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张瑞图草书《明人诗》

2017-5-8 10:43:13 来源:山东商报

        晚明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波澜起伏、痛定思痛的时期。一方面,国运沧桑,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日益加剧,明王朝政权岌岌可危; 另一方面,经济上渐渐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有一大批唯物主义思想家出现。张瑞图便活跃在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纷乱时代。

 


  正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下,晚明书坛产生了以张瑞图为代表的一大批变革主义书家,而张氏又与其他诸家有所不同,本件草书《明人诗》 便是这种不同的艺术外化。在晚明个性解放的思潮下,徐渭、张瑞图、黄道周、倪元璐、王铎、傅山等一大批书家试图冲破传统,最大可能的发挥主体能动性,因而该时期的书风大都偏于奔放、豪迈。而张瑞图虽身在朝野,对社会动荡气息的感觉最为敏锐,但他却怀有一颗儒氏之心,外界的波澜起伏很少能干扰到他的生活及独特书法思维。到他这里一切都会趋于平静,外化到书法,便有了自己笔势雄浑且格调生动儒雅的书法面目,这与其他诸家有着很大的风格差异。正如当地《府志》中对他描写的那样:“内持刚决,外示和易,阴剂消长,默施救济”。细细品来,意味深远。
  本件张瑞图草书《明人诗》,用笔娴熟、风格鲜明,是张瑞图天启年后书法成熟时期的代表作品。从整体看,本件作品仍存有传统帖学的诸多影子,格调隽秀、典雅,用笔简逸、圆润,节奏轻快、顺畅,浓郁的书卷气息扑面而来。我们知道,张瑞图的书法成就也主要集中在行草书上,而且他晚年的草书整体上给人的都是方直挺拔、酣畅淋漓的感觉,这也正是他不断冲破传统二王刚柔相济、方圆结合审美范畴之后的独运之处。
  从该件草书作品的具体用笔到整体的章法布局,我们都能看到张瑞图历史性的创造。不论是明初的“三宋“(宋克、宋广、宋璲),“二沈”(沈度、沈粲),或是明代中期的祝允明、文征明,还是与其一起并称四家的其他人,他们虽然都以自己的艺术成就在明代书坛上占有一席之地,但从总体的风格体系来看,他们都没有跳出“二王”的范畴。而张瑞图的书法,无论从外观看还是追求其内在的韵味,都与前人迥然不同。清代画家秦祖永在《桐阴论画》中盛赞张瑞图书法的不拘一格:“瑞图书法奇逸,钟、王之外,另辟蹊径“。与秦氏同时期的著名书法家梁巘也谈到:“张二水,圆处悉作方势,有折无转,于古法为一变。”
  除了精彩的笔墨,格调高雅的内容也会给一件书法作品增添诸多神韵。本件作品是张瑞图抄录同时期诗人的一首五言律诗,诗文内容为:“法界隐嵯峨,禅宫锁薜萝。幢开一径古,云合四山多。采橘饶僧供,鸣钟信客过。坐来深梵响,吾会混樵歌。”格调高古、意味悠远且充满禅意。这与张瑞图气息连绵、萧散疏远的书法风格相得益彰,真可谓“书中有诗,诗中有书”。书写完毕,张瑞图在作品的最后钤盖了自己的两方常用印章,一方他的姓名章“瑞图之印“;一方是他的斋号印“白毫庵主”。而白毫庵则位于今天福建省晋江市青阳下行,是张瑞图少年读书及老年栖隐之处,对其有着深厚的感情,因此张瑞图自称“白毫庵主”并治印一方,常常钤盖在自己满意的作品之上。时至今日,庵内仍然留有张瑞图的很多笔迹。
  张瑞图草书《明人诗》是一件流传有序的书作。作品的左下角钤盖了吴卓如先生的鉴藏印“卓如珍藏”。吴卓如不仅是中国近代杰出的革命家,同时也是著名的收藏家、书法家,他对张瑞图的这件书法作品爱不释手,除了在上面钤盖了自己的鉴赏印之外,还为其题了签条:“明张瑞图草书真迹精品”。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本件作品曾经过“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的鉴定。该专家组最早成立于1962 年,后在文革期间被迫停止,文革结束后,1983 年再次在北京成立并由7 位国内专家组成,谢稚柳任组长,启功、徐邦达、杨仁恺、刘九庵、傅熹年、谢辰生等人任组员,经本次组织的专家鉴别无疑,该件草书作品被编入《中国古代书画图目》,这就更加证实了作品的可靠性。
  书法虽不能言语,但却总能无声胜有声,它所传递给我们的感受总是意味深长的。细细品读张瑞图该件草书作品,我们可以从中体会到传统经典;体会到变革创新;体会到属于那个时代的浪漫气息。 李传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