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说故事的人,再讲“前半生”

2017-7-22 10:40:15 来源:山东商报

        影视改编作品和影视剧原本就是相得益彰的关系。早前《人民的名义》热播,原著作者周梅森的同名原著瞬间脱销。如今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正在热播,原著作者亦舒和原著再次走红,成为微博、微信等平台上的刷屏话题,人们对其作品的关注也再度掀起一阵狂潮。值电视剧热播之际,亦舒两套作品集:经典作品“旧欢如梦辑”和大陆首次出版“有生之年辑”顺势出版。

 

作家亦舒


  两套作品集各包含亦舒最具代表性的5部作品。“旧欢如梦辑”为《喜宝》《我的前半生》《玫瑰的故事》《圆舞》《人淡如菊》5部作品,而“有生之年辑”则包括《衷心笑》《幸运星》《承欢记》《悠悠我心》《某家的女儿》5部作品。 记者朱德蒙

  《我的前半生》,鲁迅《伤逝》的当代现实版


  亦舒(1946年9月25日-),原名倪亦舒,香港著名小说及散文女作家,另有笔名衣莎贝。她也是作家倪匡的妹妹。亦舒自称“说故事的人”,出道以来笔耕不辍,至今已出版作品300余部。代表作包括《玫瑰的故事》《喜宝》《圆舞》《我的前半生》《朝花夕拾》《天若有情》等,其中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
  桐华、流潋紫、独木舟、陶立夏、黄佟佟、十二、曲玮玮、芈十四等众多女作者是其忠实读者并深受其影响。尽管亦舒影响了很多女作者,但她却是鲁迅的“铁粉”,最钟爱的鲁迅作品是《伤逝》。
  她不止一次的在作品中向偶像致敬,甚至创作《伤逝》的当代现实版《我的前半生》。短篇小说《伤逝》是鲁迅唯一一篇描写男女爱情的作品,讲述了子君和涓生冲破传统家庭阻碍、从自由恋爱到婚姻破裂的故事。其中,女主人公子君的遭遇极具深意:她被涓生抛弃后,无法回归家庭,也无法进入社会,最终病饿而死。在鲁迅看来,妇女只有掌握了经济大权,参与社会生活,不把婚姻当成唯一的职业,才有可能获得真正的“解放”和“自由”。《我的前半生》中,亦舒把子君与涓生的故事搬到了1980年代的香港,试图塑造出一个新的“子君”,改写她半个世纪前的悲剧命运。在新的社会环境下,亦舒使女主角子君彻底意识到独立的重要,她自食其力,逐渐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对于亦舒作品,作家倪匡曾评价:“读者爱读亦舒的小说,因为她的小说写得精彩、写得通俗。正如她自己说的,‘流行小说一向动人,不流行也不能著名,不动人不能长期受欢迎。一提通俗,以为就有贬低的意思,其实,对于写流行小说的作家来讲,这是溢美之词。因为小说写得越通俗越好,小说是写来给广大的读者看的,又不是写来给考古家作研究的。”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则对原著进行“本地化”处理,将故事移植到了当代大都市上海,表现了当代女性对自我、婚姻、事业、家庭等多个维度的思考以及多元价值的选择。
  如今电视剧热播,《我的前半生》一书一经面市即获得强烈反响,全渠道预售多达10万册。此外,新出版的“旧欢如梦辑”中还包括了亦舒的其他4部经典作品。其中,《喜宝》是亦舒最具知名度的里程碑式作品,《圆舞》是亦舒最经典忘年恋,《玫瑰的故事》讲述了倾城女子的一生,而《人淡如菊》将禁忌恋情的真相彻底暴露,这些作品题材各不相同,却一样经典深刻。

  第300部小说《衷心笑》首次在大陆出版


  有人如此形容,亦舒与倪匡、金庸并称为“香港文坛三大奇迹”。她擅长以简练文笔书写动人故事,开启了现代女性独立爱情观与价值观,影响了半个世纪以来的城市女性。她倡导人生要以自爱自立为本。读亦舒,活得通透,想得明白。
  亦舒至今已出版300余部作品,“亦舒用她笔下的故事,饲养大了我们这一代人的爱情观——‘要什么归宿?我已找回我自己,我就是我的归宿。’其中的洒脱与自爱,值得一生受用”,有书迷称。不过,也有人评论,亦舒的小说其实重点都不是讲爱情,而是讲女性,讲女性的成长。她们在这个繁华都市里以各种出身、各种姿态拼搏,一步步走下去,站稳脚跟,直至遇见良人。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她的小说受到女性读者欢迎的原因。
  事实上,虽然笔下言情小说里女主的独立爱情观与价值观影响了很多女性读者,但她的题材也不仅限于言情,首次在大陆出版的《衷心笑》就是一本科幻爱情小说。《衷心笑》也是亦舒的第300部小说,创作于去年,讲的是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爱情的故事。当世界机械化,女主人公王峨嵋和机械保姆、机械小狗等各种机械一起生活,不求伴侣,只求“旧”的不会去,“新”的不要来。然而当完美到符合峨嵋一切要求的新机械男友出现的时候,她却迷茫了。因为是机器人,所以就不能被爱吗?这是一部超越了生物人与机器人的破壁之作。“有生之年辑”中,同样还包括亦舒的其他4部作品。《幸运星》讲述了一个患癌女子的绝境重生,《承欢记》讲述了一个平凡女子的非凡境遇,《悠悠我心》讲述了光阴荏苒中的爱情,携手风雨下的人生,而《某家的女儿》是一部悬疑小说,像罗生门般光怪陆离。这些作品无论题材如何,都教会我们成长与爱。据悉,除这两套书外,后续还会有更多大陆未出版过的亦舒作品上市。

  链接

  名人评亦舒

  金庸曾对白岩松说,倪匡、亦舒皆为“编故事”的天才。
  1988年《ELLE》杂志采访张国荣时,问:“平时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籍?”哥哥答:“时装杂志、大明星自传,间中亦会看小说,曾有一段时间百无聊赖,我特别钟情于亦舒的小说……”
  “读张爱玲和亦舒,性价比最高,一翻一字金句。”亦舒作品曾是林夕的枕边书。病榻之上,每晚一本。虽很晚才开始读,却从中学会了许多人情世故的简易写法,应用到歌词上。他的很多歌词、歌名,都非常“亦舒”,一首《亦舒说》更是最直接的致敬。
  作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蔡澜对于亦舒的书,常常“拿到手里就放不下来,非一口气读完不可”。他与亦舒的通信集《给亦舒的信》,亦曾被众人津津乐道。

http://www.readmeok.com/readme_ok/index.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