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被遗忘的-18℃世界

2017-7-17 10:18:10 来源:山东商报
       “入土为安”,在中国传统中,厚待逝者遗体和灵骨是最起码的尊重。上月初,省城济南两大殡仪馆之一的莲花山殡仪馆正式启动搬迁,并于本月开始试运营,目前搬迁已近尾声。和工作人员一起转移的,是规模庞大的馆用设备以及家属寄存的上千盒骨灰,当然还有为数不少的长存遗体。而在更早建馆的济南市殡仪馆,长存遗体仍有70多具,并且在动态增长着,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遗体无名无姓,所托无人。

  这些无人认领的遗体被遗忘在-18℃的冰冷世界,时间最久的已有17年。文/图记者于娜

 

  编号:无名氏

  

  常住人口超过700万的省城济南,每年至少要举行几万场葬礼。因为市内几个区大都没有单独的殡仪馆,因此位于天桥区的济南市殡仪馆承担了人员密集几个区的火化、告别任务,而刚搬迁的莲花山殡仪馆则多是周边郊区等地的“业务”。建成最早的济南市殡仪馆,年处理遗体8000多具,与年处理量相当的莲花山殡仪馆一起,完成了全市每年4万多具总业务量的近一半。

  在济南市殡仪馆,目前有四个遗体告别厅。按照济南午后送别的风俗,在12点到下午2点半的几个分割好的时段里都塞满了悲伤肃穆的人群。暮年去世的老人可以安排在小厅,声名显赫的逝者,葬礼则安排在可同时容纳几百人的1号告别厅。

  而无人认领的长存遗体,则是“热闹”的反面。

  在殡仪馆火化车间旁边,是整容/冷藏室,两个空间一帘之隔,靠外的几排银灰色的柜子,便是冷藏格。冷藏柜的对面,去年开始立起了一个电子信息屏,殡仪馆各个业务流程都可扫码识别,信息随时可查。这个界面上显示的便是遗体冷藏状态,100多个格位大部分被“红色”占据,代表里面冰存着遗体。无人认领、无证明手续可火化,72具“无主之尸”在-18℃的冷藏柜里一直长眠至今,时间最久的已经17年。其中有的姓名信息不全,还有的直接不知姓名只有性别,被命名为无名氏女、无名氏男,大部分干脆是一个编号,C66无名尸。

  “无主尸体无人管”在济南并不是个例,因为相关规定没有涉及此方面,因此济南现在仍有百余具无主尸体被暂时存放在市内的两家殡仪馆,济南市殡仪馆长存遗体中,“暂放”时间超10年的就有10具。目前,莲花山殡仪馆内存放的遗体大部分是无主遗体,近年来随着无主遗体的“只进不出”,无主遗体占用殡仪馆公共资源的情况已经越来越突出。

  “每年都在增长。”赵希舆是殡仪馆业务科科长,来馆16年,一直和遗体打交道。“这个馆前后翻修过很多次,长存遗体也就跟着挪了很多次。”冷藏室里现在有最早的六体柜,还有随后使用的三体和单体柜,在他印象里,最早投入使用的冷藏柜也已经搬了五六次。“人没了但还有尊严,遗体也要善待。”

 

        他们:无人认领

  

  去世后,没人来凭吊这些休止的生命。他们会被塞入尸袋,被黑色遗体接运车运到殡仪馆。接着,他们会被送入殡仪馆的冷藏室,进入冷藏柜,冷藏柜被设定为-14到-18℃,以最好程度地冷冻遗体。在此之前工作人员会把遗体进行物理处理,因为很多涉及案件,有可能会提取DNA,因此不能进行整容和防腐处理。工作人员每天要检查两次,时间久了遗体会出现脱水、发霉的情况,就要再单独处理。

  很多无名尸体都是公安机关送来的,涉及一些案件的、医疗纠纷的,派出所作为经办人。济南市殡仪馆接收遗体后进行信息统计,半年以上仍没有找到亲属,或是亲属仍不来认领的遗体就被列为长存遗体。“公安机关出具遗体处理通知书或开具殡葬证,殡仪馆才能进行火化等下一步处理,否则没有权力处理遗体,只能将其暂时存放在冷藏室内。”殡仪馆服务科王雷介绍,“还有一种情况存放的时间可能更久,就是很多家属联系不上,或者联系上表示暂时无法办理无限期拖延。”

  过一段时间,殡仪馆会专门有人给这些长存遗体的经办人打电话,一轮又一轮,停机、关机、不接、经办人调离本单位无人负责……即便能联系到人,最多的回答便是“事没处理完”“向领导汇报”。去年8月因医疗纠纷入存馆内的一位老人,女儿表示今年3月初来处理,然而大半年过去了,遗体依然冰存在冷藏室。“直系亲属还好说,上月家属来认领了三具。”王雷说,处理的赶不上来的多,如果不处理会越攒越多,总有满的那一天。今年上半年馆里处理了10具长存遗体。“无名氏被认领的几率太低,几年前通过报纸进行过一次公示,这批无名遗体情况明确,时间太长确实找不到家属,公告时间过了集中处理了。”而现在所剩的这些遗体,可能将继续被遗忘。

  不仅是无名遗体,更多的超期寄存骨灰所托无人,市殡仪馆灵骨安放科就有近2000具。有些逝者在殡仪馆火化后,家属只交了短期的寄存费就再也不来了,这些骨灰最短超期十几年、最长30年以上。今年5月9日,1986年就已超期的两具灵骨终于等来了家人,来人是老人孙子,也已经42岁了,30多年后,老人告别了被世人遗忘的命运。

 

  人生永远的谜面

  

  婴儿,在无人认领的遗体中占比近十分之一。截至6月18日,在无人认领遗体中,弃婴有两例。还有很多遗体没被保存,多数是因病去世。今年3月7日,北园大街里山路一名夭折女婴被发现,弃婴外面裹了一层被子,无任何身份信息;4月10日,南辛庄街与南辛庄中街路口发现一被弃婴儿,发现时已手脚冰凉。

  去年3月,天气还很清冷,北园大街银座家居路边绿化带内,一个出生一个多月的男孩曾在这里呜咽挣扎,然后没了声息。

  小薛是殡仪馆的遗体接运工,他经手了这个被遗弃的婴儿。“听民警说,男孩被放在一个纸箱子里,身旁还有一个奶瓶,几件小衣服,留了张小纸条。”前一晚,附近一对老夫妇出门遛弯儿路过,曾听见有声音,当时以为是小猫在叫没在意。第二天下午,男孩终于被市民发现,于是报了警。晚上7点多,小薛和同事被叫过去,接走了孩子。

  “听说是心脏病,发现时脸已发紫,小拳头攥得特别紧,大概走前挣扎了许久。”小薛说,民警调了监控,发现男婴是被一辆外地车带来并遗弃。“那辆车停在路边,车上下来一对年轻人,其中一人抱着纸箱子,另一人打伞遮挡视线,五分钟后,两人从绿化带出来,可能是有些不舍,一步三回头不住往男婴那看。”说到这,小薛有些激动。“过了大约一小时,车又开回来转了一圈才离开,可能是和自己的孩子作了最后的告别。”这是小薛听到的关于孩子仅有的细节,他记得特别深。

  由于年龄太小,火化后没有留骨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父母长什么样也没见过几天明媚的太阳,就离开了,好像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他的故事也成为了永远的谜面。

 

  城市里的死与生

  

  今年5月初,济南天桥区一栋六层居民楼里,被抬出一具男尸,生病而死,被发现时已全身腐烂。据说老人脾气怪异,喜欢捡垃圾瓶、纸壳,被子、垃圾堆满屋,被子叠得很整齐。“子女要去送饭不让进,开个门缝把饭接进去。”邻居说。

  “以为是老人捡来的垃圾发出的味道,没想到竟是尸臭。”一开始是邻居闻到一股臭味,认为是这家老人发出的,于是找到居委会,通知了家属打开房间门。开门后眼前全是垃圾就是没看到人,以为又出去捡垃圾了,其实那时候老人已去世好几天,夹在阳台堆积成山的两叠被子缝里。一时找不到人,家人发了寻人启事,5天后,老人还是在自家阳台被发现。当时遗体高度腐烂,已骨肉分离,只能依稀辨认出四肢,腿发黑,身下全是蛆虫。

  冷藏室里一无名男尸,从高架桥跳下,身上没有任何证件,死时40多岁,法医鉴定是自杀。

  甘肃兰州一男子,40多岁遭遇人生“滑铁卢”,生意失败损失了3000多万,东拼西凑来的老本全都投进去,结果血本无归。心灰意冷的他在济南找了家宾馆,用胶带封上了门窗,在房间里烧炭自杀,被发现时民警看到他还割了腕,“可能是怕死得不彻底,这样就一了百了。”

  黄河边喝了药,打扮的整齐干净,也成了无名尸,送到殡仪馆已三年,依旧没人认领。

  查询70多具长存遗体的信息,多是异乡人。今年以来,新增23具遗体中无名的就有19具。

 

  相关方案仍未出台

  

  历城区公安分局华山派出所辖区内,小清河、黄河自此而过,每年打捞十五六具尸体,其中半数是从上游漂下来的无主遗体。

  逝者中有的早已被亲人抛弃,有的成为家属打官司的“证据”,有的则是与亲友失散多年的“无名氏”。

  无名遗体主要来自公安或救助站,救助站有专门资金,仅极少数拖一两个月,但最终也能处理。长期待处理的公安居多,主要涉及非正常死亡,很多死亡原因不明,导致遗体无法马上处理。真正的无名遗体,殡仪馆有一个处理流程,就是公安机关明确认定是无名遗体的,也不涉及到其他的刑事案件,出具有无名遗体证明信后,殡仪馆就会把遗体火化。而让人头疼的是,很多案子没结案出不了死亡证明,或者家属迟迟不认领、不签字,殡仪馆就没有权力处理。由于多年积压,这些遗体已影响到冷藏格的周转。

  殡仪馆相关投入也在日积月累中产生了惊人的数字。每具每天冷冻费至少50元,一年下来就是一百多万。加上人工和运输,这些年来费用累计超过200万元。

  根据《济南市殡葬管理办法》相关规定,遗体保存费用应当由丧事承办人承担,但像公安机关送来的无主尸体,根本不存在丧事承办人。因此,相关费用只能向委托单位,也就是发现尸体的派出所收取,但派出所并不具有这部分费用。

  2014年7月,济南市政府办公厅曾专门召开会议,商讨研究有关“长期、无名、涉案”等非正常死亡人员遗体具体丧葬事宜解决方案,并成立了由公安机关牵头,民政、财政等多个部门参与的工作组,但时至今日方案仍未出台。

  作为公益性单位,殡仪馆能做到的是善待遗体。但这些无主遗体一存几乎都是遥遥无期的,十几年后,没法获知他们的姓名、身份,也没人能记起他们曾来过这个世界。没有人会希望,自己走后依然躺在-18℃的世界。 (应当事人要求,文中部分人士为化名)

  

http://www.readmeok.com/readme_ok/index.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