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传销活在了纵容里

2017-8-11 14:17:30 来源:山东商报
《新京报》等媒体所作的相关报道
 
  传销之血与泪,毒瘤般在视野前顽固徘徊。
  出动大量警力、扩大摸排范围、媒体厉声控诉……由大学生李文星之死发端,从舆论批判到政府打击,传销近日再次卷入“歼灭战”。只是为何传销屡禁不绝?是不是非得付出生命的代价后,才能引起关注?今后悲剧能否不再重演?
  中青网一篇文章写道:回头来看,1989年,传销从日本、中国台湾等地流入广东,此后便如星火燎原般成为打不死、锤不烂的流毒。28年过去,传销在中国的“发家史”,便是弱势民众的“血泪史”——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加之家破人亡、人生幻灭的故事,与“传销”二字一起,成为跨越千年的经济毒瘤,写在知音故事会的背景板上,写在国人嘱咐孩子出门的常识里。
  一朵“恶之花”,偏就枝难折?在媒体看来,彻底拔掉传销的“根”,政府责无旁贷。
  南京日报指出,相关部门对传销活动的漠视甚至纵容,是一个重要原因。在李文星殒命之前,不管是传销活动高发的天津静海地区,还是其他一些“重灾区”,当地政府部门既缺少主动作为的积极性,也没有形成一套常态化查处机制,未雨绸缪的防范机制更是阙如。
  以天津为例。7月7日,@平安静海曾发通告“成功将盘踞于静安地区的传销组织连根拔起”。然而仅一周后,当地就发生两起悲剧。《禁止传销条例》及《治安管理处罚法》均有规定,为传销行为提供经营场所、培训场所等条件的要被处罚。天津传销活动已存在20年,然而直到这次决战,才有人因出租房屋给传销人员受到处罚。
  天津近期连续打击非法传销成效,引人关注。由此更可见,传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传销危害的漠视,是对传销放松警惕,是行动上的纵容。新京报评论指出,固然应该因为李文星殒命的节点,吹响雷霆打击的“集结号”“动员令”,但正确“姿势”应该是保持铁腕打击的持续性与常态化。打击传销要“全国一盘棋”,应有“彻底清除本地非法传销活动”决心的,不该只是天津。地区之间也该建立联动治理、信息共享机制,避免传销组织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监管“洼地”。
  澎湃新闻则强调,具体防控应该从激活基层组织入手,使之真正发挥毛细血管的作用。在部分地方,传销已经像楔子一样,深深楔入当地民众的生活,并成为其生计支撑、利益来源时,实际上,传销组织者与民众已经形成某种“共谋”机制、利益共生链条,从而对政府的打击行动产生反制。这既是非法传销在静海肆虐多年的肥沃土壤,也是政府治理劳而无功的深层原因。
  此前,人民日报曾报道举报传销的艰难历程,各部门互相推诿,公安经侦大队、工商稽查大队、派出所、市长热线,各自强调自身的理由。在媒体看来,去除推诿也有经验可借鉴,那就是中央政府正在推进的“河长制”。以往河道治理因为没有一个严厉而可执行的问责机制,往往互相推诿,河长制就是分片包干,各自负责,谁出现问题当地的最高首长负责,不留责任死角。打击非法传销也要有一个类似“河长制”的责任归属问题。
  目前,全国各地都在推进“无传销城市”建设。但要永远成为“无传销城市”,就需要持续打击的不懈努力。人民网文章强调,李文星之死,敲响了警钟,能否长鸣,关键看决心、看行动、看效果。打击传销,个人力量总是有限的,需要政府不放手、不放水、不放过,需要全民不放松、不放弃、不放任。真正行动起来,才能让悲剧不再发生,让传销无处遁形。
http://www.readmeok.com/readme_ok/index.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