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老屋

2018-1-6 10:12:13 来源:山东商报
        春节回家,母亲说老屋的玻璃被哪个调皮的孩子砸了,要去重装玻璃。
  我和她一起,走进胡同,没几步就来到老屋。老屋是青石和黄土坯垒砌成的。能进入老屋庭院的有两扇门,大门和东厢房小门。大门是左右两块木板组成,上面有一把笨重的铁锁。东厢房小门只是一块木板,上面镶了六块玻璃。被砸的正是其中两块。此时寒风正通过这破碎的玻璃洞肆意灌进去。呼呼的风声更为老屋增添一重萧索。
  母亲说,一年没来了,你去看看老屋,我装玻璃就行,并把钥匙递给我。
  我打开铁锁,推开木门走进去。因久无人住, 院子里几近荒芜。两棵老树楝子树和枣树此时只剩光秃秃的树干,树下的压水机全身长满厚厚的铁锈。地面上卧着层干枯的野草。院子角落里堆砌着杂物。正房的门是两扇黑漆漆的木门,镶着高高的门槛。跨进正房,扑鼻而来的是浓重的尘土味。正房有三间,除了门口的那间采光还好之外,东西两间卧房光线都很暗。房间里除了一个红漆斑驳的木柜,一张古旧的木床,和一张同样古旧的八仙桌,也没什么家具了。
  阳光通过门洞照进屋里,光影里的灰尘在横冲直撞着,这景象还像小时候一样。无论历经多少年,不变的或许只有这阳光和这尘埃吧。
  我从屋内踱到庭院,又从庭院踱进屋内,在这寂静、破败、荒凉的老屋,一股浓烈的岁月感呼啸而来。三十多年前我在这里呱呱坠地,直到长成翩翩少年才搬离老屋。我的年少时光是和老屋紧密融合的。老屋为我遮风挡雨,我带给老屋欢笑和生机。如今,人去屋空,曾经的屋主人搬进了热闹的庭院,独留下老屋默默地守候在这,承受着巨大的孤独和寂寞。
  母亲走过来,指着楝子树笑着说:你小时候为了能快点长高,不知抱过多少次楝子树呢,最终也没能长太高。
  我讪笑。母亲又说:这院子这老屋怎么变得这么老旧了呢?她边说边忙着收拾杂物去了。摘去头巾的她,满头的银发在阳光下愈发白的刺眼了。老去的又何止是老屋呢?三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