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檀香刑》,一次与声音有关的探索

2018-1-11 14:29:32 来源:山东商报

       《檀香刑》是莫言一部极具话题性的作品,其中一个传说就是,2003年曾以全票入围第六届茅盾文学奖,最终却没有获奖,其谜底至今没有揭开。


  莫言本人这样形容它:这是一部与声音有关的作品。


  2017年,《檀香刑》从小说走向舞台,且以歌剧的形式,最终成为一部可以用耳朵聆听的作品。

 


  在演出前,莫言赋诗一首以纪念:一曲高歌动九霄,檀香郁勃气缭绕。兴叹今朝山河好,谁知当年泪如潮。


  新年伊始,在第三届中国歌剧节上,《檀香刑》 作为入选的15部原创歌剧之一进行了演出。


  “华丽、浓烈、悲壮、精彩,入眼入心入骨”,有评家如此评价。


  纵被冠以各种极致赞美,编剧之一、作曲、山东艺术学院音乐学院教授李云涛依旧冷静,“十年磨一戏,这部歌剧才六年,还早着呢。”记者寇建伟实习生许倩



  与莫言合作改编《檀香刑》



  李云涛至今回想起2011年春节初见莫言提出想把《檀香刑》改编成歌剧,莫言丝毫没有犹豫说好啊你随便改的情景,他依旧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可能当时莫言也没有想到我真的会去做。”李云涛说。


  当年10月,高密红高粱文化节上,李云涛再遇莫言,彼时莫言的小说《蛙》刚获得茅盾文学奖,李云涛拿出歌剧第一版大纲,那是一个有些先锋实验性质的小剧场版歌剧,只有眉娘和她的三个爹四个人物,对这一版李云涛其实并不满意。


  莫言看后也说,《檀香刑》 更适合做大型舞台剧,随后写了对剧的设想。李云涛据此又进行加工,最终有了这个歌剧的雏形。“莫言是很包容的,对他的作品,没有给我设置任何禁忌。不只是《檀香刑》,包括之前很多被改编的作品,他都会让对方放手去做。这给了我很大的空间。”李云涛回忆。


  李云涛要做的,就是从这个40余万字的大起大落、大悲大喜的故事里找出最适合于歌剧舞台形式的素材。


  之后,李云涛按照自己的逻辑以及歌剧的特殊要求,为每幕剧按排人物出场顺序、情节与唱段。


  2012年,在莫言得“诺奖”前的那个夏天,李云涛回高密,再次见到莫言,拿出写好的唱段,莫言又进行了细节的修改,两人在一起反复推敲词的风格、内容结构以及舞台上的表现力。


  同年底,莫言获“诺奖”,李云涛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莫言,趁这个功夫,他继续编写剧本,写唱段。到2013年底,基本唱段已完成。


  接下来的几年,李云涛和莫言依旧互动频频,6年的时间里,“大大小小的修改有20余次。”


  甚至在2017年开始山东省的巡演后,李云涛对莫言提出根据现场表现,需要将重要唱段唱词进行调整,于是就有了眉娘的那段《相思曲》:“鸟儿啊鸟儿,你赶紧飞行,你已经载不动我的相思我的情。我的相思我的情,好似那一树繁花散发着芬馨。一朵花就是我的一句情话,一树繁花就是我的千言万语……”并增加了《眉娘的心已被撕开》一个新的唱段。



  当歌剧遇到茂腔



  歌剧,西方舞台剧的经典,高贵华丽荡气回肠;茂腔,流行于高密一带的古老剧种,质朴野性悲情高亢。当歌剧遇到茂腔,会有怎样的回响?《檀香刑》小说以1900年慈禧仓皇出逃、德国人在山东修建胶济铁路为历史背景,讲述了发生在“高密东北乡”的一场兵荒马乱的运动,一桩骇人听闻的酷刑。


  歌剧版《檀香刑》相比原著在人物设定上进行了改编。近100分钟的表演以女主人公孙眉娘为主线,在眉娘与亲爹、干爹、公爹之间的恩怨生死之间展开。在角色方面,只选取了孙眉娘、亲爹孙丙、公爹赵甲、干爹钱丁、丈夫小甲、钱夫人、叫花子小山子等七人,在四幕剧和序幕、尾声的串联中展开故事。


  鉴于舞台呈现,“檀香刑”并未见“刑”,包括书中各种酷刑都被一一隐去,“歌剧本身没有体现小说中的残酷,‘刑’只是一种象征性的描写,只是在对唱中将其体现出来,整出歌剧的定位就是在表现民族血性而不是血腥。”


  同样被弱化的还有眉娘与干爹的“感情戏”。“这个剧是一部民族歌剧,以塑造英雄人物形象,弘扬爱国主义情怀为主。”


  “做为艺术门类和表现形式的不同,歌剧与影视剧的侧重面也不同,歌剧不是以演绎情节为主,而是重在演唱,用咏叹调、宣叙调、对唱、合唱等形式表现戏剧性、矛盾冲突和人物关系。”李云涛说。不过为了保证故事的完整性,做让观众都看得懂的歌剧,在每幕戏开始时,一位身着白衣、手执坠琴的山东琴书艺人,都会用苍凉的嗓音唱上一段山东琴书,把这幕戏的剧情梗概交代清楚,观众在了解了剧情的同时,也会被那苍凉的唱腔带回百年前的高密东北乡。


  另一个改编是茂腔。大家对于莫言和茂腔并不陌生,此前有人直接将《红高粱》改编为茂腔戏,这次以歌剧的形式呈现可以说是一个新尝试。“歌剧属于西洋艺术,《檀香刑》将西洋艺术与传统艺术相结合,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


  但李云涛并没有把茂腔完全搬到舞台上,而是将茂腔融在演员的唱腔中。“只有孙丙死前的那一段清唱,是小说中的原段茂腔,但是同样做了处理,将节奏拉宽、速度放慢,这样悲歌的感觉就出来了。另外尾声的唢呐音调也是原汁原味的茂腔。”



  用国际的语言讲述中国故事



  经过反复的剧本打磨,之后的过程水到渠成。


  2016年,歌剧《檀香刑》顺利通过国家艺术基金年度大型舞台创作资助项目。歌剧真正的排练是从2017年的3月正式开始。莫言出席了5月份的新闻发布会和6月23日在省会大剧院的首演。


  对最终歌剧版本的呈现,莫言说:“音乐之美,人的声音之美,通过聆听歌剧让我们体验得淋漓尽致。人能发出的最美的声音就是歌唱。”


  今年1月2日,在南京的第三届中国歌剧节上,《檀香刑》 作为入选的15部原创歌剧之一进行了演出,引起广泛反响。这已经是《檀香刑》在国内的第十一场演出。李云涛的想法远不止于此。“省内还想在青岛演出,因为这个故事的背景就是发生在胶济铁路沿线。”


  另一个想法是,“目前的版本只适合大舞台的演出,所以我们想再做一个小剧场的版本,这样可以进行高校巡演,在其他场地受限的地方也可以演出。”


  不过,李云涛最终的想法是要把这部民族史诗,努力打造成一部经典传世的歌剧。“希望有一天可以用国际的语言讲述中国的故事,让《檀香刑》能够走上国际舞台,把一些经典唱段流传出去。”“十年磨一戏,我们这才刚开始。”李云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