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复位”人生

2017-9-11 10:05:29 来源:山东商报
       济南历城区男孩杨家研今年8岁了,在刚刚过去的开学季,他和无数学生一样步入校园,只不过,他要和升入二年级曾经的伙伴们暂时道别,自己走进一年级新生的教室。

 

身体恢复了也长胖了,只要出门玩小家研就开心

 

  谁也不曾想到,一年半之前,这个咧嘴笑就露出雪白门牙的小男孩会和“济南撞童弃童案”扯上关系;也难以想象他是在亲人的呼唤下,历经42天才又叫了声“妈”。

  去年3月车祸后,小家研就再没进过校园,抓紧治好病去上学成了小家伙最大的诉求。昨天是教师节,他终于可以好好说一声“老师好”,也终于真正开启了新的生活。文/图记者于娜

 

  “迟到”的一年级新生

  

  一拖再拖,今年9月1日新学期开始,杨家研走进了校园。短袖短裤,背上书包,小家伙回头冲妈妈笑,挥手说再见,和同学们汇合后他也变成了灵动的“小不点”,往学校走着的脚步也格外轻快起来。“从知道开学要上学他就特别开心,我觉得是他最大的愿望实现了。”李华的眼神跟着儿子,嘴角挂上了笑。

  “什么时候回家,什么时候上学?”这是过去一年多李华听儿子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每听一次,心里像被针又扎一次,疼。如今,儿子要上学了,李华说心里满是“苦尽甘来”的辛酸。

  车祸后,昏迷许久的小家研被从“鬼门关”拽回来,腿和肩胛骨骨折,行动成了问题,最让人担心的是大脑受伤导致的“后遗症”,反应慢、说话费劲。“前后做了几次手术,一直在恢复,当年6月份才出了院,要定期复查。”去年9月1日开学的日子,李华本来打算让小家研回学校上学,但孩子病情还是不允许,家里又商量了下推到10月份。“学校对孩子特别照顾,只要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回去。”但是除了反应、说话慢,当时小家研的腿还是没有恢复,“走路不行,10月也上不了学。”于是,又一个学期被拖了过去,因为受伤严重,小家研需要花更多精力去恢复,上学也遥遥无期。

  “9月1号就可以去上学了!”8月初,李华忍不住在朋友圈发布“喜讯”,休学整整一年半,小学生杨家研终于回归校园,虽然“迟到”的时间有些久,但好在没有缺席。去年儿童节,已经可以坐立在病床上的小家研通过视频见到了自己的同学和老师,“虽然一开始大脑反应很慢,话也几乎说不利索,但他能认出自己的同桌,也能叫出老师的名字。”

 

  仿佛只是一场噩梦

  

  时间回到一年半以前,3月的一天,李华像往常一样在加油站上夜班。临近12点,这个位于济南东部城乡接合位置的加油站迎来了一天中生意最少的时刻。突然间黑夜中跑过来一个人,原来是自己的邻居,李华被告知孩子出事了,邻居是专门过来让她赶紧去医院的。李华当时愣在原地,两腿瘫软,大脑空白,半天一动不动,是被人架着才上了车。“平时的日子过的很平淡,就像平静湖面突然大力投入了一颗石子,平静瞬间打破。”

  去医院的路上,李华的心里七上八下,又在强装镇定,希望孩子没啥事,是自己多虑了。纠结当中,李华转念一想,没啥事孩子父亲怎么会这么着急,又为何不打电话报个平安呢?很快她又把自己推翻,料定情况严重。见到家研的爸爸和爷爷时,小家研正在抢救,只听说是被车撞了,俩老爷们儿已经哭成了泪人。她这才不得不相信被送进医院的就是那个早上还跟自己说再见的一年级小学生,是三个小时前电话里跟自己汇报,说作业完成让她放心的儿子。

  最揪心的是儿子生死未卜的那段时间。颅脑损伤导致的昏迷与腿、肩、盆骨等外伤相比让人更加担心。慢慢地,小家研成了重症监护室里待的时间很长的病人。李华开始有些偏执,一心认定孩子会一天天好转,先是睁开眼,然后会说话,能活动,很快又重新活蹦乱跳起来。那段时间,假如家人说出孩子治好了也会有后遗症之类不吉利的话,一定会迎来她恶狠狠的眼神。每天下午短短一个小时的探视时间,李华给儿子按摩、跟他说话,可能上天真的被感动了,两周后小家研醒了过来,一个多月后的一天,他开口说话并叫了一声“妈妈”,这对李华来说,堪称天籁。

  此后小家研经历了多次手术,虽然恢复期极其漫长,但和儿子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感动,“就连他的任性对我来说都是幸福。”看着能下地、会看书学习偶尔也任性的儿子,李华宁愿全家只是经历了一场噩梦,现在终于到了梦醒的时候。

 

     他还是个孩子啊

  

  一个8岁的孩子,还带着很多未谙世事的天真,喜欢的也是这个年龄该喜欢的东西,比如8元一个的奇趣蛋,比如好喝的酸奶,再比如放不下的动画片和手机游戏。

  生病的这段日子,李华寸步不离地陪在孩子左右,所有的小愿望她都尽力为儿子实现。李华的娘家在南部山区,自己嫁到历城区曹家馆,父母见外孙的机会很少,对他也格外疼爱。出事后,怕他们担心身体受不了李华就没让见面。“一开始是想姥姥姥爷,后来孩子终于醒了他们来医院看了家研。”这种见面方式李华他们谁都不愿意看到,于是儿子出了院,李华第一时间带他回了南山老家。“见到姥姥姥爷还有家里的孩子,别提多开心了,当时我就想,他还是个孩子啊。”

  去年6月1日,小家研的生日恰好撞上了儿童节,李华买了个大蛋糕,全家人都围在一起为儿子庆祝,李华还不忘拿起手机拍照留念。镜头里的小家研戴着生日帽,双手比着胜利的手势,胖乎乎的小脸上眼睛挤成了两条缝。李华说,以后每个生日,都是他重生的纪念。

  在家“玩”了一年多,小家研需要接触外面的世界,而不是整天生活在爸妈的诚惶诚恐里。前两天,小家研跟爸妈去了趟海边,海浪涌上礁石,拍打在他的腿上,每来一波浪花,小家研就站不稳往后退,或者跑到爸爸身边拽住老爸的衣袖,这是他一年多以来最开心的时刻。

 

  成长的代价

  

  直到现在,小家研的意识里还以为自己只是生了一场大病,只知道因为这他耽误了学习,于是为了赶快上学他努力让自己恢复,也努力不让爸妈担心。“有一次我以为他睡着了,摸着他的头偷偷掉眼泪,他后来睁开眼睛,很努力挤出了‘妈妈别哭’几个字。孩子这么懂事了……”李华说,那一刻,她觉得孩子长大了。

  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安琪,如今背上了肇事逃逸者的罪名,她和她的家人还为此付出了巨额赔偿金。其实,她也是个才20出头的姑娘。当站在法庭被告席上接受讯问和审判时,她追悔莫及,始终沉默。或许她自己也已意识到,这次成长的代价,真的太大了。

  “后悔死了,呜呜呜呜……”2016年3月24日上午,在历城交警大队济钢中队讯问室里,安琪哭得稀里哗啦。就在6天前的深夜,她和几个酒足饭饱的朋友一起走出KTV,还没出实习期的她开上了朋友的黑色SUV,一路向西往几公里外的宾馆狂奔。到102省道曹家馆附近,撞飞了过路的小家研。毕竟还只是个大学毕业生,安琪慌了神,全凭车上同伙给她支招:把孩子扔了,赶紧走!

  将孩子奶奶支开后,车主张长伟抱起已不省人事的小家研,将其扔到了路边绿化带旁,车上几个人随后四散逃离。让人震惊的是,第二天肇事四人去了游乐场,自欺欺人地当一切从没发生。直到几天后警察找到家里,他们才意识到自己闯下了躲不过去的大祸。

  2016年12月30日,在这一年即将画上句号的时候,安琪和他的“朋友”等来了最终的宣判。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安琪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以窝藏罪判处张长伟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然而他们承受的更多的是大众的关注和舆论的谴责,为获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两人共赔偿78万余元。这对年轻的他们来说,是过于惨痛的代价。

 

  生活,还要继续

  

  这一年半,失而复得的儿子长大了许多,李华又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为了方便接儿子放学,特意申请了长白班,家里的手机店要拆迁了,老公暂时成了全职奶爸,小区楼下刚绿化的地方又被推平,家周围都是旧城改造的痕迹。

  李华给自己起的网名叫“简单的幸福”,这个坚韧的年轻母亲,曾不止一次表达只要孩子健康快乐的朴素愿望,然而,这意味着她要承担和忍受更多。不过,对她来说,唯一的心肝宝贝儿创造“奇迹”,苏醒、生还、恢复到现在再次走进校园,这漫长的等待和努力已经变得很值得。

  如果可以,李华多么希望那“几个人”从来不曾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儿子和同龄孩子一样,如今已是二年级小学生,会在自己怀里撒娇,会和同学朋友打闹;自己和丈夫在外打工靠勤劳发家致富;公婆身体健康,享受子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可是,时间过去,并没有如果……早秋微凉的风和依旧耀眼的暖阳时刻提醒着,经历“复位”后的人生,生活,还要继续。

http://www.readmeok.com/readme_ok/index.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