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留住民间味儿

2018-1-4 10:49:11 来源:山东商报

        齐鲁大地自历史上,形成了灿烂多彩的传统文化,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文化被冲刷荡涤,难以很好的保存下来。因此,山东省文化馆的“大师引进工程”针对濒临失传的传统舞蹈和音乐进行了抢救性记录,在复原保护的基础上予以传承创新,用书籍和影像的方式让传统艺术活起来。“保护的目的就是为现在所用。我们的普查和整理工作都已经完成,要让这些手艺不失传。”山东省文化馆副馆长赵新天表示。 记者熊小原实习生许倩

 

民间舞蹈“加古通”



  传统却别有风味

  山东有着众多的传统文化形式,戏曲、民歌小调、舞蹈等。其中独杆跷是山东民间舞蹈的典型代表,能很好地体现出山东民间舞蹈的特点,它将人的表演与对高跷的驾驭融为一体,增添观赏性。
  独杆跷又叫“独脚跷”,发源于清光绪年间,由新泰市羊流镇大洼村王氏在双脚踩高跷的基础上独创的。其道具为一根高约1.8米、直径4.5厘米的圆木棍,上端钉上一横木抓手,在0.9米处安装一块供人踩踏的踏板,即为独杆跷。其经典剧目为《刘海戏金蟾》。两人在锣和鼓的伴奏下,表演一系列高难度动作。
  山东民间舞蹈中,秧歌是其中极具群众基础的一个分支,鼓子秧歌、胶州秧歌、海阳秧歌都有鲜明的地域特色。而秧歌表演除了现在大家看到的人和道具结合的形式,有些还有剧情,形成了秧歌戏。
  赵新天给记者举了海阳秧歌《海阳有个王大娘》的例子。《海阳有个王大娘》讲的是箍漏匠与王大娘的故事。王大娘是一个狐狸精所变,专以女色引诱世上的男子,吸其精血,害其性命。多行不义,被天神发现。于是就委派南天门的土地神化作箍漏匠到王家庄,捉拿狐狸精……箍漏匠经过一番斗智,狐狸被擒拿,为民间除去一害。
  这个秧歌的特色体现在表演中,箍漏匠与王大娘对偶排列,相向舞蹈。在对舞中,二人有围、转、离、合等动作,极尽夸张,以突出人物个性,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在表演时,每个角色都有一个特定的扮相,这实际上是一个秧歌戏,有剧情。”也正是这样,为秧歌本身更添一份魅力。
  “但是遗憾的是,现在海阳秧歌表演中,已经省略了秧歌戏的完整表演,变成了二人的小场对舞。”赵新天说。
  这样发生“变革”的民间艺术,并不在少数。

  历史久远传承难

  秧歌、民歌、戏曲……这些传统技艺虽然种类繁多,流传已久,它们出现在农作之间。但一个现实是,随着现代人生活节奏改变,很多技艺面临消亡。
  “原来有文字记载说这个地方有哪种舞蹈,但是到实地以后,听说过这种舞蹈的人只有一个了,或者说只有他见过。据记载山东传统舞蹈有160多种,但目前能找到记录的只有143种,有些因为没有照片和文字记载不那么确切,就没办法记录下来。”赵新天说。
  在赵新天看来,这些传统技艺濒临消亡的原因很多,一是技艺传承人不在了,这些技艺会随之消亡,但更主要的还是时代的关系,“有些舞蹈年轻人不愿意学,像商河、济阳的鼓子秧歌,以前大家也就是过年的时候跳一跳,但年轻人一年四季都在外边打工,没有人跳”,这样的现象其实很普遍。
  针对这个原因,省文化馆也尝试着做了一些努力,培训专业人员,同时也带非遗文化进校园,教授小学生一些传统技艺。“现在通过非遗进校园,很多小孩子也跳得很好,每个星期我们的舞蹈演员都会进校园教跳舞。通过我们的保护,经过一定的扶持、挖掘整理,大家愿意跳了,这才是我们工作的意义所在。”
  在赵新天看来,从传统的舞蹈中汲取营养,为现在的舞蹈创作所用才是传承的目的所在。“这些舞蹈大多是祭祀舞蹈或是节庆舞蹈,到了节庆的时候我们就下乡带领老乡们把舞蹈复苏起来,现在老年人还是有跳的,但是年轻人很少,我们想通过我们的工作,让年轻人也能喜欢上这些舞蹈。保护只是一个基础,其目的还是传承。”赵新天说。

  整理记录以复原

  省文化馆自2014年年底启动“大师引进工程”传统音乐舞蹈抢救性记录工程,以期将民间流传的舞蹈、音乐用文字的形式载入书籍,并运用音频、视频的形式将其更鲜活地呈现在大家面前,以带动更多人传承这些传统艺术。
  赵新天告诉记者,搜集整理工作由来已久。“2015年我们出版的《山东省传统舞蹈志》一书里整理了123种舞蹈,一共有秧歌等六个部分,整理的是上世纪80年代开始老专家采风的资料,我们根据好几代老专家的录音还有手记的只言片语整理完成。”
  复原工作在省文化馆和山东艺术学院舞蹈学院及山东师范大学音乐学院老师、学生的共同努力下已经取得初步进展。“我们现在是根据书上的123种舞蹈陆续进行复原,先复原的是国家级项目。我们再委托学院跟我们横向合作,下去挖掘整理。我们的工作就是把这些舞蹈影像化、音乐音频化,让大家能看到、听到,真切的感受到。”赵新天介绍,“此外还想依靠学校的学术性,让学生把我们对资料的理解用舞蹈呈现出来,对于比较简单的、只有一两个动作的舞蹈进行再加工,让大家容易接受。”
  相比于此前的传统技艺资料整理,现在的抢救性工程有了很大的突破。“现在我们都数字化了,有一个数据库,目前有多少传统舞蹈,包括多少条名录都在里边,而且跟国家共享,这样利于保存。”赵新天说。
  当然,这项抢救性工程今后还会继续发力,“现在我们主要在做音乐和舞蹈两方面,之后还有戏曲、美术等其他艺术形式,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眼下要做的是春节时的非遗月,我们还会在剧院进行演出,将这些传统技艺搬上舞台让大家感受其魅力。”赵新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