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2017山东青年美术力量系列展

2017-8-7 14:41:16 来源:山东商报

        ●中国画的源头活水是传统文化,深入把握中国文化的审美理想、精神境界是进行国画创作的前提,也是进行国画创作永恒的精神指引。“贴近中国传统文化,贴近国画艺术文脉,以传统文化为灵魂,以书画艺术为载体。”——张宜
  ●在20世纪之前的大多数时间里,东西方艺术的发展像两条不可相交的平行线,而今天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愿意并开始关注对方的文化传统与艺术发展的现状。在今天这个彼此注视的过程中,“失焦”与“误读”成了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一方面,它成为当今艺术生态的一个分子,另一方面也在“对焦”的过程中孕育着多元化视角下新艺术的萌生。——张淳大宝


 

杨晓刚南渡北归中国画
吴磊花荫中国画
姚榕华 萨迦回响中国画
云门张凝 树先生综合材料
宋述林 众生之五中国画
孙磊 虚村中国画
安又夫老鞋匠中国画
张纯彦 静谧之地中国画
李岩 胜利的时候中国画
沈童 香樟树下夕阳红油画
 
  ●曾游皖南某园,正值花柳争艳之日。
  方入园门,于一片竹翠桃红间,隐隐见远处蓝天映衬下,有连绵数丈如云似玉、凝若积雪之奇观,未知何物,不免心奇。急行数十步,渐有异香自远而近,豁然心明,定是一片玉兰园也。及近,乃知仅为百年玉兰一株也,树冠穹窿,干苍枝虬,繁华若照,玉容兰香,如织游客无不临树称奇。
  是日,偶有清闲,安步漫游,不曾想能得如此“艳遇”!辄取相机,左右记取,只恨未携笔墨也!复前后上下,详观细察,手勾心画,潜识默记一番,半日方去。
  一路欣喜,急步回舍,临案展纸,提笔欲绘,忽有句跃之于心:“新纸开篇有美意,老树著华无丑枝”。
  书画之道,绵延千年,一如老树根深,著新花而清奇!——孙万灵
  ●中国人物绘画如同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在人生历练和智慧积累上已无懈可击,只是仰慕,不可亵玩。但求知和探索的欲望又不允许我们从宏观和整体的角度去审视别人已经精辟解读过的关于中国传统人物绘画的种种,我们只得从细节着眼,从小处落笔,于是在一遍遍的精研和临摹当中,我们发现中国传统人物绘画在以“人性”为主要表现内容和对象的大主题下,塑造出那么多活灵活现、沉内敛的人物形象,竟有那么多始终保持着没有任何表情的冷淡、沉默、平和、宁静。而在遥远的西方,苏格拉底在同画家帕拉西俄斯讨论绘画问题时提出绘画是通过神色和姿势表现人的精神的,他说:“高尚和慷慨、下贱和卑吝,谦虚和聪慧,骄傲和愚蠢也就是一定表现在神色和姿势上,不管人是站着还是活动。”这显然与中国传统人物绘画的现实是背道而驰的,那后者究竟是如何通过平静的无表情状态表达奔涌的内心世界呢?——杨晓刚
  ●其实画画这事,无非就是让一个人慢慢学会怎样合理表达个人心路历程。刚接触岩彩时,总是被材料的属性和使用方法所困惑,因为没见过而心生敬畏。后来画多了,才慢慢地回归到主题,才弄明白绘画创作才是目的,材料仅仅是手段。手段固然重要,但是不管如何,不能忘记了绘画的初衷。不忘初心,砥砺前行。这句话,提得真的很好!——吴磊
  ●这张作品构思之初是为纪念外祖父当年风华正茂时投身抗战的壮举和情怀。在创作的过程中也将这种情感引申转化为对参加那场正义战争的所有中华儿女的崇高纪念和致敬。画面以群体战士出征的背影为整体,其中一张年轻生涩的面孔回望出发的地方,也就是家的所在。这其中也许有儿子对父母的不舍,也许有丈夫对妻子的留恋,但是我想这群平凡的民族英雄更怀有一种坚信抗战一定胜利,期盼重返家乡的坚定信念。——李岩●自己近两年一直以湖石为符号进行创作,偶尔加上一两只孤独的蝴蝶。湖石亘古千年,而毛毛虫一步步蜕变为美丽的蝴蝶,也只剩下短暂的生命,蝴蝶飞来飞走,万木生发凋零,唯有石头默默看白云苍狗、沧海桑田。这种永久与刹那,稳固与轻灵,静守与消散,乃至美丑、强弱、轻重、阴阳、悲喜……种种对比、种种思考,也是自己探索和纠结的写照。——樊磊
  ●作品与传统中国画有一定的距离,这个距离不是说远离了传统,而是说在传统的基础上有了新的气息。从背景来看,把人物曲线和后面的背景相对比,虽然画面上黑白灰的关系画得比较平,但是从形式因素考虑,背景对人物起到了很好的衬托作用,在水平线和垂直线的背景下,把人物的曲线体现出来。另一个构思是在具体的表现上,比如人物的形。主要人物是正面的,次要的是其周围背面或侧面的人物。这几个人物画得也非常用心与主要人物形成了一个对比。人物选的是富有朝气的女青年,从整个形态上也体现了青春的气息。——孟祥军
  ●我敬畏这片神秘、圣洁的土地,尊重并热爱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他们虔诚、良善。他们对生命中的一切坦然接受,那样的自然。他们俯身于大地,祈祷幸福安康。他们的信仰,既不愚昧,也不伟大,自有一种宁静的力量。愿一字排开磕长头的人们带着我的灵魂一起朝圣。——冯超
  ●在大自然里,在山野之间,面对平凡朴素的野花丛草幽然独坐的时候,忘却尘虑,清寂虚空,心与物相融,在心底能听到叶片在空气中微微抖动的声音,能悄然感受宇宙大化的流行,忘掉了自然,忘掉了自我。我想这种精神沉寂而超然于物外的逍遥状态是心灵自由的状态,真正的生命精神就此得到呈现。——韩斌
  ●铁壁中立天地间,对岩仰观思范宽。太行大美真画卷,千秋画师诚敬参。游览于太行山中,千岩万壑之状,云烟变幻之奇,风雨出没之不定,使人不可名状。然而眼前之景又似曾相识,何也?古人山水画佳作中多有表现。荆浩、关仝、范宽、郭熙诸位大师如在眼前,深感古人所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不为虚谈!——吴疆
  ●多年学画对于传统与现实情感表达的种种关联与困惑,淤积在一起,慢慢地发酵,产生了画画到底是为什么,该怎样画的想法。越来越觉得,需要以一个自己的视角和语言形式,把对外界事物的认识和感受真实地呈现出来。影子滤掉颜色和细节,留下的是微茫的触动。这个载体符合当时的内心需要。而且,它天然的跟中国画的精神相通,中国画讲虚空,万象皆从虚空中来,向虚空中去。契合我对中国画的理解。所以就此开始了这批有关影子的创作。——于磊
  ●如果想感受生命最初的样子,去拂晓的城市街头走走,白日留在街道墙壁间的声音合着回忆在心里扩散开来。就像白天河流的水声流过了耳朵,到了夜里那声响便流进了心里。那水的边际连着天,在天与水混沌的边界里,今夕何夕,时光荏苒。——王金丰
  ●我没有有意选择或者坚持某种绘画感觉,一切都是出自内心,顺其自然。向内心探求深沉平和的情愫,力求自然地将作品的技艺美和意境美合而为一。内容上从历史风貌中融合现实元素,注重细节刻画,朴素用色。通过对当代的山川、丘陵和峡谷等现实物象的描绘,追求宋代绘画的气韵,使画面散发出朴实和静谧之美。——王栋
  ●在历史的长河里,现世微不足道,这微不足道是一种足够的安全感,于是提笔画去,又有何可虑?——云门张凝
  ●你是否也在黑夜里,跋山涉水寻找心灵深处的一丝光明?——付海燕
http://www.readmeok.com/readme_ok/index.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