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遗世而独立的味道

2017-6-17 9:23:13 来源:山东商报

        黄磊版中国《深夜食堂》开播已有数日,输了口碑输了收视率输了豆瓣评分但没输话题度。“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的典故人尽皆知,却无人真心去懂。两国饮食体系风俗习惯、文化背景差别巨大,照搬照抄自然水土不服。

 

 

 

 


  其实,不只是美食影视节目,这几年美食书籍也大行其道。主要因为如今人们不再是要吃得饱,而是要吃得好、吃得精致,还有对于浓郁地域风情的向往。每一座城市都有其遗世独立的鲜明味道,这种味道,蕴藏在每一座城市中,然而,美食却是直接体现了这种地方特色,从中透射出的是人们风格迥异的生活方式及价值追求。
  除此,更体现了对传统文化的回归。正如专家们所言,“总有一些饮食,化为自己的情感和记忆,滋养我们的灵魂。食物是一条穿越历史的文化之线,将煮蒸炒炖的历史掌故串联在一起。” 记者朱德蒙

 

  阅读

 

    作家笔下的“深夜食堂”


  其实,读几本当代作家的小说散文,定会发现,“深夜食堂”类型故事,原来那么多。

  烤饵块

  汪公曾祺写吃乃是一绝,回忆西南联大岁月时对汽锅鸡、牛肉馆、各种蘑菇的描写引人入胜,可称口水杀手。另一篇名气稍小的名为《米线与饵块》的散文,写了他的夜宵,在夜间售卖的烤饵块,饵块为云南小吃,米粉制成饼状物,置于铁箅子上用木炭烤,刷上芝麻酱花生酱辣椒面等,对折咬着吃。汪公言讲“咸甜香辣,并入饥肠,四十余年,不忘此味”。

  牛肉面

  西南联大时期,沈从文的晚餐和夜宵基本上是一两碗米线,有西红柿和鸡蛋就满足了。爱吃肉的吴宓则长期盘踞一家牛肉面馆,彼时战事方酣,物价飞腾,牛肉面馆老板也不得不屡次提价,而每次提价,老板都会让下属向吴宓先生汇报近期情况,倾诉不得已苦衷,吴先生感觉合情合理,老板方会涨价。吴先生则慢悠悠提起毛笔,在一张红纸上正楷写下新的价目表,端正贴于墙上,这才结束了这次涨价之讨论。
  如此有爱的主客相处,不被纳入充满温情的深夜食堂之中实属浪费。

  白水豆腐

  朱自清笔下《冬天》中,有这样一段:
  说起冬天,忽然想到豆腐。是一“小洋锅”白煮豆腐,热腾腾的。水滚着,像好些鱼眼睛,一小块一小块豆腐养在里面,嫩而滑,仿佛反穿的白狐大衣。锅在“洋炉子”上,和炉子都熏得乌黑乌黑,越显出豆腐的白。这是晚上,屋子老了,虽点着“洋灯”,也还是阴暗。围着桌子坐的是父亲跟我们哥儿三个。“洋炉子”太高了,父亲得常常站起来,微微地仰着脸,觑着眼睛,从氤氲的热气里伸进筷子,夹起豆腐,一一地放在我们的酱油碟里。我们有时也自己动手,但炉子实在太高了,总还是坐享其成的多。这并不是吃饭,只是玩儿。父亲说晚上冷,吃了大家暖和些。
  简单的场景,简单的深夜食堂,旅人拉开门裹着一袭寒气进来,脸上有刀疤的小林薰或者黄磊并不作声,端过一炉豆腐放在他面前,旅人吐着白气,搓搓冻僵的手,掰开筷子夹一块放进口中,心里是遥远的故乡和曾经冬夜的父亲。这个长镜头甚至不需要一句台词。

  羊肉包子

  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平生之愿乃是买辆自己的洋车拉,平心而论在他没被时代社会和命运打倒而绝望之前,他的志向和执行力乃是超人一等的。吃穿用度一切能省则省,然后像对待牲口一样的使用自己。
  给曹先生拉包月的时候,在晚上祥子会把自己安置在一个小茶馆里,车夫聚集,喝酒吃烙饼,各种粗声大气宣泄情绪,然后一个老车夫倒在了地上。
  老车夫儿子当了兵,一去不回,媳妇卷铺盖卷跑了,和小孙子相依为命,拉一整天车粒米未进,晕倒在了茶馆里。穷人爱穷人,大家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善意,抠搜到极致的祥子呆立半晌“猛地跑出去,飞也似又跑回来,手里用块白菜叶儿托着十个羊肉馅的包子。一直送到老者的眼前,说了声:吃吧!”
  张佳玮的美食书《无非求碗热汤喝》中评价这段到“秋冬吃宵夜,气氛很重要。《骆驼祥子》里写北京小酒馆,外间黑夜北风凛冽,房里喝酒、吃烙饼,喧嚷,末了祥子给买了几个羊肉包,看得我垂涎。”
  他口中的气氛,应不止于声音情绪,也应有种脉脉温情在,秋冬之夜,最暖人心。这样的羊肉包子,想必格外好吃吧。迤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