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独生子女护理假 这份爱请快点来

2018-1-27 9:26:34 来源:山东商报

       25日晚,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教授侯桂华和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侯风云,来到本报、速豹新闻、鲁网共同打造的融媒报道平台,就读者和网友关心的独生子女护理假、无陪护病房的设立谈看法、说建议。独生子女护理假建议已经进入委员提案。 记者杨芳实习生邹元德


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教授侯桂华(中)和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侯风云(右),做客本报、速豹新闻、鲁网共同打造的融媒报道平台。记者赵天羿摄
 
 
      关键词
  独生子女护理假

  
  涉及人群较广
  设独生子女护理假非常必要

  
  随着入冬以来流感爆发,独生子女家庭遇上了难题,孩子感冒需要看病,孩子好了又传染了老人,夹在中间的独生子女们既要照顾家人,还要兼顾工作,疲于奔命。读者姜勇进先生致电“民声连线”88197600,建议山东设立独生子女护理假。

  “设立独生子女护理假非常必要。”25日晚,在本报融媒报道平台,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教授侯桂华和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侯风云,异口同声。

  侯桂华表示,为服侍生病老人设立的独生子女护理假,应该是对独生子女群体的关爱和补偿。

  侯风云认为,独生子女政策实施了36年,涉及的人群范围较广,出台独生子女护理假的覆盖面也很广,几乎每个家庭都能从中受益,“而且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已经步入老年了,他们的身体比较容易出问题。我也建议设立独生子女护理假。”
 

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教授侯桂华(中)和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侯风云(右),做客本报、速豹新闻、鲁网共同打造的融媒报道平台 记者赵天羿摄
 
 
  带薪休假不跨年
  每年累计两周时间较合适

  
  记者了解到,现在国内已经有八个省市相继出台了独生子女护理假。八个省市对于假期时间的规定也不尽相同。
 

  “我了解到各地的政策基本都是10-20天,而且是带薪休假,我认为山东省可以将时长确定在两周左右。”侯桂华表示,15天左右的时长既不会为用人单位增添过多负担,也能基本满足独生子女照顾老人的需要。“这两周时长是每年累计的时间,可以根据父母的病情分多次申请,父母身体健康就不需要休这个假期。”

  黑龙江省出台的政策既规定了独生子女每年有20天的假期,还规定非独生子女也享有10天的假期。侯桂华则建议将这一假期限定在独生子女群体更合适。


  不应设父母60岁年龄限制
  实施后更要关注落实

  
  “我看现在外地的政策都有父母年龄60岁的限制,也就是说,父母满60岁生病,独生子女才能使用护理假,我觉得这一点值得讨论。”侯风云表示,她的学生里就有因为父母重病影响学业的情况,学生的父母还不到60岁,但是同样需要子女照顾。“我认为,只要是独生子女,且父母生了重病,就应当允许休假,对父母的年龄不需要设置限制。”
 
 
  一说带薪休假,可能有些企业就要“头痛”。“要落实好独生子女护理假,就要建立严格的制度,颁布相应的细则,通知到每个单位和每一个人。”侯桂华说,这一假期不仅要设立,更要保障实施。“需要有配套奖惩制度,比如说将实施情况纳入单位负责人的考核体系以及单位精神文明奖的评选中等等。”
 


  关键词
  无陪护病房
 

  
  医院病房“无陪护”有章可循
  可设部分无陪护病房分层推进
 

  
  同样是因为照顾孩子和生病老人疲于奔命,本报读者和网友还建议医院设立“无陪护病房”。
 

  “按理说医院病房就应该是‘无陪护’,三十年前我在医院实习的时候,没看到这么多病人家属,病房很安静;现在这反而成了问题。”侯桂华表示,一方面现在家属扎堆的现象,对病人和医院来说都是负担,人流密集容易造成交叉感染,产生新的隐患;另一方面,家庭结构的变化,一对小夫妻要照顾4位老人和1-2个孩子,还要工作,着实忙不过来。“住院期间日常护理就应当由护士进行,有特殊需要的时候打电话叫家属过来就可以。”
 

  侯桂华说:“家属在病人身边实际上起到的是只陪不护的作用,吸痰、导尿等护理工作都需要专业知识,而很多家属请的护工只经过简单培训甚至没有经过培训,在陪伴上的作用也远远不及家属。”
 

  侯风云建议,医院可将一部分病房设为无陪护病房,家属有时间有能力照顾病人的、可以住普通病房,其中无陪护病房的收费可以更高一些。
 


  建言医院聘用“助理护士”
  护理费用要符合市场规律
 

  
  记者调查发现,无陪护病房之所以淡出视野,是因为价格的倒挂。“无陪护病房需要更多的护士,而护理收费却提不上去,护理费甚至不够给护理人员发工资,这种情况下,无陪护病房的消失是必然的。”
 

  “1978年国家就提出病床与护士的配比应当达到1:0.4,这个比例到现在都没有达到。”侯桂华表示,护士数量太少,新增护士的成本,医院又难以负担,现有护士难以完成全天候的陪护任务,这是无陪护病房难以推行的重要原因。
 

  但不是不可解决。侯桂华说,“医院可以设立‘助理护士’岗位,虽然他们不能做特别专业的护理工作,但是比起一般的护工,他们需要接受更多培训。医院甚至还可以与正规家政公司合作,用专业的家政队伍作为补充。”
 

  她同时表示,护理费用的确定还要考虑护士的专业性以及所承担的责任,综合各种因素与物价部门进行协商。
 

  侯桂华建议,在护理收费上可以做一些调整,具体项目上也要细化收费,“导尿多少钱,吸痰多少钱,都应该细分,而不是像现在一刀切,一算就是一天。”侯桂华说,还可以按照疾病危险性的时段来划分,术后七天内的护理费用高一些,康复期的费用低一些,急症、重症的护理费要升上去。她还建议对于这部分费用,可以允许使用医保支付一定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