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十二年未涨价 只做良心活

2018-10-15 11:21:20 来源:山东商报

        每次听到新顾客说好吃,老顾客说还是那个味,薛宝华的心里就美滋滋的,这也是支撑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在济南曲水亭街,有一个缠蜜摊位,每到周末或者节假日,就围满了人。76岁的薛宝华做缠蜜已经有十二年的时间,这些年,无论生意多好,从未涨过价。吃缠蜜也是济南人小时候的一种乐趣,现在已经远远超出了吃,很多人吃的是一种回忆,颇有种忆苦思甜的味道,薛宝华也想将这种老济南味道传承下去。 文图 记者 刘云鹤 实习生 樊雨青

 

 

薛宝华教小朋友“缠”蜜



  最多一天能卖1000多份


  薛宝华拿着两根竹签,同时放入提前制好的糖蜜盒中,两只签子迅速旋转,几秒的工夫就从整个看似黏稠难分的糖蜜中旋转出不多不少的分量。他将旋转出的糖蜜再进行几次拉拽缠绕,就形成了缠蜜。这个动作看似简单,但如果掌握不好力道,很容易断开。


  薛宝华是济南人,看他做缠蜜手法之麻利完全看不出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已经年过七旬。不过他的双手已经布满老茧,尤其是左手的大拇指,是老茧最重的地方,这里也是缠蜜时的主要受力点。薛宝华做缠蜜已经有十二年的时间,最初做只是为了帮一个朋友的忙,后来自己也做了起来,并且一直坚持了下来。


  他的摊位就位于曲水亭街一个很不起眼的民居门口,一张桌子,放着一盒做缠蜜的材料,旁边放着一个凳子。有客人的时候薛宝华就起身为顾客制作缠蜜,没有客人时他就退回到旁边的凳子上去。薛宝华说,这只是周末,还有坐一坐的时间,赶上节假日,根本没有坐下的时间,中午饭还得老伴来替换。“今年国庆节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卖1000多份,一直有排队的。”薛宝华说,那几天急的血压都升高了,但是顾客大老远来吃这个味道,也不好中断。


  缠蜜是一种老济南小吃,薛宝华说,这个名字也是逐渐演变过来的,它最初的名字叫地瓜油子,那时用的原料和现在也不一样。这得追溯到解放前,那时没饭吃,很多人都会煮地瓜吃,在大街上支上一个大锅,放上水和地瓜煮。越煮水越少,煮到最后,贴在锅底的部分是最甜的,而且最粘稠,被称为地瓜油子。粘在锅底的地瓜油用一根筷子弄不上来,必须用两根筷子旋转缠绕才行,后来发展成缠蜜。不过后来做缠蜜的原料也渐渐发生了变化,变成用蜂蜜,白糖,麦芽糖制作。



  十二年未涨价


  薛宝华的缠蜜卖三元钱一份,这十几年一直是这个价。


  这些年一直坚持下来,一直有一个信念支撑着,新顾客说好吃,老顾客说还是那个味道,薛宝华说,那是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冲这个也不能涨价,“做生意讲究诚信二字。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这四五年来,薛宝华很明显能感觉到来济南旅游的人越来越多,自己的顾客也相应的越来越多,但是无论生意多火爆,他从未动过涨价的念头。薛宝华没有完全把它看作是一份赚钱的营生,而是看作一种乐趣在里面。这从他的出摊时间也可以看出,薛宝华不是每天都出摊,而是只选择周末或者节假日出来。薛宝华说毕竟年龄大了腿脚不利落,一直干的话身体也受不了,自己现在就把这份工作看成是一份乐趣,就像其他老年人喜欢唱歌跳舞养花养草一样。


  别看每周薛宝华只是出摊两天,在这两天前就得准备原料,开始熬制糖蜜汁,这个并不简单。“熬的时候不讲究时间讲究的是火候,熬好了还得专门冷却一天才能制成。”他说。


  在他的摊位前,有一个微信收费二维码,是老伴的朋友帮忙制作的,薛宝华感慨也得随着潮流变化而变化。这两年,年轻人出门开始不带现金,喜欢用手机支付,一开始他适应不了,但又不想让来了的顾客吃不上缠蜜,干脆不收钱。次数多了,很多人觉得不好意思接受,只能望而却步,薛宝华这才委托别人制作了一个二维码。



  很多人吃的是回忆


  其实缠蜜已经远远超出了吃,还是一种乐趣和回忆。


  薛宝华的缠蜜在济南已经小有名气,很多人专门驱车几十里地,来找一个白头发爷爷做的缠蜜。这些顾客有60后,70后,有80后,也有90后,很多人还带着孙子过来。渐渐的这种老味道也已经成了一种传承。


  买完缠蜜后,年长一些的顾客都会用两只竹签缠上一会,直到缠蜜从偏棕色开始泛白才吃,这其实也是缠蜜的乐趣所在。薛宝华说,物质匮乏年代,吃的稀缺,玩的也稀缺,有一块糖也不舍得吃,缠来缠去,越缠越白,舔一口再舔一口。一有小孩缠蜜,总是有一帮小孩围过来,关系好的能舔,关系不好的舔不了。所以缠蜜“缠”的方式一直延续下来发展成了吃缠蜜的一种乐趣。


  有些过来购买的年轻人和小朋友不太懂得,薛宝华还会教他们如何缠。


  在摊位前,一位看上去50多岁的顾客买了一个缠蜜,双手拿着两根竹签,缠了好几圈,她咬了一口感慨,还是小时候的味道。她是济南人,带着儿子儿媳和小孙女过来,专门尝尝自己小时候吃的小吃,教小孙女如何缠蜜,她说这是很多济南人童年的一部分。


  “那时候穷,买不起缠蜜时就用块糖放在勺子里化掉,然后再缠着吃。”她说,现在颇有种忆苦思甜的味道。



  只做良心活


  随着时代的发展,缠蜜有了很多花样,各种颜色各种口味,而薛宝华做的缠蜜从来没变过。


  他坚持纯天然,不添加,其实自己也不知道那些东西好或者不好,不过很多小孩都会吃缠蜜,为了以防万一从来不敢乱加,只做良心生意。在很多年前,人们对食品的要求还没有那么多讲究,有人为了缠蜜年黏度更高都会掺一些白矾之类的东西,后来都不允许添了。再后来一些人又想了别的办法来增加黏稠度。


  曾经有人建议薛宝华将麦芽糖换成稀糖,这样可以节约百分之六七十的成本费,他坚决不肯,不想让缠蜜的味道打折扣。薛宝华认为做生意信誉至上,正因为此,每到夏天是缠蜜最难制作的季节,因为很容易化掉,但宁愿化掉,他还是坚持不添加。


  每次顾客来时,薛宝华得靠两只手支撑着才能起身,就这样他还坚持着,退休多年,人老了不能无所事事,找点事情干也算是老有所为。他也希望将这种老济南味道传承下去。