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换个方式搭“戏台”

2018-1-25 14:14:39 来源:山东商报
 
章兰在《穆桂英挂帅》中饰演穆桂英
 

        高亢悠扬的声腔、古今如一的深情、历久弥新的气韵,戏曲在穿越时空中扣人心弦。


  一台戏曲最终能够在舞台上完美呈现,离不开编剧、作曲和表演三部分的紧密衔接。首届“山东省戏曲名家工作室”签约的十位戏曲名家,就涵盖这三个专业领域。记者分别采访了三个专业的代表名家刘桂成、章兰、高鼎铸,听听他们与戏曲的过去和将来。 记者寇建伟实习生许倩



  表演家章兰:创作新剧,带动传承



  其实对聊城市豫剧院、聊城山东梆子剧院的章兰来说,这次签约名家工作室在工作方面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因为即便已至花甲之年,她也一直没有离开钟爱的戏曲舞台。


  从小受表演山东梆子的父亲熏陶,章兰也走上了戏曲表演的道路。不同的是,她之前是一名豫剧演员,一个偶然的机会转型表演了山东梆子。


  曾经凭借在戏曲《路边店》和《大明贤后》中的精彩表现两次收获梅花奖,就是有着这样丰富舞台经验的老艺术家在转型表演山东梆子的时候也大呼“压力大”。章兰回忆,自己在表演《萧城太后》的时候已经近60岁了,其后又再次塑造了山东梆子《海源阁》里主人公唐宝珊,这次难度更大,章兰要演绎一个从24岁到94岁年龄跨度大的形象。“在设计好的唱腔基础上,用自己的心声来塑造。”章兰这样总结那次高难度的表演。“山东梆子跟豫剧还是有区别的,发音位置更高,声腔更高亢。声音、唱腔、形体上都有区别:用高、亮、脆的声音塑造年轻的形象;到了中年,40多岁的时候就比较沉稳了;90多岁的时候反差更大,声音比较厚,像最后一场,辅佐她的丞相死时,声音就比较沧桑了,带着哭腔,这就是用声音、用语言来塑造人物。”
  作为经验丰富的表演家,章兰也有一套自己的表演理念。“舞台上的人物既需要戏曲艺术的夸张表演,更需要一些真实的、细腻的东西来体现。单纯的用技巧,程式的东西是没有生命力的。”


  而签约工作室后,章兰也会把自己从艺几十年的经验传给学生。她从自己所在的剧院挑选了2名学生,以戏带人、以人带戏。她告诉记者,今年打算做2部折子戏,“先是两场《萧城太后》,算是折子戏,我会在里面加一些东西,比如说加上舞大刀的部分,这也是比较见功夫的片段,能锻炼人,再由剧团其他演员配合,也带动传承。今年还打算排《三拂袖》,剧里会有刀马旦、青衣、武生多种类别形象的呈现,希望以此培养更多的年轻演员。”



  编剧刘桂成:文学创作要有一种倡导



  作为知名编剧,山东省艺术研究院的刘桂成创作的作品门类众多,除了影视,还有戏曲作品,仅戏曲门类就包括京剧、山东梆子、壮剧等在内的众多剧种。创作对他而言既幸福也辛苦,“编剧是个苦差事,要耐得住寂寞,耐得住贫穷、耐得住批评。”刘桂成说。


  从事创作多年,像《路边店》《萧城太后》这样的作品在收获好评的同时也获奖无数,近期他创作的《海源阁》也是一部备受关注之作。尽管早已成为名家,但刘桂成对创作始终怀有一颗敬畏之心。“剧作家应该是思想家、音乐家的结合,要有思想,否则作品会轻飘飘的。写剧本要把握的第一个要素就是‘两切’,切入时局、切入时弊。时局是指社会需要什么,要表现生活的主流;时弊则指向社会上的不正之风。文学要有一种倡导,没有批判就没有文学了。”


  当然,戏剧也有其不能违背的自身规律,刘桂成将其总结为“两势”,一是剧势,二是情势。“创作首先要形成一种剧势,但情势与剧势是并重的,情势是贯穿到底的,真正的文学作品人物、情感是流动的,要靠细节让观众感同身受。我写剧本就像中国陶瓷,拉出一个花瓶,其他的都是二度创作,包括绘画、音乐、导演等等。”


  刚刚签约工作室,刘桂成带了两个学生,此前也都有创作基础。对于学习,他提出了要求。“我会要求她们每年都出一个剧本提纲。在新剧目创作提纲研讨会后进行一次剧本研讨会。提纲出来以后,还会请专家评议,看是否具备做成一个戏的条件,可以的话会投入资金从剧本推动到剧目,以此来鼓励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