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用最大的勇气呼唤人性

2017-8-5 10:45:05 来源:山东商报

       当代文学中,以抗战为背景的作品很多,如《血梅花》等。近日,《唐山大地震》原著作者张翎又推出新作,这位著名华人女作家的新作《劳燕》 以抗战为背景,再现逼仄苦难的战争环境下人性的千疮百孔。抗战题材文学作品频频问世,此类小说现状如何?作家为何对抗战题材如此感兴趣,而他们想要探讨的终极命题又是什么呢?
  主持人:朱德蒙嘉宾:张翎著名作家王树增著名作家陈晓明文学博士,现任北大中文系主任朱寿桐文学博士,现任澳门大学中文系主任

 

    问题1:为什么作家会对抗战题材感兴趣?

  张翎:我在成为打引号的“职业作家”之前,曾在北美做过17年的听力康复师。这个职业在最早的时候对于我来说是很功利的,最简单直接的目的是,我能够靠它来养我的写作。在我的病人中,除了正常的老年性听力退化病人外,有一群很特殊的人,他们是从战场上下来的退役老兵。在我还是很年轻的见习康复师的时候,我曾见过一战老兵,随着时间推移,我见到的退役老兵年龄也越来越小,他们有二战、越战、阿富汗维和部队、以及中东战场上退役的。
  除了这批病人外,还有从世界上战乱地方投身北美的战争难民。他们给我开了如此大的一扇窗,让我对疼痛、创伤、救赎、治愈这些话题有了全新的思考。
  王树增:写作这一行是非常严酷的。我们看到它的成果的时候,实际上我们才能切身体会到作家在写作过程当中付出的心血。劳苦是一方面,但更多的还是心灵的一种承受,心灵的承受有时候是很痛苦的。人类历史本身就是战争史。自从人类有战争形态以来,战争以各种形态、不同规模、不同性质组成了人类的发展史。战争是一个非常残酷的人类行为,它有巨大的破坏性,但是在它的残酷性和破坏性的同时也塑造了人类文明,推动人类文明不断地往前发展。所以我在很早的时候就说过,我之所以写战争史,实际上我在写人类的心灵史。战争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包括现在,我们的世界还不和平。

  问题2:抗战题材文学作品的发展历史是怎样的?

  王树增:我一直觉得,当代中国文学中,战争文学实际上是非常欠缺的。它有负于我们这个民族所承担的苦难,比如抗日战争,战争带来的苦难是今天中国人无论如何不能想象的。我在写《抗日战争》的时候,许多原始档案所记录的战争苦难,我根本不忍心写到著作中去,因为我们的精神承受不了。战争到了一定程度,是极度的非理性行为。我前两天还在媒体发布会上说,少看一点神剧,神剧最大的害处是把残酷的战争史戏谑化、浪漫化了。
  朱寿桐:从现代文学史开始,一种不那么追求艺术上精致的文学观念多多少少长期地影响了我们作家的创作,特别是后来的革命文学,更是大喊要“粗暴”。但现在,我们的时代已进入到一个大家可以把玩“精致”、欣赏“精致”,欲求“精致”的时候了。
  陈晓明:写战争有各种写法,王树增老师写过《抗日战争》《长征》,都是公认写抗战写的最好的作品,当然他的作品偏向纪实,这是一种写法。此外,虚构文学也是一种写法,虚构小说有写历史、处理战争和灾难的方式,可以开一个很小的口、抓一个点再进入,但是写战争中的人、写人性、写人的心灵、写生命的价值怎么写?这个又是另外一种难度。

  问题3:作家通过作品想要探讨的终极命题是什么?

  张翎:关于抗战,我们已经有了很多虚构和非虚构的优秀作品,但是我觉得还是远远不够的。我自己想关注的是史书上和纪念碑上出现过和记载过的这些名字,除此之外,我还想探讨和深究纪念碑上和史书上没有记载过的名字。我更关心那些不是我们已经知道了的史实,而是我们还不知道的史实。
  在《劳燕》这本书里面,与其说我想探讨战争本身,其实我更想探讨的是灾难带给人性的那些裂变,灾难带给人的那些创伤。这场惨烈的战争,从宏观上来说它是世界的战争,它应该是超越党派、宗教、地域,甚至超越国界的世界性的战争,从微观上来说,它应该是每一个个人的战争。每一个经历过这场战争的人,战争带给他的记忆和创伤是一辈子的,作家想探讨的更多的是这些东西。
  王树增:在战争的大背景下,作家直接把笔触接触到战争当中的人性中,用最大的勇气重建人性光辉,呼唤人性回归。此外,作家写战争不是歌颂战争,战争不值得歌颂,战争是灾难,我们永远不希望我们脚下这块土地发生战争,我们使用所有的力量来制止再发生类似事件。
  陈晓明:作家不仅要写出战争对人的创伤,重要的是在战争中的人性、人的生命是如何重新确立尊严、确立价值的,人性依然是在这么一个痛苦的、这么一个巨大的灾难和创伤中还能够发挥出光辉来,我觉得这种正能量是向正义致敬,我觉得非常了不起。

        问题4:写作战争题材小说,作家的性别会对作品发生影响吗?

  王树增:我认为女性作家写战争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至少我们男性作家比不了。因为女性作家以她的女性视角去观察残酷历史事件的时候,她可能心里流的血会更多、她的疼痛感会更敏感。我觉得这种敏感对于作家来讲无疑是无价之宝,这种敏感性能够提供优美的文字来形成一部优秀的作品。

http://www.readmeok.com/readme_ok/index.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