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文献期刊,换个方法品文化

2018-1-18 10:46:19 来源:山东商报

        中华五千年,孕育了无数的文人墨客,也衍生了无与伦比的独特文化。然而,作为文学思想载体的文献期刊,随着时间的消逝,或泛黄破旧,或难觅其迹。近年来,有喜爱文学的收藏家和高校教师不遗余力地从事着这方面的收集与整理工作,值得期待的是,这些珍贵的资料在保护之后还将以更多元的方式呈现在世人眼前,让大家能够跨越时空,与文人对话。 记者熊小原实习生许倩

  收藏之路越发难走
  

  在济南,有一家名为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的公益性博物馆,收藏呈现了自清朝至今的珍贵藏品,除了绘画、书法、传统金石拓片等,更难得的是这里保存了很多罕见的近现代文学期刊。从正门进入,一座以“鲁迅的朋友圈”为主题的人形立牌直入眼帘,旁边的墙上还挂有相关照片。据馆长徐国卫介绍,这是他1月2日刚做的一个主题展览。
  走到馆内,有一排展柜为配合此次展览专门陈列了有关鲁迅的文献期刊。记者发现,这些泛黄的书籍都是出版于不同时期的鲁迅著作与译作,像《文艺政策》(1930年版)《且介亭杂文》(1937年版)《华盖集》续编(1933年版)等都在其中,在被包裹完好的书籍上方都贴有出版社与出版时间以方便读者参观。徐国卫介绍,鲁迅的这些文献只是他收藏的一部分,大部分的民国时期著名文学家的作品他都有收藏。“我的这些收藏基本都是民国时期的新文学版本,有三四千本。”
  虽然收藏数量可观,但徐国卫告诉记者,如今想要收藏这些文献期刊越来越难。现今馆内保存的文献期刊大都是几年前的收藏成果,“以前大家都不怎么了解这些文献期刊的价值。现在大家重视了,现存的文献就那么多,物以稀为贵,再想收集一本就很难了。”
  记者了解到,馆内的文献有很多都是近现代的善本,难得一见。徐国卫告诉记者,像郭沫若的《女神》初版本、老舍的第一部作品《老张的哲学》初版本、巴金用笔名写的第一本书《灭亡》、臧克家出版的第一本书《烙印》、王统照的《山雨》、钱钟书的《围城》初版本、徐志摩的《猛虎集》初版本这些都是很珍贵的文献资料,国内总共也就几本。

  除了收藏文献期刊还收藏手稿
  

  在对书刊文献收集的基础之上,徐国卫也做了其他方面的尝试。比如去年8月份举办的“老舍点戏”就历时四年多,以老舍20世纪50年代戏曲改革时期创作的68出京剧剧目提纲手稿为基础,邀请绘画家、篆刻家、剪纸艺人创作艺术作品,将传统艺术融为一炉,弘扬传统国粹。
  随着收藏的时间越来越长,徐国卫对这些藏品的感情也越加深厚。他从去年起还创办了一本名为《聚雅》的杂志,将这些名家的手稿、书信加以整理、介绍,分期呈现,大家熟知的茅盾、冯友兰等人都在其中。
  就在日前,徐国卫举办了名为“鲁迅的朋友圈”的展览,与《鲁迅的朋友圈》一书相辅相成,融现代化元素于其中,用书信手稿、老照片等,带大家穿越回鲁迅先生的时空,近距离触摸鲁迅的朋友圈,感受那些年、那些人的相同或不同的信念、思想,以及他们之间充满悲喜恩怨的陈年旧事。采访中,徐国卫向记者分享了鲁迅的一个故事:之前郁达夫请客,鲁迅晚到,郁达夫问,“为何晚到……又交了华盖吗”,鲁迅答“对了,你问的倒引起我的一些思想。”酒足饭饱后,鲁迅先生突然说,“我有两句诗”。即是后来广为流传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两句。七天后完成,鲁迅抄绘给了郁达夫等人。后来鲁迅在日记中曾表示“偷得半联”,也有了合理解释。
  “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看出鲁迅是从郁达夫处偷得‘华盖’之喻。”徐国卫说,而同在饭局上的郁华和陈碧岑无意中也成为了这句名诗的见证人,他们的一生也可以称为“孺子牛”的写照。

  建立数据库抢救文学期刊
  

  除了像徐国卫这样的个人,还有很多高校也在进行文学期刊的整理工作。日前,山东师范大学已经启动了中国近现代文学期刊数据库的建立。记者了解到,该数据库将涵盖1872-1949年间的所有文学期刊。
  这并不是山东师范大学首次进行这方面研究,此前1959年山东师院中文系(今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的前身)编写的《1937-1949主要文学期刊目录索引》,是中国现代文学期刊资料整理领域最早的专门成果。该索引系统整理编排了1937年至1949年出刊发行的30种重要文学期刊的目录。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魏建告诉记者,1988年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山东师范大学与北京大学联合编纂的《中国现代文学期刊目录汇编》,共辑录了276种期刊的详细目录,为使用者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而这次的数据库将从数字化层面把研究推进到一个新高度。
  魏建介绍,“起于1872年止于1949年,是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的文学类期刊,目前都处在急需抢救的状态。由于纸质书刊的寿命,通常在60年左右,其自然损害是无法完全避免的。再加之收藏不善,特别是屡经战乱,损毁异常严重,还有的被当做垃圾处理了。侥幸保存下来的期刊,残缺严重,很多没有封面、目录、封底、版权页,有些刊载作品的内容,无论是时间、地域甚至作者的征象都非常模糊。”
  在魏建看来,把这一时期的文学类期刊做成数据库,既是文献保护的需要,更是学术研究的需要。毕竟“目前中国近现代文学研究领域的学者和研究生大都对这个数据库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