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零代价”管闲事

2018-1-26 14:38:12 来源:山东商报

         因为管闲事儿惹得官司上身的杨大夫可以释然了。


  23日,河南郑州受舆论关注的“老人被劝阻吸烟猝死”一事二审宣判,法院驳回死者家属的诉讼请求,一审对劝阻医生杨帆的15000元的判决结果也被撤销。


 

 

  这一案件引发全国高度关注,被视为一场关于文明的较量。


  而二审的判决结果,也被看做“法律站在了文明的一方”——以“管闲事”发端的公民精神一旦得到保护,整个社会的文明潜力也将得到激发。


  这么一说,“老人被劝阻吸烟猝死”有可能会成为一个经典判例,会成为相关法治事件的参照,而“零代价管闲事”也将成为一种导向和牵引,剩下的,只要正义救济的场景出现,你就可以一门心思“该出手时就出手”“该动口时就动口”了,大大方方地拒绝做一个看客,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保护和奥援。 记者肖明君



  出于公义劝阻,代价有多大



  我们的社会环境中,向来有着对于“路见不平一声吼”不遗余力的倡导,然而在现实中,真要“管闲事儿”可能是要冒一些风险的。郑州的杨帆因为劝阻老人吸烟,惹上了人命官司,而对于现实中更多人来说,挨打、被骂、遭受各种报复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因此,基于公义的劝阻行为,代价非常之大。


  2016年8月8日,大庆市龙凤区澳龙新城小区一超市门口,一男子动手殴打一老汉,事后逃之夭夭。随后,男子投案自首,随后被警方依法行政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


  原来,当日一位老人陪孙子在楼下玩耍。只听“啪唧”一声,一个西瓜皮掉在面前。老人对此很生气,对坐在一旅店门口吃西瓜的男子崔某说:“西瓜皮怎么乱扔,既不文明又破坏环境。而且附近有很多孩子跑着玩,踩到西瓜皮摔伤了怎么办?”面对老汉斥责,崔某又将一块西瓜皮扔到地上,并对老汉说:“就扔了,碍你啥事了?多管闲事!”二人争辩时,崔某的朋友田某(化名)从旅店里冲出来,帮崔某骂老汉。双方争吵愈演愈烈,田某一怒之下,踹了老汉胸部一脚。见状,老太上前拉架,不料又被田某一脚踹倒在地。


  2011年4月8日,广州市海珠区南园大街61岁的区少坤因感慨公车私用,竟遭到当事者的一顿恶骂。当日,区少坤因见一警察开公车接孩子下学,感叹了一句“公车私用何时了”,不料该男子把小孩送回家后,下楼又碰到区少坤,大声咆哮着辱骂对方。区少坤觉得很冤屈,随即拨打了投诉电话。事后,广州市公安局有关领导和当事民警三次登门向区少坤道歉,并通报称,对公车私用现象绝不姑息,将坚决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当事民警。


  云南曾有一位老人张正祥因“管闲事”,对此邀请媒体曝光某些开发项目破坏云南滇池环境,引起社会关注。据了解,从1980年起,张正祥先后告停了160多个环滇池污染企业、58个采石场;得罪了250多家单位,告倒了100多个官员、240多个老板。他为此付出惨重代价:妻离子散,被仇家追杀导致右眼失明、右手残疾。而类似的事情,还在继续发生着……



  改判出来的“管闲事免责”



  23日,河南郑州受舆论关注的“老人被劝阻吸烟猝死”一事二审宣判:法院驳回死者家属的诉讼请求,一审对劝阻医生杨帆的15000元的判决结果也被撤销。


  有人捏了一把汗,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当事方的继续上诉,可能杨帆这15000元的钱就得掏出来了,虽然相对于一条人命来说,钱不算多,而且一审判决对杨帆也算“小惩”,但是对于所有在公共场合劝阻二手烟的人来说,可能就是“大诫”了:不要随便管闲事,到时候法律也帮不上你!


  幸运的是,这件事情改判了:杨帆无责!这事儿听起来令人欢欣鼓舞,不过也并非“史无前例”。


  广州有媒体去年9月5日报道“广州女白领管闲事缠上官司5年后终获改判无罪”,此事在当时也极具关注度。


  2012年6月的一天下午,广州某通信公司一名女白领王璐(化名),因为管了一桩交通违停导致路段堵车的“闲事儿”引来官司,一审被判刑11个月。


  当时,王璐劝告导致塞车的车主挪车未果,用手机拍照欲上网举报。结果与50多岁的女车主姚某(化名)起了争执,其间穿高跟鞋的女车主姚某一屁股跌倒在地,造成骶3椎体骨折,鉴定为轻伤。王璐因此被以涉嫌故意伤害罪羁押、起诉、获刑。


  经过上诉、重审、再上诉、终审,事发5年之后的2017年8月17日,她终于迎来了一纸无罪判决。


  广州中院的法官在终审判决中称,王璐用手机拍摄车辆欲举报违停致路面堵塞情况,“是出于良好的意愿,采取适当方式改善社会环境”。在被害人的拦阻、拉扯之下,她仅是采取了最低限度的摆脱方式,既没有伤害对方的故意,其摆脱纠缠的行为激烈程度也没有超过必要的限度,因此不构成犯罪。


  不过,该案的一审判决结果却完全是另一个样子。


  2014年3月7日,检察机关就该案提起公诉。公诉机关认为,王璐推搡致人轻伤的行为,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海珠区法院一审认定,王璐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综合考量量刑情节,该院于2014年10月14日一审对其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



  最糟糕的是“没有法律撑腰”



  劝阻别人的不文明,反而遭受非法的羞辱和殴打,一般而言,当事人会诉诸公权力来提供救济。当然,有些情况下,这种救济有点指望不上,这是最让社会感到揪心的。


  2014年11月4日,一封由全国22个省市的四百名网友签名的请愿书,被分别寄往西安市长安区公安分局以及长安郭杜镇派出所,促请两机关依法处置针对妇女的暴力,严肃惩治施暴者。事情缘起于2014年10月27日,西安某高校女大学生张晓毅在校内看见一对情侣吵架,男方情绪激动大声辱骂并用双手剧烈摇晃女方,她立即上前阻拦,并用手机拍摄男方施暴过程,没想到该男转身抢过手机强行删除录像,并突然勒住张某脖子对其施暴,导致张某失去意识。待张晓毅醒来,脸颊、衣服和裤子全是血,门牙和鼻梁被打断,而该男仍坐在一边对她进行辱骂。


  在张晓毅报警后,两名长安区郭社镇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一名民警对该男做出警告。而另一名却询问张晓毅:“情侣打架,你不该多管闲事。”后民警将该男带走,进行简单询问后即放行,该男在没有受到任何处置的情况下就离开了派出所。


  此次请愿书起草者、湖北女大学生张累累表示:“我觉得社会对于亲密关系暴力的容忍度特别高。比如说这名施暴男性把张晓毅打到双侧鼻骨骨折,那这个男的女朋友肯定也被打惨了,也许还不止一次,但是派出所民警还觉得张晓毅是在多管闲事。”张累累说,在此事中,警察称多管闲事,说明其对自己的职责严重的缺乏认识。


  当然,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中,警察的失职行为还算是“个人处置不当”,更为绝望的可能还是,法律文本中找不到对于“管闲事”者的明确支持依据。


  新闻晚报报道,2005年10月,上海76岁的陈老伯因好心在小区新修的路上放枯树防压路面,而有人恰恰在此被绊伤,因此他被扯进了一场官司。最终是陈老伯的儿子代其上法庭辩护的,而杨浦区法院一审判决下来,老伯还是被判承担30%的责任,陈老伯的儿子小陈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老人这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