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财经新闻 > 正文

共享单车济南变局

2018-1-17 10:29:39 来源:山东商报

        监管机制的变化,让未入局者蠢蠢欲动,也让先入局者感受到了更多压力。作为国内共享单车保有量较少的省会城市,济南在行业治理上具有更多后发优势,而随着老品牌的追加投放,和新品牌跃上街头,这座城市新年伊始也将接受更多考验。 文/图记者张冠超

  >追加

  “我也不知道这个数到底有多少,明天核实后再答复你。”
  说这话的,是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摩拜公司”)济南品牌部的一名员工,他回答的问题,与摩拜公司在济南投放共享单车的真实数量有关。
  去年1月25日,摩拜公司在济南投放1.1万辆共享单车,成为第一个落地省城的共享单车企业,在摩拜公司此后的对外宣传口径中,1.1万辆的数字从未变化过。
  不过,近期有多个接近共享单车管理部门的人士透露,摩拜公司在济南的共享单车保有量已超过6万辆,对此记者向该部门相关负责人核实,但尚未获得答复。
  而上述员工昨日透露,为服务济南创建全国文明城,摩拜单车确实增加过单车投放量,从1.1万辆增加到了2万辆,但此后的情况并不知悉。
  对摩拜公司来说,济南市场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4天前,在世界资源研究所主办的2018重塑可持续交通年会上,摩拜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王晓峰发布了全球首部共享单车与城市发展可持续报告,将济南的共享单车模式列入了经典案例。
  报告称,济南共享单车模式之所以受到国内国际的关注点赞,与“监管责任政府要担,运营机制交给市场”密不可分。
  不过,也有网友开始调侃此事,留言称“济南的成功在于只给摩拜发了证照。”
  当然,网友的说法有失偏颇。
  记者几经核实后了解到,此前负责济南市共享单车准入的济南市停车办,并未向任何共享单车运营商发放过所谓“牌照”。
  “停车办确实有准入文件,只要负责上面的标准就可以投,之所以唯有摩拜获准在济南投车,是因为他们把车辆的GPS定位系统接入了停车办的大数据监控系统,但其他运营商都没能做到。”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调整

  摩拜进入济南,无论对城市还是企业来说,都像是把双刃剑。
  对城市来说,得益于对共享单车保有量的控制,济南在不少城市出现共享单车严重饱和,不得不限制投放的2017年变得十分洒脱。但是,坊间有关共享单车供不应求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市民需求有待进一步满足。
  对摩拜公司而言,在没有竞争对手的城市中发展,任何企业都会变得如鱼得水。但同时,一家独大的现状也面临着舆论越来越多的压力。“不是我们不让其他人进来,我们也希望大家一起发展。”摩拜公司上述员工如此说道。
  摩拜员工的心声,在2017年底“得到了”这座城市官方的“回应”。
  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口中了解到,目前负责共享单车准入的政府部门,已从济南市停车办陆续转到了济南市交通委处,目前相关工作还在转接中,而后者的思路,是引入更多品牌的共享单车企业,通过竞争提升共享单车行业的服务能力。
  为此,济南市交通委在去年12月20日对外公布了《济南市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健康发展的意见(试行)(征求意见稿)》(简称意见),这是本市首次公开共享单车准入和管理文件内容。
  记者注意到,《意见》设置的企业准入要求共有5点,如有营业执照和电信牌照,设立维修和转运场所,有健全的服务流程制度,以及具有卫星定位功能的质量合格单车,但并未提到必须将实时运维数据接入政府监管系统。

  >试探

  OFO的再次出现,几乎与《意见》发布时间同步。
  12月29日,也就是《意见》调查征集结束后的第三天,OFO将装有一对“大眼睛”的黄色共享单车摆上了济南市区多家高校周边路段。
  目前,OFO小黄车已在济南街头零星出现,半个月内未有执法部门回收车辆的新闻爆出,但同样的动作,去年初曾被政府部门多次叫停。
  不过,对于政府和市场反应OFO 仍旧谨小慎微。“我们各相关部门进行了积极顺畅沟通,目前已在学校附近先做了少量投放,但正式开城还需要等政府同意。”公司品牌部负责人回复记者称。
  同样“偷偷”上路的,还有刚被永安行(603776.SH)收购的哈罗单车。
  12日,哈罗单车标志性的蓝白色共享单车被工作人员摆上济南街头,立刻引发了媒体的关注,此后哈罗单车紧急澄清,表示并未正式进入济南。“公司车辆并未正式入驻济南,只是小范围、限量投放的试运行行为,用于采集用户使用习惯、调研用户对价格政策接纳度等,目前正与政府主管部门密切沟通,等待管理条例出台。”哈罗单车方面向记者书面回应称。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未进入济南的共享单车企业都在摩拳擦掌,只等《意见》的正式出台,但由于感受到摩拜在济南市场战略出现调整,所以也希望尽快进入以抢收用户资源,心情十分矛盾。

  >担忧


  随着酷骑单车和小蓝色的倒下,哈罗单车已成为国内第三大共享单车运营商。对于摩拜、OFO和哈罗同时出现在济南街头,也有人开始担心未来共享单车市场是否会从供不应求转向过热。
  “很多城市共享单车都严重饱和,像北京的情况你也可能看到过,有些地方单车都把路给堵了。”摩拜公司上述员工表达了他对济南增加共享单车投放的焦虑,认为单车过量投放将给城市管理带来较大压力。
  按照这一逻辑,共享单车从供不应求到供大于求的临界点到底是什么,似乎成了济南无法回避的问题。
  据了解,行业内一贯认为,50人配备一辆共享单车是城市“最后一公里”出行的平衡点,按照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2016年章丘划区后,济南市区常住人口保守估计已经超过550万人,若就此测算,平衡点应该是11万辆单车。
  从其他禁投或限投城市来说,北京共有235万辆共享单车,上海150万辆,深圳89万辆,广州80万辆,武汉70万辆,郑州39万辆,杭州约41.8万辆,南京超过45万辆,都远远超过了上述平衡点。
  “济南骑行习惯更普遍,15万辆较为合适,超过20万辆管理压力会比较大。”有共享单车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他认为,目前投放量不大但已感受到压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人管”或“管不好”的单车太多。
  “在每天上下班高峰期前后,对共享单车布点的调整是非常重要的,需要大量运营人员去移动车辆,原则上30辆单车就应该配备一辆小型机动三轮,100辆就该配一个小型货车。”该人士介绍。
  在他看来,对共享单车的总量控制是政府必须要做的,同时,政府应该成为行业的监管者,对运力调配不及时,车辆维修滞后的企业进行处罚,督促其提升运营水平,避免共享单车运营商出现只投不管,或者投多管少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