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来,一起“戒掉”标准答案

2018-1-19 10:54:13 来源:山东商报

       “奇葩题”在教育中到底有什么功用?这是质疑者普遍的疑问。对此,部分命题老师曾公开回应求创新的初衷,有的是觉得学习压力大故意幽默一下,有的为拒绝死记硬背、古板的传统形式。 记者李玉伦

 

 

 
 


  幽默一下才“轻松”
  
  去年底,一张“丰城中学2017-2018学年上学期高三物理考试”试卷在网络引发刷屏之势,调皮的老师出了一道“难题”:鹿晗、马云、库里和可爱的物理老师哪一个最帅?
  有网民调侃称“第一道题选错了,下面的题可能也不用做了”,还有网民称“分不要了,我要鹿晗”。在如潮热议中,出题老师回应了,称“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大家放松一下,这个也是借鉴的。”
  无独有偶,2015年一道南开大学法学院的“查岗考题”也曾蹿红,题目要求辨认上课老师的照片“答对不得分,答错或不答不及格”。对于出题的初衷,当时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侯欣一回应称,这场考试的考生,均为在职法律硕士,出题老师出于善意提醒的目的“娱乐了一把”,答错的学生并不会被扣分。
  去年7月,四川音乐学院《流动音乐节奏与律动》 课程的结业测试中,第一道多选题内D 选项竟然是“敢不敢试试选这个扣分项?”。面对网友们的热议,命题老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这样出题已有四年,目的是为“提高学生参与感、活跃度”。
  对于新颖试题的不断涌现,有评论曾写道:这几代人的一大特点就是思维较为开放、创新能力较强,而且也越来越懂得幽默。而且,现在的老师面对的是网络时代出生和成长起来的学生,知识面更广,思维更活跃,对创新性教学的要求也更高,即使老师不想改变,也不得不顺应时代变化作出改变。因此,考题中出现一些“奇葩”元素,并不让人感到奇怪。
  其实,从国外看,美国的教育也曾很枯燥乏味,试卷常见的“请以250字作自我介绍”曾被学生评价为“厌恶”。而今“如何把一把斧头成功卖给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等考题,已较为常见。
  
  恼人的“标准答案”
  
  国内舆论对“死记硬背”的反感也由来已久,对“标准答案”更一直未停批判。
  早在2013年8月,工人日报一篇文章中曾提及这样一则事例:在《收获》工作的一名编辑称,她在上海闵行区就学的三年级女儿,就遇到过这样一道语文题目:“三国故事里谁最有智慧?”刚看完《三国演义》彩图本的女儿,很流畅地写下自己的答案——“孔明和庞统”,不料教师却给了一个大红叉,因为标准答案是“诸葛亮”,而写下“孔明”就是犯错。
  教育也提倡多角度、灵活性地看问题,是舆论的普遍呼吁。
  北京青年报曾报道,数年前,世界卫生组织资深顾问、英国资深心理学专家罗恩博士接受记者专访时说:“2006年至今,我来过中国三次,每次都有一个相同的感受,那就是中国人太乐于寻找标准答案,正确的神奇的万能的标准答案,找不到这个答案就很焦虑。人生的意义在于体验、经历、探索、觉察、感受,世界上哪有这样一个统一的标准答案?”
  文章称,2015年,在上海纽约大学举行的首届新生入学仪式上,第一任美方校长杰弗里·雷蒙说:“创造者、发明者和领导者不可能靠背诵和记忆别人的答案来创造、发明和领导。他们必须掌握为旧问题给出新的、更好的答案的能力,必须掌握能及时发现旧答案已经不合时宜的能力,因为世界是在不停变化的。”

  要的就是题中智慧
  
  对于部分考题“标准答案”的摒弃,越来越多地体现在“自圆其说即可”中。
  去年7月,一高校自主招生时曾给出“厕所和黑板有什么联系”“井盖为什么是圆的”等“神题”。在网友的参与中,各类答案也是莫衷一是。
  在出题者看来,这样的结果才“正中下怀”。据报道,一命题老师回应,自招给有特长的考生提供了更多机会,命题原则就要“不拘一格降人才”,答案可以多种多样,从回答中可以判断考生的思维、想象和表达能力。
  北京日报2014年曾报道国外的“神题”案例:加拿大国王大学学院的调查性新闻报道方法课,被琼斯教授从教室挪到了营地山墓园。教授在一个墓碑前宣布了考核作业:想办法证明,坟墓主人的确埋骨于此。结果,学生们各显神通,有的在几天内找到逝者在医院的就医和死亡记录副本、墓园缴费资料副本、市政厅保留的非公开资料等。有的找到逝者的传记,有一段引用了在逝者去世后3天出版的旧报纸,一名记者在现场悼念并目睹逝者盖棺下葬。最后同学们在公共档案馆的微缩胶片中调出了报道原文,终于证明了逝者确实埋葬于此……
  英国牛津大学也曾公开过一份面试题样本,“为什么人有两只眼?”“为什么很多动物身上有斑纹?”。
  事实上,许多看似奇怪的考题,正在简单之中给出巨大的知识考查,单纯的死记硬背根本行不通。“戒掉”标准答案,不要“灌输式”教育,正是考题的本意。
  2016年,南京大学副教授傅元峰曾因“出题太难,写公开信向学生致歉”引发热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傅元峰就称,“每一题都不是随意出的,也没有标准答案。比如网上看到的这道以张爱玲为关键词的填空题,目的是让同学们以张爱玲为中心,建立起一条中国文学从古到今、从东到西的一种文学联系知识脉络。”

  “反套路”的需求
  
  不少创新考题自有其实用价值,“反套路”对命题者和考生都能有益。据报道,中国美术学院2017年本科招生考试中,中国画专业以刘长卿的整首诗《寻南溪常道士》为题,要求据此创作,难倒不少考生。而在该校2015年“设计基础”科目考题中,“棒棒糖”考题也曾引发热议。题目要求考生,先将所发的棒棒糖吃掉,再根据味觉感受,按照糖纸中的元素进行再设计。报道称,曾有央美老师指出,这样的考题是为了针对艺考培训班而采取的“反套路”,更能检测出考生的真实水平。当时,艺考培训班曾替央美总结出造型考试套路,“素描画的都是男模特,色彩画的都是女模特,女模特不带手,男模特都带手”,这套“规则”被不少考生背得滚瓜烂熟。由此看来,创新出题也是老师为留下真才实学的孩子不得已的做法。
  而在武汉大学2017级人文科学试验班《中国古代文学》的期末考试“自己出试卷自己答”,出题者自己也称获益颇多。据楚天都市报报道,鲁小俊老师接受记者回访说,其实这样考,老师改卷工作量要翻几番,学生的奇思妙想太多,“害”得他经常去翻书找答案,“有个学生出的填空是宗定伯共骗了几次鬼,这我也不知道啊,赶紧把那篇志怪小说翻出来数一数。”
  其实在国内,“抗议”传统考试的做法,也曾在学生中出现。2016年5月,兰州交通大学就曾出现学生抱怨题太简单的“主动加码”。据报道,当时3名大学生就因不满考题太简单,实名“上书”校领导——“考试试题类型单一、试题过于简单,甚至考试题目多年没有变化,且考试试题与往年试题重复率高达80%以上……”从公开信看,学生反对的主要是,试题类型古板单一,考前突击死记硬背就能蒙混过关。最终,学校回应称将予以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