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i世代的危"机"

2017-9-10 9:32:14 来源:山东商报

        “i世代”(iGen)这一代人出生于1995至2012年期间,伴随着智能手机长大,在上高中前已拥有Instagram账户,完全不记得互联网出现前的日子。相比外出参加派对,新世纪出生的一代更习惯网上娱乐,在身体上他们比之前任何年代的青少年更安全,然而这种日趋数字化的生活方式却伴随着严重的心理健康危机。

  行为状态的巨大转变

  更多时候,得州休斯敦的13岁女孩阿西娜通过电话和朋友们交流。他们常使用Snapchat,这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允许用户发送阅后即焚照片和视频。他们还喜欢用屏幕快照将对方的尴尬样子拍下来。阿西娜告诉我,整个暑假,她大部分时间都独自待在自己房间里玩手机。她说,他们这一代人都这样。“我们别无选择,我们没尝试过没有iPad或iPhone的生活。我想,相比真人,我们更喜欢我们的手机。”
  过去25年,我一直在研究代沟问题,开始这个课题时我还只是一名22岁的心理学博士生。通常,一代人的特征逐渐显现,形成连贯趋势。某种信仰和行为一旦出现,将持续下去。
  大约在2012年,我发现青少年的行为和情绪状态出现巨大转变。趋势曲线上轻微的坡度突然变成陡峭的高山和悬崖,千禧一代的很多明显特征开始消失。在我分析过的世代数据(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中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最初,我以为这只是短暂性的特例,然而这一趋势却持续多年。一系列的全国调查都呈现出同样趋势。这种变化不仅是程度上的,连性质也发生改变。千禧一代和他们的先辈的最大区别在于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今天的青少年与千禧一代的差异不仅是世界观,还在于他们的行为和使用时间的方式。他们的日常经历和那些仅比他们早几年成年的一代相比截然不同。

  i世代心理上更脆弱


  在翻阅大量的青少年行为态度年度调查表后,和阿西娜这一代人接触交谈越多,我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智能手机和同时出现的社交媒体对他们这一代产生了多么深远的影响。2007年iPhone刚问世时,i世代最年长的成员刚上中学。2010年,当iPad出现时,他们已上高中。2017年对5000多名美国青少年的民调显示,在他们中间智能手机拥有率达到四分之三。
  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问世后不久就引起了关于“屏幕时间”有害影响的激烈讨论,但当时没人能预见这些装置的影响远不止于注意力。从社交互动方式到心理健康,智能手机几乎改变了青少年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些变化波及美国的每个角落、各种类型的家庭和每一个青少年。
  在心理上,他们远比千禧一代脆弱:自2011年以来,青少年抑郁症和自杀率剧烈攀升。不夸张地说,i世代正陷入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危机,这一切都可追溯回他们的手机。

  非典型行为

  今天的青少年很少在没父母陪伴的情况下独自外出。2015年高三学生外出的频率还比不上2009年的初二学生。
  今天的青少年似乎对于恋爱也不怎么感兴趣。我们那一代人认为恋爱的初级阶段是“产生好感”,而现在的孩子称这个阶段为“交谈”。对于相比实际对话更喜欢发短信的这一代人,这个词语的选择不无讽刺意味。“交谈”的结果可能是真正的约会。但2015年,只有56%的高中高年级生有过约会经历;对于婴儿潮一代和X世代,到高中结束时已有85%的人有过约会经历。同时,i世代似乎对性也缺乏兴趣。自1991年以来,性活跃的青少年的比例减少了近40%。i世代平均到高二才开始尝试性行为,比X世代晚一年。在很多人看来,这是近年来少见的良性趋势:2016年,未成年人早孕比例创造历史新低,比1991年现代高峰时期减少了67%。
  甚至在美国文化中被描绘成青少年自由象征的汽车驾驶同样失去了曾有过的吸引力。不少青少年都是在父母敦促后才不情愿地去考驾照的,对于之前任何一代年轻人这都是无法想象的现象。

  幡然醒悟

  智能手机对青少年的影响可能一直持续到他们成年后。抑郁症状复发的几率高达50%。青少年时期是培养社交技巧的关键时期;随着青少年和同龄人面对面相处的时间减少,他们可能失去宝贵的社交技巧锻炼机会。在未来十年,我们可能看到更多成年人知道对应某个社交场合正确的表情符号,却无法做出正确的面部表情。
  一些青少年已意识到智能手机对他们的影响。阿西娜告诉我,当和朋友共处时,她发现他们很多时候只顾盯着手机屏幕,却忽略身边的她。“当我说话时,他们很多时候都懒得抬头看着我的脸,依然盯着他们的手机或苹果手表。这让我觉得很难受。我知道我的父母那一辈人不会这样做。我要说的话也许非常重要,但他们却充耳不闻。” 宁宇

http://www.readmeok.com/readme_ok/index.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