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劫后余伤

2017-8-15 10:30:49 来源:山东商报

        昨天,有两位因煤气爆炸被烧伤的老人家属求助本报,请爱心企业和市民伸援手,帮助他们度过难关。一位是济南市民袁海宁,他母亲张保勤在7月20日晚7点,到厨房拿鸡蛋时闻到有煤气味,想打开煤气灶检查一下哪儿漏气,结果煤气罐爆炸,全身大面积烧伤,目前在济南军区总医院烧伤科重症监护室。另一位求助的是远嫁到淄博周村的安徽女子赵佩。赵佩的父亲于8月2日下午,在不知道家里煤气泄漏的情况下,打开了自家厨房门。瞬间连门带人一起被爆炸声浪顶飞,烧伤面积达70%,目前在徐州市解放军第九七医院烧伤科治疗。 记者王莹

 

张保勤在重症监护室(家属供图)

赵佩父亲在重症监护室(家属供图)



  厨房内一声巨响 六旬老人被严重烧伤
  

  7月20日晚7点左右,济南市历下区泺河小区市民袁海宁一家正在吃晚饭,期间母亲张保勤到厨房拿鸡蛋。途中闻到厨房有股煤气味,拿着鸡蛋出了厨房门后,老人又折返回去,想打开煤气灶检查一下哪儿漏气了。
  没想到,一声巨响,煤气罐爆炸了。
  袁海宁回忆说,当天他们全家都在家。因为开着空调房门紧闭,厨房跟客厅就形成了两个封闭的空间。事发后,“我第一个冲进现场,发现母亲穿的背心已经炸没了,头发已经烧焦,后背及腰间有两处明火,我赶紧用手把火打灭,然后拨打了120。”
  虽然这次爆炸没有出现明火,但爆燃瞬间产生的高温对60多岁的老人张保勤造成了严重烧伤。
  120赶到后,把张保勤送往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后经医院诊断烧伤面积达60%。在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治疗5天后,7月25日转到济南军区总医院治疗,之后一直在烧伤科重症监护室。袁海宁介绍,现在休克期已经度过,母亲正处在感染期,已于7月28日、8月8日分别进行了两次清创手术。
  袁海宁回忆,母亲第一次双下肢清创手术前还有一个感人的场景:二十余位亲朋好友赶到医院给其母亲捐血。
  7月25日转院后,医生告知,老人28日需要手术,但医院O型血储备量不足。25日晚间,袁海宁在微信朋友圈发出求助文字:“兄弟们,我家老太太上周日晚上因煤气泄漏,全身大面积烧伤,现在平稳期已经度过,马上进入感染期,在感染期需要做手术,因血库O型血告急无法为老太太进行手术,想让大家帮帮忙献血。献血地点济南军区总医院住院部1楼,到了请给我打电话。”
  令袁海宁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他的好友、包括以前足球场内一起玩耍的朋友,一共20多人分批次到医院找到他,主动为老人献血。“一个17岁的小队友也来了,都不足献血年龄,另外有几人因为体检不达标没献成。最后17人献血,筹集到6600毫升血液。”袁海宁对此特别感动:“很多人都是在上班时间特意请假过来的,真的没有想到,大家这么关心我,这么关心我的母亲。”有这些朋友的关爱,靠着朋友们献的血,母亲张保勤7月28日第一次清创手术顺利进行。
  张保勤今年61周岁,以前是下岗职工,2015年得过乳腺癌子宫癌,手术后摘除了子宫。本以为那次“劫难”之后就没事了,没想到上次手术刚刚过去两年,又碰到现在这个事情。
  袁海宁说母亲虽然有医保,但很大一部分是自费药品,并且马上要达到医保报销上限。后期还有植皮手术,后续治疗费用无法预估。袁海宁告诉记者,“现在家里的积蓄已经花空,亲戚朋友已经借遍,前几天把位于泺河小区的房子卖了,过两天过户。即使卖了房子还是无力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如果停药母亲就有生命危险。请求大家帮帮我,救救我的母亲!”
  如果您想献一份爱心,不管是爱心市民还是爱心企业,都可以联系袁海宁,电话、微信号:13706406603。微信名:感恩。


  远嫁山东的村民求助“帮帮我烧伤的父亲”
  

  现居山东淄博周村的村民赵佩昨天下午求助本报称,她父亲烧伤严重,望好心人帮忙。
  赵佩原为安徽省砀山县人,2007年嫁到了山东淄博周村。2017年8月2日下午,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到父亲赵敏身上,父亲在不知道家里煤气泄漏的情况下,打开了自家厨房门。房门摩擦出火花引爆了屋内的高浓度煤气,瞬间,连门带人一起被爆炸声浪顶飞,烧伤面积达70%。赵父目前在徐州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徐州第97医院烧伤科治疗。
  赵佩父亲今年59岁,以前在镇上当大夫,由于身体原因提前退休了。家庭本来就不宽裕,2015年8月份,母亲还查出了细胞淋巴瘤,从2015年至今已经治疗两年时间,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离家最近的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血液科化疗,每次化疗都要花费好几万元钱。为了这个家,父母都在苦苦支撑着。不料今年8月2日父亲又不慎烧伤,使原本就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我们家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家庭,父母也都是老实巴交的人,真的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两个老人,这个时候我们做儿女的才真正领悟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苦痛。”赵佩说。
  赵佩父亲目前已在重症监护室呆了13天,每天的治疗费高达1万多。令人揪心的是,现在有感染的迹象,目前气管切开,每天靠输血浆、输人造蛋白维持,家里钱已经花完了,亲戚能借的都借了。后期治疗还需要高额费用,现在每次换药看到浑身上下没有多少完整皮肤的父亲躺在病床上痛苦呻吟,赵佩的心都要碎了。“我工资不高,在社区干,一个月两千多块钱。母亲父亲双重的压力导致我家的经济实在无法支撑下去,特求助大家帮忙,救治正在被病痛折磨的父亲。谢谢所有好心人。”
  如果您想帮帮赵佩一家,可以联系赵佩,电话、微信号:13964366215。微信名:七点半。

http://www.readmeok.com/readme_ok/index.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