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网络文学为何频现抄袭

2017-9-30 7:41:27 来源:山东商报

        盗版和抄袭是困扰网络文学发展的两大顽疾。相比较而言,抄袭的治理难度更大。在缺乏创作规范、创作压力巨大而商业前景日益被各界看好的网络文学界,抄袭事件的频繁出现越来越引起各方的重视。

  “连错别字也一起抄”

  从8月初起,知名网络作家匪我思存连续在微博上发声,指另一位网络作家的《甄嬛传》《如懿传》涉嫌抄袭《冷月如霜》等自己的作品。匪我思存称,后者不但抄袭故事梗概,连自己书中的错别字也一并抄了过去。当年她引用了一首古诗,但记错了,而同样的错误出现在其书中。匪我思存发表长文表示自己的诉求不是“钱”,而是“两件事情,一是抄袭者公开赔礼道歉,二是删掉抄袭内容。”该事件迅速成为网络热点,参与转发、评论、点赞的网友超过30万。
  近年来,网络小说成了抄袭的“重灾区”。《花千骨》《锦绣未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等改编成热门电视剧的原著都曾被曝涉嫌抄袭。匪我思存表示:“抄袭这种事,一般发现之后都是默默地忍了,因为现行的状态是维权成本非常高,而侵权者付出的代价微乎其微……舆论对受害者也不利,站出来维权反倒要面对舆论压力。这次在微博揭破此事,有好几个诱因。主要还是因为忍无可忍。”《甄嬛传》最初在晋江文学城上连载时就曾被网友发现涉嫌抄袭。晋江网总裁黄艳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当时判定《甄嬛传》的作者直接使用了别人的好词好句,但不足以影响整个作品的故事构架,算是轻微的抄袭。”最终晋江管理层做出让作者“修改雷同之处,向被抄袭者道歉”的决定。
  黄艳明回忆说,当时作者认为自己很冤枉,很委屈。“她说,我40万字的作品,你们找来找去也只找出2000字而已,然后就说我是抄袭。我不服。我不承认这是抄袭,我只是借用了别人的一些词句。”在拒绝接受修改并道歉的要求后,作者离开了晋江文学网,在自己的博客上连载完结了《甄嬛传》。

  从“摘抄好词好句”到“洗稿”“融梗”


  晋江网是业内公认的打击抄袭最严厉的网站。在这些年处理抄袭者时,黄艳明发现,很多人感到自己非常冤枉。“他们说,从小老师就要求我们准备一个本子,遇见好词好句就要抄下来,以后写作文的时候用。怎么现在我用了几句别人的好词好句就成了抄袭呢?有这种想法的作者不是一个两个,是很多人。”黄艳明认为,缺乏规范的写作教育是导致抄袭事件频发的重要原因。
  借用好词好句容易判断,而抄袭别人的情节脉络就很难判断是否属于抄袭了。对于这种做法,网文界有专门的术语,称之为“洗稿”或“融梗”。匪我思存说,“最近几年问题更严重,有网站公然号召新作者抄袭我们老作者旧作品起承转合的节奏和大纲,就是抄袭骨骼,改变小说背景和细节重新添肉,业内称为洗稿。”
  所谓“融梗”,是指抄袭别人的故事桥段、情节模式。比较高明的作者会把“梗”化用在自己的作品里。这就给抄袭的认定带来了挑战。黄艳明认为,单一的一个梗或者说一个桥段不算抄袭,“有的梗不是谁写出来就被谁垄断,比如‘跳崖遇高人’‘身负血海深仇的女子爱上了仇人’,这样的梗,不能说你写出来,别人就不能再写了,这样的情节模式一旦写出来就进入了世界文明的共同财富之中,别人也可以用。”黄艳明说。“但是,整个剧情的抄袭与单一的一个梗的雷同是不一样的。”黄艳明强调,“如果你的整个剧情脉络使用的都是别人的剧情脉络,这样的情况我们认为是抄袭。如果你只是化用了别人的桥段,但剧情脉络是自己原创的,我们一般不认为这是抄袭。”

  “写作神器”来了


  “洗稿”也罢、“融梗”也罢,在高科技面前统统相形见绌。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有的作者已经借助科技手段,使用写作软件自动生成小说了。而由此带来的问题已不是抄袭所能涵盖的了。
  2016年,电视剧《锦绣未央》热播,一些网友发现其原著小说涉嫌抄袭,据新浪微博“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所整理的数据,《锦绣未央》涉嫌抄袭的书目达219部,数量之多,使人怀疑作者是使用了写作软件。
  数月前,晋江文学网接到网友举报,与晋江网签约的一位知名网络小说作者涉嫌抄袭。经晋江网调查,认定该作者大量使用了写作软件的素材,许多内容来自知名作家作品的片段。这是晋江网第一次发现签约作者使用写作软件。黄艳明说:“这个作者是我们一直非常欣赏的,这件事也令我们大吃一惊,很受打击。他抄得太多,已经达到了杀ID的标准,只能封掉他的ID。”“我觉得,相比于传统意义上的抄袭,写作软件对网络文学的冲击更大。”黄艳明说,“如果大家都认为用软件写作不算什么,那么未来的局面就很难看了。大家比的就不再是创作能力了,而是软件的智能程度。将来人工智能越来越强大,读者需要什么样的文章,软件就自动写一篇,那么就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说写作软件写出来的作品是否具有著作权?如何定义抄袭?”
  中南大学文学院网络文学研究院首席教授欧阳友权认为,“在讲故事(如小说、剧本)、古典诗词、朦胧诗写作领域,自动写作软件大有可为。从总体上看,尽管文学创作不是作家的特权,但作家仍占据文学创作的绝对优势,写作软件暂时代替不了文学的人脑。”

  打一场反抄袭的“人民战争”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统计,截至2016年底,国内40家主要网络文学网站作品总量1454.8万种,当年新增作品即达175万部。要想在如此之多的作品中发现抄袭,无异于大海捞针。实际上,目前发现的抄袭线索主要来自于读者。读者是监督网络文学抄袭最强大的力量。
  欧阳友权说,网络读者众多,亿万读者的“火眼金睛”会让抄袭作品无处遁身,网络的交互性也容易把抄袭的情节、细节、故事框架乃至语言表达方式等等暴露在“阳光”之下。
  文学网站也加强了反抄袭的力度。目前在作品上线之前一般都要做人工审核和机器查重。但正如欧阳友权所指出的,网络抄袭的根本原因在人,在创作者,在写作主体的能力不逮和功利心态。他说:“文化资本的逐利性、商业力量的诱惑力、读者市场的激烈竞争都是抄袭事件的直接推手,但它们背后还是人的价值观在起支配作用。如果一个网络作家能严于自律,经得住诱惑,少一点急功近利、多一些社会责任,少一点商业心态、多一点艺术追求,任何商业环境和技术语境都很难使自己走进抄袭的陷阱。” 张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