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李白:缩地术与乾坤挪移大法

2017-9-28 14:34:35 来源:山东商报
 
       晚唐皮日休有《七爱诗》,其中一爱是爱李翰林,爱他的“口吐天上文,迹作人间客”,爱他的“五岳为辞锋,四溟作胸臆”,这赞词还真的不夸张,下面这首《峨眉山月歌》可以为证: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古人赞此诗不绝口。王世懋《艺圃撷金》说:“太白《峨眉山月歌》,四句入地名者五,然古今目为绝唱,殊不厌重。”王世贞《艺苑卮言》说:“二十八字中有峨眉山、平羌江、清溪、三峡、渝州,使后人为之,不胜痕迹矣。益见此老炉锤之妙。”
  你想想看,给你五个地名,占去十二字,让你填进一首二十八字的诗里,既要配合,又要圆活,难度之高,恐怕神仙也难下手吧?然而,李白,真天人也,他神不知鬼不觉,翻手云覆手雨,运洪荒之力,而一气流走,裁成这样一首月光流水般轻盈透明的小诗,而不显一点儿牵强,不着一丝儿痕迹。《庄子·大宗师》云:“夫藏舟于壑,藏山于泽,谓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趋,昧者不知也。”《庄子·逍遥游》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读李白的诗常常让我想起庄子的这两段话。李白就是这样的“夜半有力者”,其天分之高,积学之厚,能使他举重若轻,将大山从大泽中背了就走,将大舟从大壑里驮了就跑,从峨眉山转眼到了青衣江(平羌江),从清溪驿(犍为县)瞬间过了朝天门(重庆市),你还没有回过神来,他已从巴峡穿巫峡了!
  读李白的诗,我又不时联想到东汉的方士费长房,“有神术,能缩地脉,千里存在,目前宛然,放之复舒如旧也。”李白的一大神通,便是“常时爱缩山川去,有夜自携星月来”(方干《赠天台叶尊师》)他爱玩这种乾坤大挪移的把戏,而且玩得出神入化。比如他的乐府旧题诗《关山月》: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如果说《峨眉山月歌》只从四川写到重庆加上一点湖北,那么这首《关山月》所涉及的地域,就广阔不止十倍了:天山横亘于新疆,玉门关雄峙在甘肃,汉高祖被围的白登道在山西大同,然后又回转到青海——尺幅千里已不足以形容这一挥而就的万里边塞图了。胡应麟《诗薮》内编卷六评此诗“浑雄之中,多少闲雅”,意思就是李白虽然画一幅大画,却气定神闲。堪比李白的是杜甫,杜诗中也常用这个“缩地法”:“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扶桑西枝对断石,弱水东影随长流。”可是相形之下,文气偏紧,笔迹太露,因为那是律诗对仗的造作,终不及李白的自然而然而且不知其所以然。《峨眉山月歌》大约是李白早年所作,他晚年也写过一首同题诗,《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不妨引录在此,让我们看看他的笔触怎样在偌大空间里随意点窜,巴、蜀、秦、楚、吴、越……
  我在巴东三峡时,西看明月忆峨眉。月出峨眉照沧海,与人万里长相随。黄鹤楼前月华白,此中忽见峨眉客。峨眉山月还送君,风吹西到长安陌。长安大道横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黄金师子乘高座,白玉麈尾谈重玄。我似浮云滞吴越,君逢圣主游丹阙。一振高名满帝都,归时还弄峨眉月。据公号“新京报书评周刊”
http://www.readmeok.com/readme_ok/index.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