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专家眼里的传统文化的延续与再生

2017-9-28 14:33:27 来源:山东商报
 

  在中国,再没有其他学说像儒学一样,经历了如此反复的跌宕和漫长的拷问;也再没有如儒学一样,在不断地被检讨和诠释后,依旧能存于中华民族的记忆里,更成为传统文化的核心部分,永不过时。近日,作为一场传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促进中外学术交流的世界儒学大会在曲阜成功举办,中外学者再次把目光投向曾被误读、误解的儒家文化,同时也让大众再次感受到中华文化与儒学的魅力。就此,记者采访了与会嘉宾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马来平。 记者寇建伟实习生怀晓



  儒学与科学的碰撞



  记者:这次世界儒学大会规模空前。
  马来平:今年世界儒学大会已经是第八届了,与前七届由孔子研究院承办不同,第八届由山东大学承办。因为山东大学在2010年成立了儒学高等研究院,是全国最大的儒学研究机构。今年儒学大会规模空前,有来自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六百余名专家学者以“儒家思想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主题,探讨儒家伦理与人类的共同价值、儒家思想与个体价值、礼乐文明和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现代路径等议题,同时观照当前社会,设立少儿读经利弊、儒学与乡村建设、儒家思想与中医药学等专题论坛。我在大会上演讲的题目是‘儒学与科学:西医东渐史的主线’。”
  记者:在您看来,西医东渐跟儒学有什么关系?
  马来平:西医东渐应该是传教士到达澳门以后就开始了,那时候是16世纪。西医传进来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崛起,对中医的冲击特别巨大。中医数千年来在中国就一家独大,结果慢慢蜕化为西医的附庸。不仅如此,还几度发生生存危机,废止中医的呼声,几起几落;还有主张保护中医的,主张中医应该科学化,要用科学的观点和方法来研究、补充和发展中医。另一种就是中医不能和科学搭边,要独立发展,认为中医的发展基础就是几部经典,比如《内经》《伤寒论》等,回到经典就行。
  西医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之上; 中医的医理就是儒学,它完全建立在阴阳五行学说和元气说基础上;除此还有儒家的“天人合一”世界观、儒家的纲常伦理原则等等,如果没有这个,中医就没灵魂了。所以中西医关系的实质就是儒学和科学的关系,西医东渐中各种医学思潮斗争的焦点也是儒学与科学。
  记者:您觉得儒学和科学的关系又是怎样的?
  马来平:儒学和科学的关系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儒学对科学的作用,另一个是科学对儒学的作用。科学在传播的时候,它会受到儒家文化的作用,这个作用是选择性的,具体表现为排斥和欢迎。比如说西医接生,男医生都可以,可是你要按照儒学肯定不行,这就是儒学文化观念起作用了。另外,西医在老百姓中间也被“妖魔化”,它本质上就是以儒学为主体的中国文化对西医的身体观、疾病观、生理观的排斥。这谈不上对错,只能说是积极还是消极作用。这些例子就是消极作用。从整体看,儒学对西医是持欢迎态度的,自明末至民初,尽管有文化冲突,但不同时期的主政者对西医都很支持。康熙对西医也是比较开放的态度。他得了疟疾、心悸病,都是传教士用西药治愈,因此对西医很信任。这就是积极作用。
  记者:那科学对儒学的作用呢?
  马来平:这个影响也是比较突出的。儒学在西医发展三四百年过程中,发生很多流派变化。一开始宋明理学占上风,明末清初出现实学,之后是乾嘉考据学,清末民初是今文经学,到当代就是新儒家等。每一次变化,科学都起到了作用。像实学,明清时期国家内外交困,就开始提倡实用、实效,这一点和西方自然科学非常吻合,二者迅速形成良性互动。乾嘉学派主张回到原点,通过文字考证,把儒家经典义理搞清楚,在考证的过程中就用了西方科学,比方说,用地理学、年代学还有天文学来辅助考证。新儒家觉得儒学是中国的血脉不能断,要保护。怎么保护,就是考虑怎么和现代化接榫,现代化的核心就是民主与科学,必须解决儒学和科学关系这个问题。
  记者:为什么要关注这个话题?它的现实意义在哪里?
  马来平:医学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领域,其他中国古代科学领域西化倾向严重,这个领域虽然西方医学占据主导,但中医学还是整建制地保留下来。那么在西方科学传进来后,中医经历了什么变化,为什么,又说明了什么,它的发展方向是什么,这是很值得深究的。



  从跌落神坛到文化核心



  记者:在历史上,儒学历经了反复的拷问。
  马来平:儒学一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但是它的表现形式会随着时代的不同而发生改变。五四之前,它是一种意识形态,对劳动人民有束缚,有一定的消极作用。积极作用是净化社会道德,延续中华文明和中国文化。五四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儒学都受到全面批判,从意识形态的神坛跌落下来。但自始至终,儒学仍然具有相当的活力,它一直存在于中华民族的基因里,也永远是传统文化的核心部分,它具有渗透一切的普适意义。
  记者:现在大众对儒学的认识处于什么状态?
  马来平:中国因为历史原因,基本上截止到目前我们从大众到知识界,大部分人的认知还停留在文革期间。比如谈到儒学和科学的关系,很多人会说没关系,要不就说儒学是落后的。五四运动全面否定了以后,到文革时期就更彻底。最近开始提倡传统文化,但这只是政府的行为,在老百姓中间对儒学根深蒂固的成见还存在。我发现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必须解决,强加到儒学上的负面作用必须要去掉,不然弘扬传统文化没道理。

  儒学也要面向大众观照现实

  记者: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出现很多密集地对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学的推广和普及活动,比如少儿读经,但同时也引起了社会广泛争论。有的说是文化传承,有的说商业味太浓。您是如何看?
  马来平:我的看法是这样,四书五经是儒学的根。中国文化有个特殊的现象,所有的文化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四书五经转,像《论语》字数不多,但是历代解释《论语》的著作很多。古代学者一般不脱离经典著书立说,只要学问做到一定程度了,就去注释经典,围绕四书五经阐发他们的思想。后来四书也成为经,有十三经。经有个特点,很多经文字并不长,不连贯,有些是故事,给人们解释留下巨大空间。所以说这个经非常重要,要真想提高文化素养,就要熟悉这些经典,最好的方法是背诵,这是理解经的必要的途径。经典就像古诗一样,背得多了,慢慢的自己就琢磨透了。而且少儿记忆力好,让他背四书五经,将来必定是他的宝贵财富。
  记者:乡村儒学也是一种普及方式?但也有争议?
  马来平:一个观点是,现在农村精壮劳力都出来了,剩下老弱病残。普及儒学普及给谁呢?另一个观点是你别管给谁普及,只要普及了肯定会有作用,得让儒学生根。但是搞乡村儒学,什么人去讲挺重要的。
  记者:您觉得现在儒学的解读发展还存在什么问题吗?在哪些方面还需要加强?
  马来平:我觉得现在在儒学研究方面还存在一些泡沫现象,就是不扎实。就像世界儒学大会耗资巨大,不应该让它仅仅成为一种象征,应该让它发挥更大的作用,不能说会开完了就完了。很多人都是从国外飞过来讲十分钟走了,我觉得这样有点问题,必须要有一个研究成果的消化和传播。
  记者:儒学现在是不是还是面临一个小众的问题?
  马来平:目前来说也还是受局限的,很多人还是有成见的。应该让儒学走向大众,而大众化的具体方法就是让儒学和现实联系起来。但社会普及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得形成一个气氛以后逐渐让它动起来,要有“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是一个过程。

http://www.readmeok.com/readme_ok/index.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