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2018,特朗普能走多远

2018-1-14 9:29:34 来源:山东商报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其言行举止一直备受争议。进入总统任期第二个年头,特朗普的治国之道依然时时刻刻牵动着全球媒体的神经,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和公共事务教授朱利安·泽利泽认为,2017年是一个可被载入史册的年份,每一天,人们都无法知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从各种推文到通俄案调查再到减税法案,2017年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展望2018年,在塑造美国政治方向以及特朗普总统任期遗产方面,以下几个问题将会起到重大作用。虽然无法预测所有的事情,但有一件事情却是毫无疑问的:只要特朗普总统继续占据白宫,那么2018年必将是过山车般的一年。

  政治愤怒结束了吗?

  人们一直抱有期望,觉得下一次爆出有关特朗普政府的新料将跨越可接受的界线。这是过去一年里从未间断的主题。当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公然做出各种虚假声明,或当他谴责白人民族主义团体问题上出现摇摆时,关于其政治生命即将结束的预言不可避免地出现。某些批评人士抱定希望: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所负责的通俄案调查中的一项新发现将是最后一根稻草,这项发现会最终使得共和党人所掌控的国会说:“这够了!”
  但如果特朗普总统种种滑稽可笑的举动已证明了他事实上可任意妄为并侥幸过关呢?特朗普总统任期的第二年对于这个时代将是一场考验。


  经济保守主义获胜了吗?

  特朗普总统已以激进的方式推动实施了一项以放松管制和供给测减税为代表的右翼经济议程。在许多人纠缠于他的推文和长篇攻击性演说之时,特朗普政府已推进了将会让罗纳德·里根微笑的经济政策。当里根严厉批评谴责政府成为了问题本身而非解决方法时,他大概想象不到会有一位像特朗普这样为让市场摆脱政府控制做了那么多的总统。
  利用行政权力,特朗普总统无情地拆解了各种长期以来处于焦点的金融、环保和商业法规。新税法提供了企业界长期以来梦寐以求的各种税率的大幅度降低。有了诸如此类的政策,一些共和党人能在特朗普总统任期中那些最令人不安的时刻稳坐不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项支持保守经济政策的运动还没结束。2018年的一大问题将是:在民主党人能对这场自由市场革命施加某种制约前,特朗普政府究竟还能走多远?

  民主党人能否夺回国会控制权?

  这个问题将会主宰华盛顿的政治讨论,直至今年11月份举行的中期选举。大多数国会议员已经进入了竞选模式。一些民意调查显示民主党有可能在中期选举中获得大胜。换句话说,我们可能在一年之内看到一个由民主党人掌控的国会。
  这样的结果将会从根本上改变美国首都的权力等式,并将会使得特朗普总统处于一种极其危险的境地。弹劾的可能性将会变成现实,而特朗普总统想取得更多立法成果的前景很快将会消失。一个由民主党人所掌控的国会也将为民主党推动新议题以及支持在2020年为有希望争夺白宫宝座的民主党议员建立一个平台。

  基于社会权利的运动能否幸存?

  在过去几年里,美国目睹了两场有力而重要的政治运动的出现,它们向我国根深蒂固的社会不平等现象发起了挑战。“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向制度性种族主义发动了一次正面攻击,使公众注意到种族仍在继续影响我们的刑事司法制度以及其他制度。而最近的“我也遭遇过运动”(the #MeToo movement)已将许多行业里有权有势的人物拉下马,提高了人们对于性骚扰如何渗透女性日常生活的认识。
  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这两场运动能否将各自的努力转化为私营和公共部门的具体政策变化呢?政策变化是确保这些努力持久有效的唯一办法。“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正在费力地让特朗普时代的政策制定者持续予以关注,刑事司法制度改革以及非裔美国人因为肤色面临的威胁在过去一年里获得的关注比前一年要少。
  只有时间才能证明积极分子是否能让他们的运动持续进行下去,并且确保其能对政策和选举政治产生影响。“我也遭遇过运动”将会面临同样挑战。在各种高调的辞职和道歉后,会出现持久性的变化吗? 周岳峰

  链接
 

  这些举动异于先前特朗普“回心转意”了吗

  确定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同意“有条件”重返《巴黎协定》、愿意视“合适时机和条件”与朝鲜对话……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近来举动频频。这些举动,异于先前政策,是否表明特朗普“回心转意”?专家推断,其实没变。这名美国总统依然奉行“美国优先”,希望实现美国利益最大化、投入最小化。
  自前年竞选总统以来,特朗普多次批评全球化“不公平”、占美国“便宜”。他就任总统将近一年来,美国退出多个多边组织和国际协定,包括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
  所以,白宫9日确认总统将出席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特朗普10日谈及美国可能重返《巴黎协定》,让不少人嘀咕“没想到”。
  值得注意的是,白宫发言人说,总统出席世界经济论坛,目的是“向全球各国领导人介绍‘美国优先’政策议程”;同样,就重返《巴黎协定》,特朗普强调有“前提”,即遵从美国的意愿,重新达成“公平”的协议。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学者孙成昊认定,特朗普对全球化的态度没有实质性改变。依照他们的判断,现任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并非绝对的“孤立主义”或简单的“反全球化”;特朗普着眼于“让美国利益最大化的全球化”,实质仍是“美国优先”。 郑昊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