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假若“冰花男孩”没有被关注

2018-1-12 14:34:36 来源:山东商报
 
 
外地媒体所做的相关报道
 

         满头冰花的王福满,用单薄的形象,唤来整个社会的行与思。


  云南鲁甸,冒寒走山路抵校,满头银白色冰花,八岁的他,因一张“冰花男孩”的照片,成了令人辛酸的“网红”。图胜千言,难以想象的艰辛、扎心苦难的贫穷,直观地进入公众视野。暖心行动“紧急”而至,高寒山区学校收到首批10万捐款,孩子每人领取500元“暖冬补助”,新校舍年后就可使用……新华时评写道,众人一心,让“冰花男孩”们先暖起来,是精准脱贫、全面小康的题中应有之义。不过在这背后,舆论场上还有更多的暖心与酸楚、庆幸与后怕的观点碰撞。这是共有的“焦虑”:冰花男孩特殊又“普通”,试问在不为人知的地方还有多少这样的孩子?“温暖冰花男孩不能靠新闻‘偶遇’”,燕赵晚报评论写道,当爱心捐款源源不断奔涌而来,还是不由得追问:如果没有那张特殊上学照,又有谁会去关注这个贫困好学的孩子?还有多少这样的贫困家庭泯灭在舆论的喧嚣之后?帮扶“冰花男孩”深感欣慰之时,也深深明白“冰花男孩”的走红不能复制。“偶然”的背后,一定有值得反思的缺失之处。人民日报认为,事后的反应再迅疾,也比不上未雨绸缪。文章称,无论是夏日袭人的热浪,还是冬天凛冽的寒风,这些特殊的时间、特殊的环境,本就更容易引发各类问题,潜藏各样风险。只有提前考虑,把关爱工作更多做在平时,在风雨来临前给孩子们撑好保护伞,才能让他们少一些头顶“冰花”的寒冷与无助。新京报评论则追问道:面对“冰花男孩”,我们首先要问一句,上学路既然这么远,为什么没有校车?这并非“何不食肉糜”式的不接地气,而是很多人思想中没有把这当做“冰花男孩”应该享有的权利,其指向的是当下一些贫困地区和发达地区之间公共服务的严重不协调、不均衡。文章指出,在已经有14个城市GDP超过万亿规模的今天,我们要强调的是,每一个孩子不仅有上学的权利,同样也有“上好学”的权利,有上学路上免于挨冻的权利。在媒体看来,一起特殊的“走红”正是解决民生大考题的契机,关爱“冰花男孩”有行动,还要有“工程”。法制晚报评论称,这张“偶得”的图片,如果仅仅引发当地解决一所小学或一个县的问题,不足以体现它的价值。“冰花男孩”是否也能派生出一个“工程”,通过制度建设,解决留守儿童的住校学习和南方高寒山区小学的取暖难题?


  三湘都市报文章也写道:拂去一个人头上的冰雪显然不是“最优解”,在同情声逐渐平息之后,如果政策和制度关怀仍不能到位,那么每一次因个体艰辛引发的唏嘘都不过是一种徒呼奈何,而唯有将一系列政策与制度制定完善并付诸实施,才能让“冰花男孩”们不再头顶冰雪地,孤独地在人生路上艰难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