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剧作家”莫言

2018-1-31 9:55:50 来源:山东商报

         2017年末,莫言在《人民文学》发表戏曲剧本《锦衣》。新年伊始,由莫言编剧的话剧《我们的荆轲》在首都剧场上演,根据莫言小说改编的歌剧《檀香刑》正在全国巡演,茂腔电影《红高粱》杀青,莫言亲自担纲编剧,莫言文集全编近日也推出两本最新剧作集《我们的荆轲》《姑奶奶披红绸》。
  作为一位以小说知名世界的当代著名作家,他的第一部真正的未发表的处女作其实是一部名为《离婚》的话剧,现在他依然对戏剧充满了兴趣。近日,莫言就戏剧创作的相关问题接受了专访。

 



  作家写戏总是按捺不住地要描写

  记者:您今年在《人民文学》上发表的戏曲剧本《锦衣》在戏剧界引起了很大的关注,他们发现作家写剧本有一些特点,但也有一些描写,导戏的人一看就蒙了,不知道该怎么弄。
  莫言:作家的剧本肯定跟剧作家的剧本有区别,作家写戏的时候总是按捺不住地要描写。我在这个剧本里对场景,对人物肖像,都有过多地描写,当年我看曹禺、西方的剧作家,他们也特别喜欢大段地描述舞台上的场景。剧作家在写作的时候,整个舞台始终在他脑海里,作家可能想不到那么细,但还是有一些想法,试图表现出来。但是有时候费了半天劲,也许对导演来讲是毫无用处的。但我想这些都是雕虫小技,对一个好剧本来讲,还是人物对话要写得好,话剧就是对话。
  记者:您是怎么想到要去写戏曲剧本的?
  莫言:地方戏曲我为什么比较感兴趣呢?确实是因为从小看地方戏,而且也从我们家乡的戏里面受益匪浅。另外它让我感觉到亲切的是,也是让所有地方戏的观众感到亲切的是,地方戏曲里面这种大量的方言土语的使用,乡音乡情,很原始、很朴素的东西,让大家感觉到看戏跟演戏的之间没有什么距离。但是我们如果看堂堂正正的京剧,我们老家把京剧叫大戏,看这样大戏的话,你感觉跟舞台之间、演员和演员们所表演的人物之间,距离很遥远。但是地方戏没有这种,地方戏有很多《王二姐思夫》之类的剧目,你感觉到任何一个人,只要把油彩往脸上一抹就可以上台表演,它有这种亲切性。


  剧作家应该有重要的地位

  记者:戏曲电影《红高粱》什么时候上映?
  莫言:在写《锦衣》之前我也帮老家改了《红高粱》戏曲电影的剧本,《红高粱》现在有晋剧,有评剧,也有茂腔版,后来他们要把它改成戏曲电影版,我对这个剧本不满意,所以自己来改。去年10月份拍完了,什么时候上映不知道,因为戏曲电影的时代过去了,像当年吕剧《李二嫂改嫁》,黄梅戏《天仙配》《牛郎织女》,都是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的生动例证。
  记者:您好像一直对戏剧都蛮感兴趣的,不久前《荆轲》又在人艺上演,这是你写的第一个剧本吗?
  莫言:1978年我拿起笔来开始写作的时候,先写的话剧。那时候有一个叫《于无声处》的话剧,非常火爆,我受这个启发,也写了一部话剧,然后去投稿。后来投来投去,投到自己都烦了,算了,烧了,但有了这个“话剧情结”。真正写话剧应该到了1997年,当时王树增在广州军区话剧团当编剧,他联合我给空军话剧团写一个剧本《霸王别姬》。
  记者:好像在我们经典文学的谱系里,只有话剧剧本可以成为一个独立的艺术。
  莫言:现在慢慢地应该改变这个观念,应该让剧作家不仅仅是在话剧领域里面取得重要地位,在电影编剧、电视剧编剧、歌剧编剧、音乐剧编剧,甚至是舞剧编剧方面,剧作家都应该有他重要的地位。一部话剧里面没有编剧,一切都不存在。一部电影呢?一部电视剧呢?一部歌剧呢?如果没有好的剧本,后来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罗皓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