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逸生活 > 正文

60后创客直播“养鸡经”引“10万+”围观

2017-5-9 10:12:05 来源:山东商报
      “欢迎大家进入直播间。” 

  自去年起,几乎每周一、三、五,任春庆都会准点出现在某手机直播平台,与那些满屏的俊男靓女不同,他直播的内容不是唱歌 跳舞,而是教大家如何养鸡,经过半年多的沉淀,如今每场直播都有十几万人在线观看。 

  从深耕30年蛋鸡养殖的60后匠人,到被业内称为“畜牧界第一网红”的潮人,在直播越来越大众化的今天,任春庆的走红之 路不禁让人眼前一亮。记者 陈心如

 

  60后创客直播讲养鸡

  

  5日,周五,下午3点半,经过简单的布置,任春庆的办公室就摇身变成了“直播间”,他从容淡定的坐在直播设备前,西装衬衣的打扮显得十分利落。

  “欢迎大家进入直播间!”

  任春庆简单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发布了两条最新的活动资讯,又介绍了最新的鸡蛋价格,接下来便转入正题。直播期间,他讲得自然而流畅,并实时穿插回答网友的在线提问,当说到灯光对养鸡的影响时,为了突出对比效果,他还亲自拿出两种不同的灯具进行了现场演示。

  4点10分左右,直播宣布结束,前后持续了40分钟,直播平台的左上角显示,共有13.4万人进行了观看。

  任春庆介绍说,他从去年9月份开始直播,经过两个月的摸索期,11月7日进行了第一次完整的尝试,自此就一直坚持到现在,如今一周直播三次,分别为每周的一、三、五,直播时间为下午3点半到4点10分,每次时长控制在40分钟左右,直播内容涉及到养鸡过程中的技术,农产品品牌的打造,以及食品安全等话题。“固定了时间,好处就是,时间久了,观看直播就成了不少人的习惯。”任春庆说,周三,因为在外地开会,暂停了一天直播,就有网友微信询问原因。

  虽然还有不少人对任春庆还稍显陌生,但他在国内畜牧业早已经是声名在外,2001年在济南创办华夏维康品牌,主营蛋鸡养殖、给鸡看病、卖鸡饲料的B2B 生意,是一名资深的60后创客。如今借助直播,经过半年多的沉淀,他再次成为“畜牧界第一网红”,给传统的畜牧行业穿上了时尚的外衣。

 

  网红是如何炼成的

  

  任春庆在成为“网红”前,其实一直很低调,从山东农业大学毕业后,30多年都深耕在蛋鸡领域,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不止一次说过,这辈子就做蛋鸡这一件事。

  2001年开始创业,五年后,任春庆创办国内首个专注于禽病的垂直行业网站——中国禽病网,成为蛋鸡产业互联网第一人,该网站如今拥有30多万会员,不仅是资讯、社交平台,还是饲料、兽药的电商平台。2015年,任春庆又着手开发移动端,“搜牧通”平台上线,现在集中了全国5万多家规模化养鸡场。

  “别人卖产品,我们卖技术;别人靠业务员,我们靠电商;别人打广告,我们做直播。”任春庆总结,这是公司之所以脱颖而出的关键。

  其实,在开始直播前,任春庆已经试图在新媒体领域做一些尝试,“最初学习罗振宇,在自媒体平台,每天发1分钟的语音。”但这个过程极其繁琐,两个月的时间,他在单位录,在家里也录,最多的时候录30遍才刚好60秒。“这种方式太过疲惫,又从语音转为文字。”任春庆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每天发送一些经验分享,以及解答养鸡户的提问。

  2016年是直播元年,任春庆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价值,并在公司内部组了一支小团队,“一个人做成这件事很难,成为网红有三个条件,第一是脸皮厚,第二得有东西,第三就是靠团队。”

  从去年9月份开始,任春庆开始做直播,但他坦言,最初并不适应,“没有任何宣传,有一次直播,显示只有十几个人在线看,内心有点受打击。”通过不断调整心态,提前准备要直播的内容,到10月份时,直播已经有6000多人观看,而到了11月份,一场直播的在线关注人数竟然能超过10万人,任春庆就真的红了。

 

  不要颜值,要言值

  

  刚开始做直播的时候,任春庆经常打开直播软件研究,看看大家都在直播什么。“多数都是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和小伙子,唱唱歌,跳跳舞,或者聊闲天”,任春庆还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位威海的老人,天天做直播,讲的都是家长里短,观看人数最多的时候也不超过2000人,像这样的直播,只是图一时的新鲜劲儿,做不长久。”

  而且他还发现,相比于南方城市,以及东北等地,山东的直播氛围并不成熟,少有全国级的网红,但对于他而言,这恰恰是机会。“不要颜值,而要言值。”任春庆打趣说,他做直播不是“靠脸”,而是输出有价值的内容,“现在直播越来越大众化,想做网红,首先得有一个清晰的定位。”

  在任春庆看来,网红经济和流量挂钩,网红有价值,是因为有流量,而成为网红,流量又是基础。“我现在每场直播,能有超10万人观看,这些人也是来自我原有的流量。”任春庆说,每场直播开始后,助理会把直播链接发布在“搜牧通”平台,公司旗下的数个微信公众号,以及几百个QQ群里,“这形成了一个流量相互转化的过程。”

  任春庆总结,现在做直播的有四个群体:明星,把网红当职业的年轻人,培训公司,还有一种就是纯玩,“真正讲专业知识的人太少了,我曾经劝身边的一位朋友开通直播讲财税知识,他觉得这是不务正业。”

  如今,人们对于网红和直播还有很多误区,再加上直播平台良莠不齐,有人羞于谈直播,有人把直播与低俗内容画等号,但新榜的创始人徐达内曾说:“提供专业意见的内容型网红才是长盛不衰的,也是我们今天谈网红产业真正的价值。”

  任春庆对于直播也有自己的理解,他虽然身处传统行业,但是却早早的接触互联网,“未来直播将成为线上主战场,我在直播的过程中,除了推广技术,像医生一样给蛋鸡看病,同时也能把产品推出去,直播就像互联网一样,已经成为一个改变传统行业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