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2017,最后的告别

2018-1-1 10:48:22 来源:山东商报

         编者按 武警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番号取消,一名普通的公交车司机的人生定格,90后一代也集体告别了少年时代……2017年岁末,我们挥手告别过去,但告别并不是忘记,而是为了更好的前行。


  
  最后一次出勤
  武警国旗护卫队番号取消
  由解放军担负护卫升旗任务


  
  日前,经党中央批准,自2018年1月1日起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担负国旗护卫和礼炮鸣放任务。

 

     今起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担负国旗护卫和礼炮鸣放任务


  消息称,2018年1月1日7时36分,天安门广场升国旗仪式,首次由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队和军乐团执行。这意味着武警国旗护卫队完成使命,将成为历史。武警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的番号将取消,转隶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同样转隶的还有武警部队礼炮部队。


  2017年12月27日,中共中央印发《中共中央关于调整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自2018年1月1日零时起,武警部队由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


  领导指挥体制调整后,武警部队根本职能属性没有发生变化,不列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而武警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和礼炮部队显然是一个例外,将转隶归属人民解放军。


  天安门升旗仪式由三军仪仗队执行也是一次“回归”,这要从历史说起。1949年10月1日至1950年9月,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由北京公安纠察总队负责。1950年的10月1日到1976年,国庆升旗的按钮由北京供电局负责。1977年5月至1982年12月,北京卫戍部队接替了升国旗的任务,时称“国旗护卫班”。1982年12月28日,原武警北京总队第六支队十一中队五班进驻天安门,担负升降国旗和天安门广场、天安门城楼、金水桥、人民英雄纪念碑以及迎宾仪式的现场警卫光荣任务。从此,我国有了第一套规范的国旗升降仪式。从天安门国旗班的升级历史来看,北京卫戍区部队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执行过升旗任务,而解放军仪仗队同样隶属北京卫戍区。


  此前国旗护卫队由36名武警官兵组成,负责每天升降国旗。逢“1”(即每月1日、11日、21日)和重大节日,武警军乐团在现场演奏国歌。为了更好地维护天安门广场秩序,从2004年6月1日起,天安门国旗护卫队每月逢“1”的3次大升旗的勤务改成每月1日进行大升旗,36名国旗护卫队员和62名武警军乐团队员和以往大升旗一样,现场演奏三遍国歌。


  目前武警北京总队九支队礼炮中队是我国唯一的一支礼炮部队,组建于1984年。礼炮中队自组建以来,先后圆满完成了建国35周年,40周年,45周年,50周年,60周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60、70周年,第十一届亚运会,第二十九届奥运会、2014上海亚信峰会跨区礼炮鸣放任务和七百余次迎宾鸣放礼炮任务。

     
 
 最后一班岗
  突发心梗后忍痛踩下刹车
  陈师傅最后时刻保人平安

  
  2017年12月30日晚20时50分,海口公交集团76路司机陈海东在驾驶公交车途中突发心梗,短短十几秒内,他强忍着剧痛,用力踩下刹车,确保车内的乘客安然无恙后,生命永久地停在了2017年。
 
 

海口公交集团76路司机陈海东的工牌
 
 

  海口市公交集团76路线线长吴祥介绍,当日晚20时40分左右,陈海东驾车从海口京华城开往千江悦,在开到万绿园附近的生生百货站时,接上当时唯一一名乘客之后,便启动车子驶出站台。监控显示,车子行驶不到100米左右,陈海东就出现了身体不适,他一只手稳住方向盘,用力踩下刹车后,将车辆安全停在了立交桥的上桥口,避免了交通事故发生的可能,而他自己却瘫倒在驾驶座位上。车上的乘客看到陈海东昏迷后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当救护人员赶到时,陈海东已无生命体征。

  据悉,陈海东是海口琼山区人,1969年出生,是一名有十余年驾龄的驾驶员,2017年2月份才到海口公交集团入职。
 

  按照原定行驶路线,该车辆是要驶上滨海立交桥。“如果他没有停住车,行驶至滨海立交桥的斜坡,很可能引发交通事故。”吴祥说,通过监控视频可以看到,陈海东是强忍着疼痛踩住刹车,再用手去拉手刹时已经拉不动,人就晕迷瘫坐在座椅上了。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记者赶到陈海东家中,按当地习俗陈海东遗体已经下葬。陈海东一家共有六口人,家中有两位80多岁的老人,还有一儿一女。妻子陈霞瘫坐在门口,神情憔悴。两位老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断喃喃自语。陈霞告诉记者,事发前一小时还接到丈夫的电话。“他说等他下班回家一起去超市买菜准备迎接新年,怎么说走就走了……”陈霞不断擦拭着眼泪。

  陈海东用行动感动着椰城,他把生的希望送给了2018,自己却永远留在2017这个悲痛而感动的冬夜。他的消息经网络媒体报道后,网友纷纷留言:“站好最后一班岗,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为英雄点赞!”“一个及时刹车,在挽救他人生命安全的同时,也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了完整的句号!”“2017年的最后,他把平安留给别人,感动了我们所有人,一路走好。”
 
 
  
  最后一批90后
  集体告别少年但不失朝气
  心态淡然不代表消极避世
 

  
    近日,网友纷纷晒出自己的18岁照片,各大平台掀起了一股致敬18岁的怀旧风。你知道这是什么梗吗?因为90后的少年时代要让给00后了。
 
 

 


  最后一批90后,生于1999年12月31日,2017年12月31日度过了他们的18岁生日,从法律上讲,最后一批90后也将成年。90后一代集体告别了少年时代。
 

  随着“第一批90后已经出家了”成为社交媒体热烈讨论的话题,“佛系青年”成为中国年轻人最新的标签。报道称,虽然“佛系”得到不少年轻人的共鸣,但同时也出现了不少批判的声音。《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指“事事随大流,那只能是淹没于人潮、迷失掉自我”“光轻轻松松、敲锣打鼓,美好生活肯定也实现不了”。《中国青年报》网站的文章更直白,说90后在现实的问题,并没有因“佛系”态度而得到改变。有学者认为,“佛系青年”代表了90后“低成就欲望”的特质。
 

  但有人指出,真正的“佛系”不是消极避世,而是开悟后的明了,是对一切事物不执著、淡然,是一种积极的处世心态。
 

  对于“佛系青年”引起的热烈讨论,有人认为有正面意义,“就像之前的身体被掏空、空巢青年一样,未必会有特别大的、真实的社会影响,但是可以激发人们去反思,去了解更多青年人的生活。这种观点能够被表达出来当然对社会进步是一件好事。”
 

  本版稿件综合新华社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