。

 

  追问
  公共场所禁烟为何难?
  根源在意识不够,上位法缺失

 

  “公共场所禁烟之所以难,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大家的禁烟意识不够。”孙桐告诉记者,尽管“吸烟有害健康”的字样已经写上烟盒外包装,整个社会也在宣传吸烟的危害,但并没有唤起大家对“吸烟致病”的足够认识。
  “尤其是有人说,谁谁活到九十多岁,天天烟不离嘴,谁谁这个也注意那个也注意,还从不吸烟,结果肺癌了……”孙桐说,这种身边的宣传造成的负面效应远大于正面宣传。
  再一个就是缺乏强有力的法律支持。这是迄今为止,最让孙桐和从事控烟工作的同事们,感到头痛的地方。不管是山东省还是济南市,均没有专业的地方控烟条例出台。从国家大法上,公共场所禁烟法也是缺位的。
  “这会让我们在工作中没有抓手,没有法律支撑,没有执法权和处罚权。”孙桐告诉记者,目前公共场所禁烟全国18个城市有了地方法规,我省仅有青岛出台。从国家法律层面,关于禁烟的规定散在于《未成年人保护法》《航空法》《广告法》之中。
  “《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也仅是原卫生部的规章,不是国家大法,法律效力比较有限。”孙桐说,其实国家层面的公共场所禁烟法已经酝酿了很多时间,“我们希望尽快出台,并希望这是一部非常严的法律。”    
  “建议学习香港,出台措施对公共场所吸烟者进行定额处罚,香港是每人次罚款1500港币,前年罚款9000万港币;而北京出台控烟条例,是对经营业主进行处罚,一年不到100万元。”孙桐说。此前他曾建议像醉驾入刑一样,公共场所吸烟也能入刑。

 

  乏人问津的戒烟门诊:
  
一个月来不了五六个咨询者    
  辅助药存到过期都卖不掉

 

  2008年5月30日,我省首家戒烟门诊在省千佛山医院成立。如今,即便是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也被要求提供戒烟服务。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这种普及的服务却鲜少人问津。一个戒烟门诊一个月有五六人前来咨询就不错了,进口的辅助戒烟药因为少人问津大多过期浪费,于是医院也就不进药了。  记者 杨芳 史尚静

 

在省城历山路一处商场内,贴有明显的禁烟标志   记者 王晓峰 摄

 

  戒烟门诊即便是免费服务  一个月也来不了五六人

 

  2008年5月30日,我省首家戒烟门诊在省千佛山医院成立,记者当时见证了门诊成立的全过程。戒烟门诊放在呼吸内科,提供的是公益性的咨询服务,只有在买戒烟辅助药品时,才需要付费。
  3年后,也就是2011年,记者再次采访时,戒烟门诊首位主任刘世青感叹门诊的不易,一年来不了10位咨询者。
  “即便是现在,一个月也来不了五六位患者。”呼吸科主任张才擎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大家的戒烟意识还不强。”
  从一开始首家戒烟门诊成立,到如今,我省要求即便是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也需要为群众提供戒烟服务。其中有一条规定是:首诊询问制度。也就是说,不管是医院哪个科室接诊了患者,都要询问一下是否吸烟,如果患者吸烟,要建议对方在该科检查完后,去戒烟门诊接受咨询和辅助帮助。

违规吸烟成了顽疾 记者 王晓峰 摄

 


  “但几乎没有医生在做。”山东省健康教育所所长孙桐告诉记者,除了呼吸科、心内科、肿瘤科的医生会推介一下,别的科室医生只管自己的病,根本不问患者“是否吸烟”。
  “别的科室介绍过来的吸烟者,几乎没有。”张才擎印证了孙桐的说法,但凡有些介绍,一个月就不会只有几个人的就诊量。
  而戒烟门诊鲜少咨询者的这种情况,在全省卫生系统都是普遍的。“戒烟门诊的作用,并没有发挥出来。”孙桐说。

 

  辅助戒烟药卖不出去就过期  医院都不进了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这样一种情况:戒烟门诊是医院里一个“特殊”的存在,别的科室药品只会缺,催着赶着采购;只有戒烟门诊的药会因为卖不出去而“过期”。
  孙桐告诉记者,戒烟门诊被要求放置国际上推荐的用于辅助戒烟的一二线药物,“我省主要是采购的进口药‘畅沛’(化学名:伐尼克兰),这个药很难进口,价格也比较高,还是自费的,影响了戒烟者的使用。”
  “这个药原来戒烟门诊还真有,一直都有,但现在没有了。”张才擎告诉记者,这个戒烟辅助药品一个月也卖不出去几盒,放了几个月就过期浪费了,而且这个进口药相对较贵,一盒在百元左右。“浪费太严重,我们也就不进了。”
  而记者从省立医院、齐鲁医院等多家医院了解到,的确是因为销路不好,过期浪费,他们也都不进这个药了。
  采访中,几家医院表示,“畅沛”销路不好和没进医保关系不大,主要还是与大家的戒烟意识不强有关。
  孙桐告诉记者,作为一线戒烟药的伐尼克兰,一般疗程为12周,需要花费2000元左右。该药主要是阻断尼古丁和受体的相互作用,让吸烟者不再产生吸烟后那种舒服的感觉,以此来辅助戒烟。2015年,青岛市崂山区曾经对1000名烟民服用“畅沛”观察戒烟疗效。“大约用药两个疗程左右,效果很好,戒烟成功率接近50%。”
  “其实辅助用药一个疗程就很有效。”张才擎告诉记者,不过他对辅助戒烟成功率的数字有些疑问,“能达到10%就不错,因为戒烟仅靠药物是戒不成的。”

 

  免费的戒烟门诊不受医院重视  国家示范戒烟门诊仅6家达标

 

  一方面是好多烟民不知道有戒烟门诊,再一个孙桐表示,戒烟门诊也并没有得到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医院的重视。“戒烟门诊是免费的,直接为戒烟者提供服务,无法为医院带来很多的效益。”
  正因为如此,不管是其开诊的时间,还是戒烟医护人员、设备的配备、专业技能的培训,都还有不小的差距。记者了解到,我省众多戒烟门诊,基本上是呼吸科在代为管理。别的科室对戒烟门诊了解不多。
  另一方面,我省对国家示范戒烟门诊还是有考核要求的。比如:每年登记就诊戒烟咨询不少于200例,其中100例是从别的科室转过来的;提供专业的戒烟帮助,宣传资料和戒烟技巧;最好提供辅助戒烟药物选择,但不强制;要有戒烟随访,了解是否成功戒烟或者复吸等。
  “达标的,国家会有一定经费支持,每年几万元。”孙桐告诉记者,目前从我省看,仅有6家戒烟门诊达标。“戒烟门诊仍需要加强对戒烟的支持力度。”
  此外,孙桐还建议将辅助戒烟药“畅沛”纳入医保报销范畴,在减轻烟民戒烟负担的同时,或许会吸引更多烟民戒烟。

 

  声音
  我国男性吸烟率52.1%  山东略低
  “建议烟草价格逐年上涨”

 

  2008年,我省首家戒烟门诊成立时,当时曾公布一组数据。在山东,学生、成人与单位职员的吸烟率分别为15.3%、32.8%和40.1%,有42.7%的吸烟者尝试过戒烟但没有成功。
  当年,时任山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的仇冰玉(如今是省卫计委副主任)曾表示,研究表明,单纯自行戒烟的成功率只有3%至5%,如果在医生指导下,通过药物、心理、行为干预,首次戒烟成功率可以达到30%。
  如今,9年过去了,这个数字会否有变化?山东省健康教育所副所长陈仁友告诉记者,最新的数据也是2015年的。当年数据(2015年)显示,我国15岁以上城乡居民吸烟率27.7%,其中男性吸烟率52.1%,女性吸烟率2.7%。“我省的数据比这个略低。”
  公共场所无烟目标在艰难行进中,或多或少有一些变化。比如大型商场购物环境鲜少有吸烟者;去医院的人们,在劝导下会去室外吸烟;以及无烟学校的建设,老师们也不能在学生面前吸烟了。
  “在公共场所禁烟的路上,我们一方面需要医疗机构的支持,另一方面还需要烟草企业的支持,烟草涨价也是控烟的一个举措。”陈仁友告诉记者,2015年,我省烟草企业调高了烟草价格。“当年中高档香烟调高了价格,低档没有变;这样平均下来,每一盒香烟价格平均是涨了1元。”
  “当年,群众烟草的消费量的确降了,但这个下降并不明显。”陈仁友说,这几年随着大家购买力的增强,烟草上涨的1元基本上也被慢慢消化掉了。“建议学习澳大利亚,每两年它会上涨烟草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